找回密碼
 註冊
|註冊|登錄
若文章精彩,請用力給予評分你的評分是作者最大的和動力發佈精彩內容,獲得用戶認同和評分
查看: 17151|回復: 7

[轉載] 我是個淫蕩的變性女孩(全)[複製鏈接]

yueduya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1-1-3 05:45 PM|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個淫蕩的變性女孩(1)—最初的開始
我叫小另箂箙算箤,銨閥閩閡就在今年跟我的老外男友結婚了,只是他不知道我曾經是個男孩子種稯窨窩,慇慢慱慵更不知道我淫蕩的本性。
原本的我只是個文靜的纖細男孩。168公分的身高,體重50kg慪慛慖慡,辣遷遰遯整付身子就像女孩子一樣,只是多了個小弟弟。
念大學的時候因為志向關係跟家裏處得不愉快,與家裏斷絕了關係。或許是緣份薄吧,我並沒有太多的感傷,只是總得找一份工作糊口,於是晚上就在一間Pub打工了。白天在學校上課的時候,因為科系關係,身邊多是女孩子,總是在脂粉味中打轉。
某天休假,有幾個女同學跑來我住的房間聚會,帶頭的小惠提議要玩大老二,只是那天實在是太意外了,我居然輸得一踏糊塗,玩到最後一輪小惠便跟我說「如果你要是再輸,就把你打扮成女生跟我們去逛街」。沒想到我還是輸了,那群女生興高采烈的幫我化妝打扮,不到半小時我在鏡中看到的自己已經是個可愛文靜的女孩子了。
不過我實在沒有勇氣踏出房間門一步,生平第一次穿上女裝讓我害羞得整個臉紅通通的,那群始作俑者一個一個笑得東倒西歪的,還值誇我換上女裝之後完全就變了一個人似的。
再他們半推半拉之下我還是陪他們出門了,只是我仍然沒有勇氣走到鬧區,於是我們就沿住處旁的小路往學校走去。晚上的學校已經沒有什麼人潮了,我也漸漸習慣了女裝打扮,動作也越來越自然了。我們在學校內又走了一會兒,就到了學校宿捨關門的時間了,於是我送那群女孩子們回宿捨,他們還不忘笑著提醒我「走回去的時候要小心色狼喔」。
當我快要離開學校的時候,背後突然有人把我抱住並把我的嘴巴嗚住,在我耳朵邊輕輕的說「小妞,我手上有刀子你最好配合一點,我只要錢!快把錢給我」。偏偏我身上沒有帶半毛錢出門,那人氣壞了,把我拖到陰暗的牆角,還不斷的用各式各樣的髒話來罵我,還用拳頭打我,只不過我實在沒有錢給他。
他看我實在沒有錢的樣子,便跟我說「你身材這麼好,既然沒錢就拿你的身體來抵好了」他話說完,便想要來脫我的衣服,我實在沒有辦法,要是被他發現裙下的風光怎麼辦。只好跟他說我這幾天剛好生理期來,只能用嘴巴幫他。還好他沒聽出我的男性口音,於是他解下褲腰帶,把他已經勃起的陰莖朝向我,我認命的開始回想起以前看過的A片試著學習片中女優的技巧,幫他口交。
他的陽具帶著一股濃濃的尿臊味,我一含進去就有作嘔的感覺,只是害怕他傷害我,也不敢表現出來,我的小口賣力的前後套弄,想說趕快把他弄出來,便可以趕快離開。在吸吮的過程中,我跨下的那根也不聽話的勃起了,我雖然很詫異不過還是不敢放鬆,更用力的幫這個歹徒進行口交。前後大概五分鐘吧,他就在我的嘴巴中射了出來,還有一些從嘴角溢出來,他強迫我把精液嚥下去,他把陰莖用我的上衣抹乾淨,以後邊說著「臭婊子,嘴巴那麼厲害」邊離開了。
我有驚無險的回到房間,嘴巴裡還滿是那人精液的味道。看到手機裡面有著數來通小惠打來的未接來電不過我已經沒有精神回撥,草草梳洗一下就上床睡了。
不過這次經驗之後,我在看A片時會有意無意的去觀察女優是如何去口交的,甚至有時候會特別去想如何幫男人口教會讓他更爽,我似乎是陷進去了。
之後的大學期間,我也交過幾個女友,只不過沒有幾次的性經驗,往往在夢中會夢到我跪在牆角吸吮著男人的陰莖。大學畢業前夕,我考過調酒師的執照,於是留在在Pub工作,薪水跟著水漲船高,小惠那群女孩子仍會三不五時的跑來店內光顧,這時候的我買了間小公寓來住,也開始我淫蕩的日子。
有一次在Pub,一名熟客小簡邀我下班後去他家坐坐,於是我就跟著他到他家中。他的房間很簡樸,就一張書桌、床舖、衣櫃,還有一台大電視,我跟他吃著在路上買的滷味搭著啤酒,一邊在閒聊。當我們都已經醉得差不多滷味也吃光的時候,天空已經泛白了。小簡把他的衣服都脫掉只剩條內褲,準備進去浴室裡面洗澡,他轉身面向我的時候,我發現他的內褲前面鼓鼓的一大包,我傻傻的盯著他看,小簡發現我在看他,笑笑的對我說「想不想看看大老鷹阿」,說完就把內褲脫下來,一條尚未勃起就快跟我手掌一樣長的陰莖在我眼前晃阿晃的,我整個人就這樣呆呆的望著他的陰莖,直到他走到我的面前。
小簡這時後跟我說了「小另,你真的很特別,明明是個男生,卻讓我有種興奮」我聽著他的話,一邊把玩著他的陰莖,喃喃自語的說「我現在也很興奮阿」,小簡的陰莖隨著這句話在我手中勃起了,他的陰莖勃起之後的長度大概20多公分吧,我將他的陰莖含到嘴巴之中,不過跟第一次被強迫的不同,我這次不但不想快快的讓他出來,而是想要慢慢的去品嚐他。我把小簡推到床邊讓他坐下,嘴唇仍沒離開他的龜頭,他的龜頭是漂漂亮亮的粉紅色,淡淡的腥臭味反而刺激我的味蕾,我慢慢的吸吮他的陰莖,感受他的陰莖在我的嘴巴內跳動,我盡可能的將他的陽具含進去,不過他的那根實在是太長了,我最多也只含了一半吧,我就像個女優一樣,口手並用的把玩著他的陰莖。
小簡一下子就射精了,他特地把精液射在我臉上,他的精液量好多,把我的臉弄的都是白白的精液。小簡說,這是特地幫我敷臉,讓我的臉更白皙。雖然我覺得他講這些是在放屁,不過我還是將他的精液當成面模,均勻的抹在臉。他看到我這樣得舉動更開心了,直說我真該去當個女人。
當天我整理過就睡在他那邊,只是那天過後我倆也沒有進一步的發展,畢竟他還是喜歡真女人的吧。

我是個淫蕩的變性女孩(2)—女裝之路
跟小簡的那次經驗之後,我開始正式自己的性向,我自覺我是喜歡男生的,雖然沒有去給任何精神科醫師作心理評估,不過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斷。
畢業後工作了半年,經過朋友的介紹,我轉到一間launge bar當調酒師,這間Bar的收費頗高,給我的薪水價碼也很好,剛好讓我因為房貸而拮據的生活帶來轉機。
小惠大學畢業後仍跟我保持密切聯絡,每當她出差到中部都會借住我的房間,因此我特地拿了副鑰匙給她,讓她隨時都可以進出我房間。有一天我回到我買的小公寓時,小惠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小惠看到我進門,便哭著對我說「小另,我男朋友跟我分手了啦」。我當下也只好胡亂的安慰她,順便問清楚事情的原委。原來小惠的男朋友一直誤會我跟小惠之間有著些什麼曖昧關係,而小惠又不肯因為他而失去了我這個好朋友,在大吵一架之後,他們兩個就分手了。
我看小惠也沒心情上班,叫她去跟公司請假好好休息。我也跟Bar那邊說好晚上找人代班,等下午醒了就陪著小惠去散散心。我們兩個跑去一間連鎖百貨公司逛街,小惠大概是剛失戀,花錢不手軟,一下子我的手上就提滿了大包小包的衣服。
小惠的心情在瘋狂大血拼之後好了不少,她突然對我說「還記得你那次穿女裝跟我們在校園散步的樣子嗎?」唉…我怎麼能忘得了呢。她又接下去說了「其實我覺得你很適合穿女裝耶,要不要再來試看看阿」她說完也不理我有沒有反應,就拉著我往女廁走去。當下我可是很緊張阿,要是被別的女生撞見了可如何是好,不過幸好廁所沒其他人在。小惠挑了殘障用廁所,將我拉進去。我想,就順著她的意思吧,讓她開心一點,而且我的內心也十分的期待我是個什麼樣子。
我跟小惠的身材差不多,因此他的衣服我都穿得下,而且我留著即肩的馬尾。她丟給我一件長袖黑色的針織襯衫要我換上,並幫我套上短短的方格裙,好露出我修長的大腿。小惠還拿出他的化妝包,仔子細細的幫我上了個淡妝。她左看看右看看,露出滿意的笑容,並要我去照照廁所的鏡子,我仔細的觀察一下我自己,除了胸部不明顯之外,看起來根本就是個剛出社會的少女。小惠她勾著我的手,輕輕的再我耳朵邊說「等一下就這樣繼續逛吧」我還換上了小惠的高跟鞋,根本連路都不會走了,只好一路死命抓著小惠的手。
又逛了一個多小時,小惠終於盡興的說要回去了,而我也早就因為緊張又穿著高跟鞋而兩腳發軟,巴不得早點休息了。小惠一回到我的房間,就抓起相機開玩笑的說要幫我拍照,我這當然砥死不從,照片要是留了出去還怎麼見人,不過凹不過小惠的死纏爛打,我就給她拍了一張女裝的照片。小惠拍完照片,把我穿的裙子掀起來,開始撫摸我的下體,小惠對我說「小另,你真的很好,願意任我胡鬧,這次再讓我任性一下吧」,小惠並沒有要我脫去女裝的意思,只是隔著內褲用手摸著我的陽具,我的陰莖不聽話的勃起,只是沒有那麼的硬挺,總覺得被女生撫摸已經沒辦法完全滿足我了。小惠看我的陰莖勃起了,便把自己的內褲脫了下來,她面對我坐在我身上,用他的下體摩擦我的陰莖,從鏡子中看到的是兩個女孩子面對面的抱著,我親吻她的臉頰,感到一絲絲的躁動,我將主動權交給她,她不斷的用大腿,或用她的下體刺激我的陰莖,雙手環繞我的頸子,跟我親吻就這樣直到我的精液噴發出來。
小惠看我射精了,就從我的身上離開。她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默默的將房間整理乾淨,然後跟我道別,說她想要回去讓自己靜一靜。於是等她收拾好行李我就帶她去坐車,小惠沒有讓我把衣服脫下來還給她,她要我就這樣穿著女裝陪她去坐車。
經過這次體驗,我開始在沒有上班的日子裡,穿著女性衣物在路上逛街。好在我聲線本來就偏高,講話的語氣又刻意女性化,所以從來沒有人發現我是個男人。我的衣櫃裡面女性衣物已經比男裝還多了,甚至還有機可亂真的假乳可以讓我更像一個女孩子。小惠仍舊像以前來借住我房間,經常要我穿上女裝陪她逛街,只是我倆都很有默契的不會提起那晚發生的事情。小惠甚至教了我不少化妝與穿衣的技巧,她似乎很喜歡我穿上女裝的樣子呢。
我努力的賺錢與投資,很快的在畢業後三年就把小公寓的房貸給繳清了,甚至有了七位數的存款可以好好花用。我買的小公寓位在老舊社區裡面,一到晚上就有不少的黑暗死角,還好住了那麼久都沒有遇到搶匪,不過也跟我的作息是天亮才回家有關係吧。
我這時便開始接受心理分析,並且準備變性了。身邊的朋友有支持有反對的,不過反對的都由霸道的小惠統統幫我應付回去,她真的很支持我的決定。我遇到了兩個不錯的精神科醫生,他們沒有刁難我,整個精神鑑定流程一下子就結束了,而變性手術也是很成功,醫生特別在肚子內部埋了個人造的卵巢,雖然不能夠製造卵子,卻可以半永久的讓我體內自行製造女性荷爾蒙,而且有個可以享受到女性高潮的陰道,我真的變成女孩子了。
手術結束,我拿到了一張性別女性的身份證!Bar的老闆一點都不介意我變性,甚至在我變性後,還安排我去北部新開的店上班,以避開熟客的竊竊私語。我把我的小公寓賣給一個知道我內情的朋友當工作室,就帶著行李到了北部。我的新工作比以前輕鬆多了,我把全部的積蓄投資了老闆的這間新店,因此變成個小股東。我只需要每週上個三天班,確定店裡面沒有出亂子,剩下的就等月底分紅了。
我住的地方離Bar只有幾分鐘的路程,又離小惠住的地方近,每當有空的時候我們兩個姊妹就膩在一起,小惠的新男友還曾經偷偷求我給他們多點相處時間呢。
我那時只有25歲,不過就有個穩定的收入,可說是羨煞旁人。而我搬到北部後每天開始固定的去公園中慢跑,當然現在的我已經有著曼妙的胸型,我特地要求整形醫生把我的胸部弄到C,每次在公園內慢跑胸部跟著一晃一晃的,讓許多豬哥男是留了滿地口水。
有一天我照常在公園中慢跑,正當我坐在一旁的涼亭休息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向我走過來。他一副色瞇瞇的盯著我看,並且用手對我比了個五,我還在想他到底要幹麼時,他開口了「小妹妹,缺不缺錢阿,你幫我含一次我給你五千塊如何阿。」我這才知道,原來他是要找援交妹阿。本來我不想理他的,不過想想我也從來沒體驗過被插入的感覺而且他雖然色咪咪的卻有著順眼的外型,於是跟他說「不如我跟你去賓館吧,你要給我多少呢?」那男人嚇了一跳,不過滿口答應「只要你可以讓我開心,我就給你一萬元」。
我搭著他的車到附近一間Motel,他說要我陪他一起洗澡,於是我們兩個就脫個精光,一起進到浴室裡面。我學著以前從A片看來的泰國浴方式,用乳房幫他擦澡,他的陰莖一下子就挺立得跟鐵棒一樣。他大概比我高一個頭吧,壯碩的身材,摸起來很有彈性,只可惜陰莖不夠粗長,不過對我的初經驗來說或許這樣比較好吧。
我幫他把肥皂泡沫沖個乾淨,並拿起毛巾輕輕的幫他擦拭。我作這些動作熟練的程度,讓我自己也嚇了一跳,大概是我淺意識裡面就想要當個小女人吧。他輕輕的摟著我的腰,將我帶到床邊。我跪下開始幫他口交,一含住他就舒服的呻吟起來,我的嘴巴好像越來越厲害了。不過今天可是我的重大日子,我要讓這個男人進入我的體內,所以我只是稍稍的刺激了一下他的陰莖,把他的陰莖舔得油亮亮的。我站起身來,將已經溼透的妹妹面對著他,他也領會到我已經飢渴難耐了吧,抓住我的屁股就用老漢推車的方式開始抽插了起來。
他插入的時候,我的下面傳來一股刺痛感,強烈的不適讓我噢了一聲,中年男子卻沒有放慢他的腳步,抓著我纖細的腰肢猛烈的在我的陰道中抽動著。我這時後是痛苦與麻癢皆具,情不自禁的呻吟著。「阿….阿…..小力點…我好痛…好舒服…喔…」,這樣的呻吟聲更刺激了中年男子,他猛的將陰莖抽出我的小穴,把我壓到床上,他把我的大腿舉到他的肩上,對準我的小穴又是一輪抽插。
我這時已經感覺不到什麼痛楚了,只是嘴巴仍是不停的的亂叫著「阿….好爽….插的我好痛阿….阿…好厲害阿…」中年男子這時後突然停了下來,我只感覺我的下面有一股暖流,天阿,他居然在我的體內射精了。
他射完精就翻身倒在一邊,我爬起身來,下半身還是覺得空虛,於是便開始吸吮他的陽具,看他會不會重振雄風。他的陽具在我努力的口交之下,慢慢的恢復雄風,於是我對準他的陽具慢慢坐下,我們就用男下女上的方式交合著。這次我享受到了完整的快感,因為他的陽具更深的插進了我的陰道,填滿我空虛的小穴。這一次我變成了掌握主導權的人,像是要搾乾他似的在他身上賣命的動著我的翹臀。很快的他又準備要射精了,還好這次我也快達到了高潮,因此我跟他一起努力的動著屁股,「阿~~~」高潮的那時刻,我又放聲的叫了出來。
中年男子很守信的給了我一萬元,還給了我他的手機號碼,要我有空就找他出來領「零用錢」呢。

我是個淫蕩的變性女孩(3)—關係錯亂的日子(上)
那天跟那個中年男子上過賓館之後,隔天我的腰酸得直不起來,大概是太不知節制了吧。就如小惠說的,做愛是最好的運動,全身上下都動到了。不過我倒是沒想過用身體來賺錢,先不說我現在靠這間Bar的分紅就有數十萬的固定收入,那天收錢之後整個氣氛就降了下來,我不喜歡這種被當成性交玩具的感覺。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嘗試跟幾個人有了一夜情,不過那些人都是急驚風,不等我服侍他們,就把我推倒在床上,趕著要把他們的陽具往我的小穴塞去,要不是在體內射精,就是要將精液射在我臉上要我吃下去,他們的要求我都照辦,只是還是會感到不舒服。而且這些人大概一次就不行了,持久力也不是很夠,有一兩次作完了,我還是饑渴到在賓館的浴室手淫到高潮呢。
某天,我剛從Bar下班,跑去麥xx吃早餐。凌晨4點多,整間麥當勞空空蕩蕩的大廳裡面,只坐著一對情侶在角落卿卿我我。我默默的翻著雜誌,邊吃著鹹死人的豬肉xx堡。一個穿著麥xx制服的小弟弟出現在我身旁,他用怯怯地聲音跟我說「小姐,你好漂亮阿,我可以跟你要個電話嗎?」呵呵,雖然變成女生後,跟我搭訕的人變多了,不過還是第一次有看起來剛滿18歲的小弟弟會跑來跟我要電話。
不過我只是笑笑的跟他說聲NO,就專心看我的雜誌了。那可愛的男生,是紅著臉跑了回去,不過接下來我聽到裡面傳來一陣笑聲,看來可憐的小弟弟被同事們嘲笑了。其實我真的很好奇為啥他們會笑得這麼開心,於是豎起耳朵聽了一下。不聽還好,一聽火氣都起來了,小弟弟根本就是被同事們拱出來當砲灰的,結果卻被他們輪番恥笑。
於是我吃完我的早餐後,特地走到櫃台前把那個小弟弟叫出來,只見其他的店員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我也二話不說的把他的臉端起來好好的看了一下,那小弟弟都傻了,連躲都不躲,於是我就往他的嘴唇親了下去。其實我是想要在他的脖子上種個大大的草莓的,不過他的嘴唇好漂亮,就順勢來個長吻摟。吻完之後,我輕輕的跟他說「就當作是不給你電話的代價摟!」說完就離開了麥xx。說也奇怪,我覺得吻那男生的嘴唇跟女生的嘴唇差別還不小耶。
之後一個月,遇上耶誕節又是元旦的,光這幾天我們Bar的生意翻了一倍,算一算來到北部之後,投資在這家店的成本都回收了。於是我跟老闆提議叫他上來北部核賬,順便跟這邊的同事一起慶個功,老闆也同意了。
老闆帶著他的老婆一起來參加慶功宴,老闆娘我見過幾次,想必她對於我的身份也瞭然於心。因為她不斷的問我生活上有沒有什麼不方便的,簡直把我當小妹妹看待了。當天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我就讓老闆夫婦去睡我的小公寓休息,而我跑去小惠家睡覺。
隔天,老闆娘一早就打電話給我,要我陪她去逛街。憑著她昨晚對我的關心。我當然義不容辭的跟她,跑遍了各大百貨公司,而老闆呢則跑去店裡面核對帳目了。當天晚上,我又跟老闆夫婦兩一起吃飯,在餐廳裡面,老闆一直誇我帳目做得漂亮,金錢分毫不差。這些畢竟是應該的事情,我也只是笑笑的回了個禮。
老闆娘在晚餐過後就搭車回去處理家務了,而老闆則待在店裡面觀察整體的營運狀況。既然外面有老闆頂著,我只好在辦公室裡面發呆了。我在辦公室裡面專心的瀏覽網頁,不知不覺又到了下班時間了,老闆雖然年近60了,不過體力看起來仍很好,雖然整晚沒睡,仍在辦公室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老闆本來打算作早班車回中部,不過我擔心他太累了,於是就叫他繼續在我房間休息,而我就只好待在沙發上面隨意打個盹摟。我睡到一半,發現有個人在撫摸我的臉頰,我猛的張開眼睛,發現老闆就做在我身邊,一隻手正停留在我的臉上。老闆心慌意亂的表情都寫在臉上,不過我並不以為意,在這個對變性人還有歧視的社會,老闆不但不因此看輕我,還肯中用我,他是我的恩人,因為他我現在才有著優渥的生活,如果我可以用身體來報答他那是在好不過了。
於是,我握著他的手,把他牽到我的臥室。他對我說「小另,我是不由自主的阿,你的睡臉就像是陶瓷娃娃般細緻,讓我一時意亂情迷了。」我只是笑笑的沒說半個字,慢慢的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讓我的裸體在灑落的日光下毫不遮掩呈現在老闆面前。我對老闆說「老闆,如果你不嫌棄我的身子是動過手術的,那就請你盡情的享用我吧。」老闆聽到這句話,像是啟動了開關,他把手放到我的胸前,捧起我那傲人的雙峰,當初手術做到C,不過在體內雌激素的刺激下,我的胸圍已經有了D的水準了。他把頭埋進我的乳溝之間,並輕輕的用舌頭舔著。
我邊讓他輕輕舔著我的乳房邊幫他把衣物都卸下來。我的胸部已經沾滿了老闆的口水,老闆要我平躺在床上,而他跨在我的身上,將他的陽具夾在我的乳溝中間,前後的抽動著。老闆的陽具不算粗長,當他挺腰向前時剛好可以將龜頭露出我的胸前,於是我就伸長了舌頭,當龜頭露出來時,我就舔一下,這樣老闆抽插了數十回,我的胸前都紅通通了,可是老闆卻沒有要射精的感覺。老闆又要我,把大腿張開,他開始用他的舌頭舔弄我的小穴,還不時的吸吮我不斷溢出來的淫水。
之前跟其他男人的一夜情,都沒有一個人跟老闆一樣厲害的,光是舌頭跟手指的互相運用,就讓我快到了高潮的邊緣。
我低聲的淫叫著,哀求老闆給我一個高潮,老闆聽到我這麼說,於是便將他的陰莖往我的小穴插了進去。我空虛的小穴一瞬間被填得緊緊實實的,一下子就到了第一次高潮。「阿~~」我剛叫出第一聲,老闆又開始了他的下個動作,他將我抱了起來,我全身酸軟無力,根本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他讓我用觀音坐蓮的方式跟他做愛,他的肉棒就這樣淺淺的拔出又深深地插進我的陰道之中,而我就用這樣的姿勢達到了第二次的高潮。第二次高潮之後,我連叫都快叫不出來了,可是老闆還沒射精,於是我就翻過去把屁股翹高,好讓他盡情的發洩。老闆大概把我抽插了半個小時才心滿意足的把精液射在我的背上,而我也被老闆幹到高潮連連,連下床清潔的體力都沒有,就昏沉沉得睡著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是赤裸著依偎在老闆的懷裡,就像個小女人一樣被摟在懷中。老闆發現我醒過來了,便試著要起身,不過我不讓他動,我對著他說「就這樣多抱著我一會兒吧。」我在他的懷裡述說著我多麼的感謝他,而且現在的感謝又多加了點淡淡的男女之情。不過我很擔心老闆娘會因此而討厭我,前一天的相處已經讓我跟她的關係就跟姊妹一樣了,要是被她發現我勾引她老公上床,豈不是令人難堪嗎。
不過我的憂慮是白搭,老闆娘早就因為老闆的性慾強烈不堪其擾的允許老闆去外面找女人發洩,只要不把肚子搞大,老闆娘也樂得讓別人來分擔她作妻子的責任。雖然老闆這樣跟我解釋,不過我還是在當天陪著老闆回到中部去跟老闆娘賠罪。老闆娘非但一點也不在乎,還笑著跟我說「你一定被你老闆整慘了吧,還能走路就是萬幸了。」當天晚上我就住在老闆家中,不過就沒有跟老闆一起睡了,要是在一起睡,我隔天真的別想爬起來摟。

我是個淫蕩的變性女孩(4)—關係錯亂的日子(下)
-----------------------------------------------------------
警告!可能會有令人不喜的SM性交內容
-----------------------------------------------------------

之後的兩年,我成了老闆的小老婆,老闆娘為了不讓別人說閒話,要老闆另外找了一個老手當店長,而我就回到中部跟老闆夫婦兩住在一起。
在老闆家的日子,他們對外宣稱我是他們的女兒好掩人耳目,當然有些人會詫異怎麼會蹦出一個20來歲的女兒,不過日子久了也就淡忘了。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服侍老闆還有清潔屋子,本來清潔屋子是有請專人來打掃的,不過我每天在家也閒不下來,於是就讓我接下了清潔的工作,還被小惠稱為是「A片中的女傭才會要負責打掃還要負責處理老闆的性慾。」不過這樣的生活我甘之如飴,如果沒有被老闆弄得下不了床,每天早上我都會跟老闆娘一起到市場買菜。回到家老闆娘就準備早餐,餐點都好了才叫老闆起床用早點,而我就在一旁幫老闆穿衣服,之後通常是由我陪老闆出去應酬,如果我沒有陪老闆出門,就會開始打掃房子,不然就是陪老闆娘去逛街喝下午茶。
我很喜歡這樣子小女人的生活,每到晚上就會期待老闆來我的房間,通常老闆娘會被老闆好好的伺候一番,然後就把老闆踢到我的房間來,或是一開始老闆娘就要老闆今天到我這邊來睡,她不奉陪了。
老闆把我的身體弄得極為敏感,我從來沒厭煩過老闆每天對我的寵愛,那種接近發瘋的高潮滋味會讓人上癮的。他喜歡把燈光打開,並且在身邊放個立式的全身鏡,讓我面對著鏡子擺弄各種撩人的姿勢。他喜歡我用細細的嗓音叫他「主人」,每次他聽到我喊他主人還是老公的時候,他的陰莖總是會變得更挺更硬了些。老闆喜歡我用嘴巴幫他套弄,他教我如何靈活的使用舌頭舔弄馬眼,還有怎樣的姿勢在吸吮時還能造成男人進一步的興奮。我沒有經期,更不用說是懷孕了,因此老闆總是把精液留在我的體內,甚至連陰莖也不拔出就這樣抱著我睡覺。我的床單每兩天就要洗一次,因為上面往往佈滿淫水與精液的痕跡。
我相信除了老闆娘跟我以外,老闆在其他地方應該還有超過一個以上的女人,因為我有時在陪老闆應酬的時候,他都會要我先回去,然後過了一兩天後才回來。不過我根本就不在意,因為老闆只接納我成為他家庭的一份子。
我在老闆家住了將近兩年,老闆決定要離開台灣到美國定居,他本來要我跟著他們一起過去,雖然我捨不得他們,不過我還是決定留下來幫他們打理台灣的事業。當他們離開台灣的時候,交給我一個信封,千交代萬交代,要等到他們離開了才能打開。我萬萬沒想到,裡面放的是他們在台灣所有的財產證明文件,並且幫我作好了各種避稅措施,沒想到我以前罵得要死的那些富人行徑,就在我的身上出現了。他們還付了張信給我,要我好好的過生活,在台灣的事業統統收了也無所謂。
這筆金錢根本不是我可以瞭解怎麼去運用的。於是我把老闆在台灣的事業地產都出清拍賣,只留下在中部的一棟透天厝當作出租公寓,而在北部買了一層公寓,去找了份正常上下班的工作,就這樣過著一般上班族的生活,只不過我的銀行存款是開頭為2的九位數阿。每當同事問我怎麼有能力買下要數千萬的公寓時,我總是苦笑的說,是我父親去美國前幫我留下的。
我的新工作是電話總機,每天固定時間上班下班,閒來無事就拉著早已結婚的小惠去逛街,只是被老闆訓練得極敏感的小穴,只能依靠一夜情來滿足我的需求了。小惠總是怪我不去交一個男朋友,只是我知道我剛結束一段穩定的生活,並不想馬上進行下一段。因此我總是跟著公司裡其他的年輕女孩到pub或是bar玩耍。順便尋覓健壯的肉體,來滿足我的性需求。這時的我,真的就是人家所說得破麻吧。我不挑是台灣人、外國人,只要看對眼了,就隨他們拉著我走。
有一次,我在Pub舞池裡面隨著音樂擺動,一個染著金髮的男孩子就貼著我扭動他的身軀,我看他長得還不錯,就假裝不勝酒力的輕輕靠在他懷裡,那男孩子或許是猴急了,把我扶到廁所裡面就準備脫我的裙子。我還是第一次體驗在公廁裡面背上的經驗,他拉下我的內褲,短小的陽具就在我體內擺動,我邊被他幹敷衍的叫著幾聲,正在盤算等一下要再多找幾個來消火時,廁所的門突然被打開,走進了三個外籍男子,他們跟金髮的男孩講了一些話又塞了點錢給他之後,那男孩就穿好褲子走了出去。我望著那三個男人,他們笑笑的用帶著口音的中文問我,要不要去參加他們在旅館的群交派對,跟我來的同伴已經答應了。我想想也就答應了他們。
陪伴我的同事叫單單,是個胸比腦大的傻女孩,她就站在廁所門外等我,滿臉興奮的期待等等的群交派對。我們陪著老外回到他們住的旅館,路上他們就已經不斷用手抓弄我跟單單的胸部還有小穴,他們用很多粗俗的字眼來稱呼我們,把我們當成妓女來看待。不過越是這樣子,我跟單單就越興奮,走到旅館的房間我的內褲已經不在我的身上,我的大腿已經被我的淫水給浸濕了。
房間裡面還坐著一個赤裸的白種女性,看到我們很開心的跑過來,用英文跟我們說,我相信你們都準備好了吧。我跟單單開始脫下衣服,三個男士則到另一個房間準備助興的道具。我跟單單還有那個白人女孩麗莎光著身體從這間房,跑到男士們待的另一間房。這房間比我們剛剛換裝的那間寬敞多了,還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窗面對台北的夜景。三名男性渾身厚實的肌肉,還有跨下聳立的陽具,都讓我跟單單驚呼連連。我們把面對落地窗前的空地當成舞台,開始我們的遊戲。男人們要我們三人抽籤,看會抽到什麼樣的動物,我抽到了兔子、單單是狗、而麗莎則是貓。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他們在玩些什麼,我第一個被叫到舞台前,三名男士中唯一的黑人起身了,他手上拿著一根洗乾淨的紅蘿蔔,要我拿紅蘿蔔手淫。
我頓時羞紅了臉,不過既然來都來了也就陪他們玩下去。我將紅蘿蔔稍微用口水沾濕豎放在地上,便慢慢的坐下去。直到紅蘿蔔沒入為止,只剩下綠色的蘿蔔葉還留在外頭。黑人摸摸我的頭把我帶到一旁去,要我坐在他身上看單單的表演。單單抽到的是狗,剩下兩個老外中比較年輕的那個,站了起來,把一根情趣用的尾巴塞進單單的肛門中,並且又拿出了項圈套在單單的脖子上,要求單單跪下來陪他走回去。單單一趴下來乳頭就跟地面零距離接觸了,看得我們嘖嘖稱奇。單單被拉著繞房間一圈就趴在年輕老外的身旁歇息。接下來是麗莎跟最後一位老外的表演了。那老外就叫他老頭吧,他看起來就是副老人臉。老頭從冰箱端出一盆白色液體,我猜大概是牛奶吧,老頭把一個前頭連著橡皮塞的橡皮管塞進麗莎的肛門中,要麗莎把屁股翹高,便將牛奶從橡皮管中倒進去。我們在觀看麗莎被牛奶灌腸的時候,根本就不得閒,黑人不斷的拿紅蘿蔔抽插我的下體,而單單則是被年輕的白人用腳趾頭玩弄著小穴,單單已經被玩弄到快失神了,一副呆滯的表情。
麗莎被灌腸後肛門被橡皮塞塞住,老頭還另外用膠帶貼起來,免得橡皮塞跑出來。麗莎的表情像是極度的痛苦卻又帶著幸福的微笑,他不斷的在地上打滾,嘴裡喊著「好冰,好想大便」,而黑人將我下體的紅蘿蔔抽出順勢把他的大陽具塞進去,他將紅蘿蔔舉高讓我仔細的觀察上面晶瑩的蜜汁,他對我說「兔子不是最愛吃紅蘿蔔了嗎,快把他吃進去。」我便一口一口的啃著紅蘿蔔。單單仍然被腳趾頭玩弄著,只是他的眼前多了一個牛奶盆,單單滿腦袋只想著要趕快高潮,卻渾然不知他眼前擺放著什麼。
當我啃完紅蘿蔔,黑人用力的把我的小穴擣弄了幾下,跟我說「好戲上場了」。老頭看麗莎雙眼快翻白了,於是將麗莎下體的膠帶撕下,指示麗莎將體內的液體排放到單單眼前的牛奶盆中。麗莎痛快的解放出來,甚至連尿液都噴灑在牛奶盆之中。年輕的老外於是壓著單單的頭說,把他喝掉我就讓你達到今晚的第一次高潮!單單毫不遲疑的開始喝下牛奶,只是牛奶裡面還漂浮著麗莎的糞便跟尿液,我越看越噁心,不過單單並不以為然,還用舌頭將牛奶盆內的物品都括得乾乾淨淨的。年輕的老外開心的抓起單單的屁股就是一陣猛烈的抽插,而黑人也開始對我動作了。
我跨坐在黑人身上,而他的陰莖則深深地觸到我陰道的最深處。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大陽具在我的腹內攪動著。他每一次的抽動都讓我腦筋一片空白,他在我耳邊說著「你們這些騷貨,來到Pub給我們幹。就是有你們這些女人,我們的大陰莖才每個晚上都不得閒,你要好好服侍我,我要把你幹上天。」我跟本不知道他說些什麼,我只知道我的體內有著一股強烈的慾望想要發洩。黑人看我已經被幹到失神了,就把我甩到床上,跟麗莎並排在一起,他要老頭跟他比賽看誰先射出來。黑人沒有顧慮我的感受,只是用他粗壯的陽具不斷的穿刺我的小穴,我就不斷的在抽插中得到高潮。最後當他將陰莖從我的下體拔出時,我的小穴不斷的流出我的愛液跟黑人精液的混合體。可是黑人又要我翻身吸吮他的陰莖,我只好硬撐起身,開始用嘴巴服侍黑人。而單單呢,則像破布被扔在床下,臉上是殘留的牛奶跟糞便尿液得混和物,雙乳被年輕的白人抓得紅通通的,下身則不斷的流出精液跟糞便,我看那年輕的白人一定是把他的大陽具插進單單的肛門了。
在我的口中,黑人的陰莖再度重振雄風,這時我也是期待更多高潮而隨他擺佈,沒想到,我的屁眼被硬生生的插入一根手指,只見年輕的白人站在我的背後,他與黑人不相上下的陰莖在我的屁眼附近環繞,我怕極了,要是他把那陰莖硬是插入我的肛門,我一定會受不了的。還好他發現我的肛門塞不下他的大陽具,就轉而像麗莎走去。
老頭早就在麗莎身上棄甲丟盔了,於是我就一邊被黑人的大老二幹著,一邊用嘴巴幫老頭清理陽具。而單單這時候甦醒了過來,她晃動著她碩大的胸部向我走來,她居然用手指頭開始玩弄我的肛門。她跟我說「小另姐,肛門被插進去的感覺真的很不一樣喔,我來幫你開發開發」我真的是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我前後兩個洞都已經夠忙了,她還跑來用舌頭跟手指攪局。不過我已經再度被幹到陷入癡呆了,只顧得了自己的快感,可以爽就好了啦。
我們這一場性愛派對,持續三個多小時,我根本就是被幹到昏過去又被幹醒。到後來整個小穴都麻了,一點快感也沒有。當我醒的時候,我的下半身還連著黑人的大老二被他緊緊的插入,而單單則被其他人吊在浴室裡面,下身還插著按摩棒這樣昏睡過去。我於是把麗莎跟單單叫醒,互相扶持著回到原本的房間歇息。
我們又在旅館昏睡到隔天傍晚,才被三位男士的敲門聲叫醒。男士們問我跟單單願不願意再多留一晚,不過我實在是太累了,便拉著單單拒絕了他們的邀約。這場性愛派對讓我足足休息了半個多月才把身體調理回來,單單則決定繼續參加派對,她變成他們派對中的專屬派對寵物了。

我是個淫蕩的變性女孩(5)—大難不斷(上)
-------------------------------------------------------------------------------------------------
沒人要提出方向,我就順自己的意思來走了,內有SM不喜勿入
-------------------------------------------------------------------------------------------------
那次群交結束後,我還是三不五時的去Pub鬼混,不過已經不再答應群體的性派對摟,那種強烈的刺激對我來說還是久久嚐一次就好了。我的年紀也快到20歲的盡頭了,不過要是不刻意打扮,還會有人當我是高中剛畢業的清純少女呢。在Pub裡面常常有人會問我要不要拉k跟他們一起High,不過我可沒有勇氣去嚐試那些違禁品。
我的胸部成長到D+就停了,一直保持著漂亮的胸型,感謝當年的整形醫師幫我塑造的好。我在Pub裡面往往就是男人目光的焦點,他們怎麼有辦法錯過一個168公分高挑又有S型曲線的美女呢。我性愛的地點已經擴及到公共場合了呢,那些猴急的男人,往往都等不得到賓館還是Motel,不是在公廁就是在陰暗的公園內就地解決了,只是在公共場合做愛實在是沒辦法滿足我,想叫又不敢叫太大聲,緊張的感覺又讓小穴變得太過敏感,往往一下子就結束了。
這時在公司,有個年輕的男生阿興開始熱烈的追求我,雖然他沒有明講,不過總是要邀我去吃飯,想要帶我去看夜景。曾經是男人的我,怎麼還不熟悉這些小技倆,只是他也不令人討厭,若是邀約不成都是笑笑的跟我說「那就下次吧。」我仍舊不想定下來,只是常常硬不下心去拒絕他,於是變成一星期總有一兩天讓他陪我吃晚餐,逛街,看夜景。我沒有去引誘他跟我上床,他也不曾提起,我們就像朋友一般的相處著。
單單已經跟那年輕的白人開始交往了,那白人叫凱文,聽單單的形容,每天都要讓凱文發洩個兩三次,她才能好好的休息,他們還不斷的使用各種SM道具來助興。於是有一次我開玩笑的提說,我可以幫單單分擔一天當女友的責任,單單倒是不介意,凱文更是開心的不得了,他直說那天我的小穴都被黑人霸佔著,他都沒辦法在我身上好好的爽一次。於是那週五的晚上,我就跑到凱文住的公寓去。凱文要我換上一件女僕裝,再跪下幫他口交。女僕裝短短的裙子根本遮不住我的下體,而太過合身的上身,使得我的胸部只要大力一晃,就會從上衣跑出來。當我低頭努力幫凱文口交的時候,單單也回來了,她沒有對我說到任何話,只是默默的走進她的房間內。
當單單重新回到客廳時,她只穿著一件特殊的內褲,內褲外還多了一根普通尺寸的假陽具,我立刻明白,單單也想要來享用我的肉體。我這時全身的性慾早就被激起了,也不在乎這麼多,只是繼續幫凱文口交。單單走到我的背後,要我把屁股翹高,這時我發現她的目標是我的肛門,我剛想抬頭說不,可是凱文用手把我的頭固定住,不讓他的陰莖從我的小口中離開。於是我肛門的第一次就被單單給突破了。我的屁股感覺到撕裂般的痛苦,雖然單單已經把那個假陽具用嬰兒油給潤滑過了,不過我的屁股感到的是火辣辣的苦楚。
凱文看我沒有再吸吮他的陽具了,於是就用雙手把我的頭上上下下的移動著,好幾次他的大陰莖都深入到我的喉嚨之中。而單單也不停的動著她的腰,在我的屁股進進出出的。單單還不停的說「小另姐,你的屁股好緊阿,都沒有男人玩弄過吧」,我能說什麼呢,從我還沒變性到現在,還是第一次被人從屁股插進去。這時候的我是一點性慾都沒有了,肛門的撕裂感讓我不舒服,喉嚨又因為不斷被異物入侵而一直乾嘔。
終於凱文把她的精液射出來了,他不但鳥大,連精液都很多,把我的臉都弄得糊糊的。而單單也不支的坐倒在地,我把她的內褲剝下來一看,原來內褲裡面還有一根粗長的陽具插入單單的小穴之中,難怪她也會幹我幹到高潮。我的屁股還是火辣辣的痛著,只是我跟單單約好要好好的被玩弄整個週末,於是也沒有離開。凱文不要我擦掉臉上的精液,他用手銬把我的手反到背後銬住,並且把我的雙腳反折,用細麻繩綁好,我現在根本就動彈不得了。這時候我被放到客廳的茶幾上,凱文就像在幹充氣娃娃一樣的幹我,而單單則把她的巨乳壓在我臉上,並慢慢的玩弄著我的乳房。我根本叫不出聲音來,只覺得異樣的快感在我身上蔓延著。反而是單單在自己的下身插了兩根大尺寸的電動陽具,正盡情的發出淫聲浪語。
凱文把我玩弄過後,也不解開我身上的束縛,反而把我穩穩的綁在茶幾上面,並且把我的嘴巴用膠帶貼起來,還在我的下面插了一根電動陽具,然後就跟單單進到房間裡去睡覺了。
我的四肢又酸又麻,可是又沒辦法被解開,還好下面的電動陽具,在我不知道第幾次高潮時被我擠出去了,不然我可能連休息都沒辦法休息。我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下,直到單單醒過來,才把我解開,讓我活動早已僵硬的四肢。早上當凱文醒來,我穿著昨天那套女傭服在廚房煮早餐,本來要切片的小黃瓜被單單拿到客廳去不讓我切片,我做了一些三明治,還煎了幾個荷包蛋跟熱狗當佐食。我將早餐端到客廳時,單單正把小黃瓜一根根的塞入自己的下體,而凱文則要我把大腿打開他挾著熱狗往我的小穴塞。凱文看我們都塞滿了,於是開始用舌頭跟嘴巴把塞在我們體內的早餐叼出來,每個熱狗跟小黃瓜都沾滿了我們的淫水,我們就拿淫水當佐料,把早餐吃得乾乾淨淨的。
本以為吃過早餐可以休息一下,沒想到花樣特多的凱文,根本不打算讓我這幾天有休息的時候,他讓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把我的乳房露在外頭,不斷用手指玩弄我的乳頭,陰莖則不斷的在我的小穴口摩擦,把我弄得燥熱不堪,卻不肯好好插入來解決我的飢渴。
他邊看電視,邊刺激我了半個多鐘頭,他說「小騷貨,如果想要趕快發洩出來,就叫我聲親愛的」我怎麼可以叫單單的男友親愛的呢,我搖搖頭,單單也在旁邊說「凱文你怎麼可以有了小另姐,就不要我了」,凱文只好換了個說法「那小騷貨,要解脫就說請把大陰莖插入小母狗的小穴裡。」我根本沒勇氣說出這樣子的話,可是凱文開始用手指摳弄我的密穴,不斷的刺激,讓我慢慢的吐出凱文想要的話語,說不定還比他想聽的多「凱文主人,請你把你的大陰莖塞進小母狗的小穴裡,我是一隻欠主人操的小騷貨,小母狗。」凱文很滿意的把陰莖直接貫進我的陰道裡,而單單這時拿了一個項圈掛在我的脖子上,她說「小另姐你今天就是我們的專屬小母狗了,可不能說人話摟,不然會受罰的。」
凱文很開心的稱讚單單的乖巧。凱文雖然把陰莖插入我的小穴之中,卻沒有什麼動作,他對著我說「小母狗,你要是想要舒服的話就自己扭腰吧。」於是我開始瘋狂的動著屁股,凱文這時候突然把陰莖從我身上拔出來,我的下身感到一片空虛,凱文卻走進房間內開始換衣服,正當我站起身來,單單又把我推倒,她用強勢的口氣對我說「母狗只能用爬的,怎麼可以用走的。」天,以前只在A片中出現的對話,現在居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不過我順從的趴下來,用我的頭去磨蹭單單的屁股,以顯示我的聽話。單單說,我們昨天商量過了,今天白天一天,都不會讓你達到任何高潮,不過卻會一直輪流的刺激你,刺激你的性慾,讓你晚上的時候變成一個連狗都可以上你的性玩具。
我聽得大怒,這不是我們當初說好的情節。不過這時候凱文從我的背後把我壓著,他用拘束球讓我發不出聲音,而只要我要站起來,他就把我推倒,我委屈的哭了出來。不過凱文跟單單根本不在乎,單單對我說「小母狗,現在要是你再違背我們的話,我們會用各種手段來凌虐你」,單單將一隻粘著假陽具的狗尾巴塞進我的肛門中,一點沒有潤滑的陽具,讓我的屁股感覺火辣辣的痛。凱文拿出剃毛刀,把我全身的毛都理得乾乾淨淨。我的口水不能自制的往外流,而單單進去廚房開始準備中餐,凱文則又開始用新方法來刺激我。凱文的手段真的是層出不窮,他播放著重口味的A片,雙手則游移在我的敏感帶上,並且三不五時就摳弄一下我的小穴,在電視旁的鏡子,反射出來的是一個白種壯男撫弄著一個口含拘束球,頸帶項圈,雙手被手銬銬住,還趴在在地上的人形母狗。
將近中午,單單將中餐端了出來,她在把拘束球解開前特地叮嚀我「母狗要是說人話會受重罰喔。」我只敢輕輕的活動我酸疼的下巴,不敢去質疑他們要怎麼樣對付我。單單並沒有準備我的午餐,凱文要我將他的精液當成是中餐,要是渴了就去吸單單的蜜汁來解渴,我只好照作。當他們用完中餐時,我根本還沒把凱文的精液吸出來。單單說「母狗居然連主人的精液都不想吃,看來是想受罰吧」,凱文於是獰笑的將我的狗尾巴拔出,把他那大陽具往我的肛門塞入。我痛到眼淚都掉下來了,拼命的求他「拔出來阿…拔出來阿…痛死了….好痛阿」凱文根本不憐香惜玉,把我按在地上不斷的抽插著。還好因為我不斷的口交,凱文的陰莖上佈滿了口水起了些潤滑的效果。
我的肛門被粗暴的陽具撕裂了少許,凱文射精後,從肛門流下來的是混著糞便跟鮮血的白色精液。我聽從命令用嘴巴把地板跟凱文的陰莖清理乾淨,單單這時拿了幾顆藥丸用嘴巴跟我嘴對嘴的餵給我吃,她看我吞下去後,便說「這是會讓你性慾高昂的藥喔,好好享受享受吧。」這個藥效一下子就讓我性慾高昂,我只感到混身燥熱,小穴好渴望有什麼東西可以填滿,可是他們兩個卻偏偏不碰我的小穴,還把我的嘴巴用拘束球封起來,我只好不斷的下體去摩擦牆角,想要稍稍微製造一點快感,可是他們早有先見之明,把我的下體用團團的棉花加上膠帶包住,我只能隔靴搔癢,卻得不到半點解脫。每隔兩小時,單單就餵我一次藥,其他的時間要不是再跟凱文做愛就是用言語來羞辱我恥笑我。
等到將近午夜,他們幫我披上一件及膝的風衣就拉著我出門,我們走路走到附近的一座大公園。單單把我拖到公廁裡面,讓我赤裸裸的坐在馬桶上,雙手則固定在高處,免得我開始手淫,她將我下體的棉花撕開,並跟我說「如果想要獲得解脫,就讓好好誘惑進來的人,請求他來好好的玩弄你吧」並且又多餵了我一顆藥。這時的我就像單單所說的,就算是一隻狗,只要牠是公的,我都會搖著屁股引誘牠來幹我。
第一個進來公廁的是一個衣衫襤褸的流浪漢,我一看到他,就用盡渾身的力氣要求他把陽具插進來。他一副中了頭彩的樣子,抓起我的屁股就是一陣猛幹,我的淫水被他抽插得滋滋作響。他不到幾分鐘就射了出來,把我的身子撒的點點精液。我根本一點都不滿足,於是要他去多找一些同伴來,好好的玩弄我。他一下子就找來了四五個人,個個都是標準的流浪漢,薰人的體臭充滿了整間公廁。他們一開始是一個一個輪流幹我,可是這樣我一點都不夠滿足,於是要求他們把我解下來,我來幫他們口交,他們大概是第一次上像我這樣奶大腰細又騷得要命的母狗吧,每個人一下子就在我的體內、口中噴發了出來。他們腥臭的陰莖被我舔得乾乾淨淨,就算是射進我體內的精液也被我摳出來吃得乾乾淨淨了。我被他們帶到公園的深處,一個完全看不到燈光的地方,我又開始抓住他們的陰莖不放了,我從白天忍耐到現在,超過12個小時累積的性慾,把我的理智完全給遮蔽住了。只要嘴巴邊有陰莖我就吸,只要有人靠近我的屁股我就興奮的翹起來好給他們享用。直到每個人都玩累,他們的雙手仍在我的身體摸來摸去的,要是現在檢視我的肌膚,一定是一個又一個的黑手印吧。我們的遊戲進行到現在已經兩個小時了,我也被幹到只能趴在地上屁股翹高來讓他們享用,不要說小穴了,連肛門也不知道被人進去過多少次,性慾高漲的我好似連肛門都有了快感,雖然撕裂的感覺依舊,不過我確實的感覺到了肛交帶來的高潮。不過我的性慾仍然高漲,苦無解除的方法。
凱文這時走了過來把單單推給了那些遊民,給了遊民一些錢,要那些遊民休息夠了就把單單當成是我,好好的玩弄。他把我扶離了這座公園,我被凱文放在茶幾上,他用硬到不行的大老二,努力的貫穿我,我胡亂的跟著他的抽插喊著「幹阿…用力點…把我這個小母狗幹上天吧。我是低賤的小母狗…阿…阿…」凱文大概也憋了好久,他大概抽插了10分鐘就在我的陰道內射精了。我的性慾仍未滿足,不過也累到昏沉的睡過去了。
隔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單單仍在睡著,我倆的身上仍留著那些遊民留下的泥手印還有齒痕,我的陰道仍然搔癢難耐,看到身邊有著電動陽具,於是又插進我的小穴開始自慰。單單被我的呻吟聲吵醒,他趴在我身邊訴說他是怎麼躲在一旁看我被遊民們抽插,又苦苦哀求凱文也讓他過去爽一下,我們兩個浪女可是把那群遊民給搾乾了呢。
我的性慾仍然強烈,不是區區的電動陽具就可以解決的,於是我跟單單決定晚上再去找一次遊民們,晚上我跟單單乘著凱文不在又走到公園,我發現了一個昨天幹我的遊民,我走過去給他一筆錢,要他挑一個我們可以盡情享樂的地方一起玩。遊民收了我的錢,又聽到晚上又有得爽,於是特別帶我們到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yueduya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1-1-3 05:48 PM|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個淫蕩的變性女孩(6)—大難不斷(下)
-----------------------------------
內有獸交描述餉餅餂飹,歊歌歋歍不喜誤入
-----------------------------------
十來個遊民圍著我們坐下,而我跟單單早就把衣服脫光僪僤僮僠,毄毃毾氳只留下脖子上的項圈,我們沒有淨身靼靺鞃鞀,慁愬慇慢身上仍是昨夜留下的痕跡,等他們就定位菬萓蒨菛,覟觨觫觩便開始我們一早就說好的自我介紹「主人們,你們好踆踅踉輔,綴緌綾緉我們是你們飼養的小母狗,今天晚上請各位主人好好的享用我的肉體,不管你們的所有要求我們都會照作。」遊民們這時候開始鼓譟了,於是我跟單單抓著手邊的陰莖就開始吸吮。我從下午就不斷用電動陽具刺激我的陰道,還不斷的要凱文把他的大老二插進去,可是這完全都沒辦法解決我的飢渴,凱文的精液被我吸得一乾二淨,前一天的藥效根本到現在仍殘留在我的體內。而小惠則是不斷的看我跟凱文性交,全身都被慾火給點燃,也是一直憋到現在了。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yueduya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1-1-3 05:53 PM|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個淫蕩的變性女孩(10)—再度受調教
-------------------------------
內有調教文漂漰漲漞,不喜誤入
-------------------------------
老闆沒有用藥物來控制我的性慾,到墾丁的隔天賓賕賒赫誨誥認誙,幘幔廕廎他早早的把我叫起,他說要用盡各種方法來刺激我的敏感帶。我的敏感帶在雙乳、乳溝、腰際、背部銢銤銩銚煻熏熆熒,嫗嫕嫳嫬這些老闆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把我吊在別墅的客廳誑誓誡誘蜵蜣蜱蜥,奫嫨嫠嫣我的雙手被麻繩捆著,雙腳只有腳尖支撐著。老闆開始用溫熱的水幫我擦澡緎維綼綪鄱鄪鄮鄭,鳴鳵鳱麧就像男人擦車子一般,他像似在幫我打蠟,輕輕沾著一點點的熱水均勻的抹過我的全身。我全身被熱水弄得很暖和,乳尖微微翹起代表我的性慾正一點點的啃蝕著我的身體。老闆又開始了下一個動作,他細細的撫摸我的大腿,或是玩弄我的乳尖,就是不肯給我更多的刺激,只是輕輕柔柔的摸過我的全身。我的身體發癢,很想要靠著牆壁好好摩擦我的身體,只是我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老闆不肯讓我亂動,於是輕輕抱著我的腰,手指不安分的在我後背滑來滑去。全身肌膚被老闆撫摸得極為敏感,我已經感到蜜汁滲出了。
...
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使用道具檢舉

ZA333333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1-2-6 05:01 PM|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大大的分享,純推
之前看過了非常好看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1

帖子
691
積分
100 點
發表於 2011-2-6 09:28 PM|顯示全部樓層
太精采了吧 怎麼沒有人要推呢 太奇怪了
我來推一下好了

使用道具檢舉

帖子
10
積分
10 點
發表於 2012-7-1 12:03 AM|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

謝謝大大的分享,純推

使用道具檢舉

帖子
29
積分
10 點
發表於 2013-5-6 12:05 AM|顯示全部樓層
春心蕩漾,熱血沸騰,看著就激動非常感恩呀

使用道具檢舉

Rank: 1

帖子
16
積分
10 點
發表於 2013-5-15 04:53 PM|顯示全部樓層
是一篇好文章!也算是这个领域的经典了~~感谢分享

使用道具檢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Inc.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