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催眠魔手
頁: [1]

lanmon 發表於 2008-3-5 10:14 PM

催眠魔手

第一章:大嫂和櫻子當一個極?普通的人突然擁有了異於常人的能力時,心中的第一個想法會是什??  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是「盡情地使用」吧。

  我當然也不例外-當然,當時的我怎?也沒想到,這個能力改變了我未來的命運。

  小時候,父母早逝,家裏就隻有我和大我七歲的大哥。之後大哥結婚,卻在一場車禍之中離開了我們,留下隻比我大五歲的年輕大嫂和跟?大嫂一起過來,小我三歲的從妹而已。

  當時我15歲。

  大哥的逝世對我來說是個打擊,但是也許是因?很早父母就不在我身邊的關系,自小獨立性就很高的我并沒有因此而喪志。

  不知道是不是大哥已經預知到這情形的發生,他在數年前?了我和他自己保了一筆金額極高的保險,也就是說當我或是大哥其中一人發生意外而過世時,這筆保險金自然成?留下來的人的生活擔保,隻是我沒想到這筆錢竟然高到光領利息就足夠一月所需的地步。

  再加上大哥特?囑咐保險業者不能把這事情流出給報章媒體,所以截至目前?止也沒見到相關的報導出現在電視上,再加上我壓根不知道此事(大哥出車禍才知道),所以可以說根本沒外人知道這件事。

  而我因?未成年的關系,所以這筆錢就暫時交付給大嫂管理,直到我成年?止。

  但是我并不在乎錢要交給誰保管,我隻是希望一家子能夠平平安安地生活?。

  隻是,所謂的「平安」,也可以有多種解釋就是。

  我是天野博一,現在是17歲的高三生。

  而大嫂的名字是天野琴(舊性水林),23歲;而從妹的名字則是櫻子,14歲。

  ----如果當時沒去理會那位算命師的話,也許我的命運之線,會和一般人一樣平淡無奇吧。

  那是在我放學途中發生的事情。

  「那位少年,能不能請你過來一下呢?」一個聽起來不男不女,相當中性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裏。

  「我?」我轉頭一看,隻見到一位穿?罩?頭的黑鬥蓬的人站在旁邊的路樹下,感覺起來似乎是正面對?我。

  一瞬間,一股莫名的寒意直沖上心頭。

  「......很抱歉,我并不喜歡算命。」「算命師」是他給我的第一個感覺,而我又相當?厭預知未來,所以自然而然地回應道。

  「......如果我可以說出一件隻有你知道的事的話,你會願意留下來嗎?」他的提議讓我稍稍猶豫了一下。

  「......你倒是說說看。」當時我心中直覺地想到,這家夥所提的,不外如是關於我大哥所遺留的保險金的事情。

  但,我猜錯了。

  他所說的那件事真的讓我十分震驚,足以讓我呆上好幾分鍾無法言語。

  那就是我的眼睛,隻要集中精神,就能夠看出每個物體的移動軌?,而且還是「即?移動的路線」。換言之,就是預知物體移動的路線。

  我?什?會有這種能力我不知道,隻是當時對我來說,這并非是相當有用的能力,所以我沒有對任何人說,就連大哥也不例外。

  「放心吧,既然是屬於你的秘密,我也不會到處和人說的,這對我并沒有好處。」  似乎是發覺到我的震驚超過他的想像,他像是安撫我般地說道:「隻要幫我做個實驗就好了。」  「實驗?」聽到這個名詞,我倒是有點糊塗了:「你不是算命師嗎?」  「算是,也算不是。」給了個模?兩可的答案,他從鬥蓬之中,像是取出啥東西,隻是手握拳,看不出是拿什?東西:「能不能請你把右手心打開伸出來?  放心,不會害你的。」   (......我倒要看看你在搞啥把戲。)也許是年輕氣盛兼好賭(不過我不賭博就是)   ,我聽他的話把右手心伸出來。

  他看到我手伸出,便?他手中的東西-我并沒看到形狀,隻知道是發?紅色光芒的小物體-放在我的手心。

  就像是不存在一般,我并沒有感覺有東西放在我的手心上。

  發?紅光的物體一放在我的手心,物體就像是沈沒一般,瞬間就沒入我的手中。

  「這?」   「那東西可以控制人的心智......」他的聲音雖小,我卻可以聽得清清楚楚:「隻要在那邊集中精神,你就可以?意地操控對方的思想以及記憶......」   「?!你這是什~~!?」我正要追問下去,卻發覺到人早已消失了。

  「這到底......?」本來以?被擺一道的我,看看自己的手心,卻發現到右手心像是裏面有個紅燈一般,透出皮膚,閃?淡淡的紅色光芒。

  控制他人心智?   這不是催眠術嗎?   直到現在,老實說我還是覺得那家夥是在開我玩笑,但是手心給我的感覺又不像是假的......。

  「博一哥哥~」櫻子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傳來。

  我立即轉過頭去,隻見櫻子站在我的面前,一副疑惑的臉孔正對?我:「怎?在這裏發呆?」  「這......」我本來想要把剛剛的事情說出來,不過再想一想......還是當成秘密比較好:「沒什?,隻是想些事情而已。一起回去吧。」  「嗯。」露出高興的笑臉,櫻子點?頭應道。

  --回到家裏,就聞到一股香味-想必是大嫂在廚房煮飯吧。

  「對了,博一哥哥,我有東西要給你看喔。」櫻子跑到往二樓的樓梯口,轉過身來向我說道。

  (不會又是奇形怪狀的石頭吧?)櫻子向來就有收集石頭的喜好,我也常常被她拖去海邊找石頭,雖然說是很煩,但是話說回來,這也算是種甜蜜的負荷吧。

  果不其然,一進入她那間已經被石頭堆滿的房間,她立即從背包裏拿出幾顆石頭給我看:「哥哥你看,很特殊的石頭吧?」   「嗯嗯......确實是很特殊呢......」我假裝附和?櫻子,假裝有興趣地看?石頭。

  看到一半,我忽然想到之前的奇遇。

  就拿櫻子來做個小小的實驗吧,反正就算被騙了也無傷大雅。

  「對了,我也有個東西要讓你看一下喔。」抱?姑且一試的心?,我?右手心向上,讓櫻子過來看的同時,也?精神集中在手心上:「看得出來我的手心有什?東西嗎?」   「哪有......咦?」櫻子才湊過頭看?我的手心,我就已經感到手心開始溫熱起來的同時,紅光一閃!  「呃!」我下意識地用手遮住雙眼。

  「啊......」櫻子也發出了細微的驚訝聲。

  「......這是......啊?」才張開雙眼,我就看到櫻子保持?看?我手的姿勢(我的手已經用來遮住我的雙眼),一直站在那裏。

  她的雙眼充滿?空洞感,一點焦距也沒有。

  「你現在......聽得到我的話嗎?」我試探地問道。

  「是......我聽得到......」櫻子回答的聲音不帶?一絲情感和生氣,就像是機器人一樣的說話語氣。

  「知道我是誰嗎?」我繼續測試?。

  「是......博一哥哥。」   「我是你的哥哥,所以你要聽我的話。」因?曾經看過催眠術相關的書,在剛剛的試探之下,我知道現在的櫻子已經進入了催眠狀?。

  但本來相當花時間的引導程序竟然隻那?一下子就能夠完全省略......這個已經和我的手心合而?一的東西(連外型我都看不出來,隻能姑且以「東西」稱之)   顯然超出我的知識範疇之外。

  要勉強說的話,就像是類似「催眠導入機」一般的物品-但是類似的物品到現在也不過是理論上的東西......。

  看看自己的手心,再?頭看看已經陷入催眠狀?的櫻子,很自然地,有種屬於原始的欲望正逐漸蘇醒。

  有了這種力量,不止櫻子亦或是現在還在樓下準備晚餐的大嫂,隻要有心,全世界都可以成?我一人的。

  但是想歸想,當時才 17 歲的我,一想到「全世界」,被激發起來的不是向前沖的動力,反倒是看到前方一大堆岔路時的無力感。

  有緣再說吧,如果真的有緣能成?世界霸主再說吧。

  很自然地,理性......應該說是懶惰,一下子就把欲望給壓得七七八八的。

  再看看櫻子,我突然有種惡作劇的念頭。

  「來,現在站直你的身體。」我繼續引導?櫻子:「無論何時何地,隻要你聽到我說「禁忌愛戀」,你就會陷入和現在相同的催眠狀?之中。」我開始植入一些方便控制的字句後,趁?機會問道:「你喜歡我嗎?」   「......喜歡。」處於催眠之下的櫻子,完全沒有思考地,回答?我的問題。

  「?什??」   「姊姊嫁來這裏之後,我真的很高興有了哥哥可以撒嬌。母親過世之後,姊姊?了工作,常常不在家,我真的......好寂寞。」   ......和我一樣嗎?大哥?了工作也常常不在家,唯一陪伴我的除了書就是電腦。

  記得大嫂曾經說過,大嫂的父親在一次工地意外中過世,大嫂母親一肩負起了家務和生計,最後因?疲勞過度引發急性肝炎過世,結果這個重擔就自然地落在大嫂身上了。

  現在因?大哥過世而獲得的?額保險金,即使大嫂嫁過來的目的是?了這些錢,我也不會覺得會很在乎。畢竟,我們都擁有?類似的背景。反正錢我一個人也用不完,讓大嫂幫我這個目前連考駕照的資格都沒有的高中生管理家?,除了這是遺囑的規定之外,也當作是我對大嫂的信任。

  我一向顧慮的很多,事後想起來,這或許也是我在掌有這項「能力」之後,還能保有自我的原因吧。

  想?想?,我不經意地看到櫻子房間裏擺放整齊的石頭。

  「......等你醒來之後,你會對收集石頭不再感興趣,但是也不會把放在房間裏的石頭拿去?掉。」雖然這樣有點剝奪她的興趣,不過?了防範未然(簡單說就是不想常讓她一人偷跑去附近河床撿石頭),還是隻有對她說聲抱歉了。

  「不會......對收集石頭......感興趣......」櫻子像機械一般重複我說的話。

  「等下你醒來之後,就算我在你的房間裏你也會視若無睹地換衣服,而且隻要在家裏,你的?褲就不必要穿?。」我繼續把惡作劇的?容輸入櫻子的腦中:「以後隻要在家裏,你就會完全聽我的話。了解嗎?」   「是......不需要......穿?褲......」櫻子如夢?般地回答?。

  「我數到三時,你就會醒過來,而你都會忘掉我在你催眠狀?時說過的話,包含我讓你看過右手心的事情。但是你會去履行我所說的一切事情。一、二、三。」   我一數到三,櫻子的雙眼就恢複了原本富有生氣的眼神。

  「我......怎?了?」  「我才要問你呢。」假裝一副啼笑皆非的樣子,我反問?一副疑惑表情的櫻子:「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不舒服要說喔。」  「才不是呢......」櫻子想要辯解時,從樓下傳來大嫂的聲音打斷了櫻子的思緒:「下來吃飯?~~,櫻子、博一。」   「喔~~」我回應道。

  「不管了,吃完飯再想好了。我先換一下衣服。」語音剛落,櫻子就開始熟練地脫掉身上的制服,然後換上家中穿的便服-一襲連身的粉紅色短裙,讓櫻子看起來有種純真的感覺。

  隻是,從櫻子把?褲脫掉之後,她就一直沒再穿上新的?褲。隻要掀起裙子,就可以看到在裙子底下,那令人垂涎的處女地。

  「一起去吃飯吧,博一哥哥。」帶?完全不知情的笑臉,櫻子攬?我的手說道。

  -吃完晚餐之後,大嫂在廚房洗碗,而我和櫻子則是在客廳看電視。

  隻是,我的雙眼看?電視上的新聞報導,心裏卻在想?另一件事。

  沒錯,接下來的目?就是大嫂了。

  其實在吃飯前,在櫻子房間裏對櫻子做的一切,我的分身就已經硬直得有點難過了。如果不是因?大嫂在樓下的關系,我可能真的就先吃了櫻子也說不一定。

  讓櫻子在家裏不穿?褲隻是我單純的惡作劇,也隻是我對「能力」的測試。

  當然,看?身邊的櫻子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實驗看來十分成功。

  說到要怎?對大嫂下手,其實說起來也很簡單,隻要讓大嫂注視?我右手中那一閃即逝的紅光就成了。

  隻要櫻子的情形不是特例就好。

  不過在此之前,得先作些防範才行。

  於是我來到櫻子身邊,輕輕地說?:「禁忌愛戀。」櫻子立即陷入催眠狀?之中。

  因?角度的問題,從廚房看不到客廳的狀況。

  「等下無論廚房發生任何事,你都不會發覺。你會聽到的,隻有我對你說話的聲音。」我小聲地?命令植入櫻子的腦中:「等下我從一數到三你就會醒來,并忘了我剛剛說的話,但是你依然會執行我所說的話。一、二、三。」   我一數到三,櫻子就恢複原狀,繼續看她的電視。

  在确認櫻子的狀況無誤之後,我帶?有點興奮的心情,一邊?意志集中在右手掌上,一邊往廚房前進。但是一個不小心,我踢到放在廚房門框旁的瓶罐(等下要拿去外面資源回收的),一個狼滄,下反應地用右手握住了面前大嫂的手臂才沒整個人趴在地上。

  「唉呀,小心一點嘛......」大嫂雖然被我的舉動?了一跳,不過知道我是握住她的手才沒跌倒,所以隻是提醒我小心一點。

  不過奇怪的是,我發覺到大嫂的眼神從我握住她的手臂開始,就開始迷離起來,直到現在,不隻眼神像是被催眠一般,無生氣、空洞化,而且連動作都停止了,就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難不成身體上的碰觸也能夠造成催眠效果?」我當然是?了一跳-畢竟這超乎我的想像之外。

  看來「這東西」的功能,顯然還有許多未解之處。

  「手上的碗盤先放下來,然後站直身體。」我輕聲地說?,大嫂就像是人偶一般,照我的話站直身子。

  (果然沒錯,這樣也能讓對方陷入催眠狀?......)确定了用右手直接碰觸身體也有辦法讓對方瞬間陷入催眠狀?,興奮的感覺不由自主地從?心裏開始浮出。

  從大哥過世之後的前一個月,幾乎每晚都可以聽到從大嫂房理傳來的細微哭聲。後來是在我和櫻子的打氣聲之中,大嫂才慢慢地忘卻失去至愛的悲傷。

  而如今,大哥過世已經快三個月了。雖然大嫂已經不再悲傷於大哥的離開,但是有時還是可以看到在閑暇時候,大嫂望?大哥的遺照出神的樣子。

  在大哥大嫂還沒結婚的時候,我确實是對大嫂有種憧憬的感覺。因?大嫂的笑容,會讓我不由自主地一起高興歡喜。

  隻是,雖然喜歡?大嫂,我也不能因此橫刀奪愛(當然,當時的我也隻是個學生,說穿了也沒資格就是)。

  現在想起來,如果早知道大哥會這?早走,我或許真的會橫刀奪愛也說不一定。

  現在的大嫂雖然依然笑臉迎人,卻少掉了那種發自?心的欣喜感。

  看?手心上已經漸漸淡去的紅光,我忽然有種......算是十分卑劣的想法吧。

  雖然從大哥過世之後,我就一直幫忙?大嫂處理家裏的各項事物。但是或許是因?我隻是個高中生,再怎?努力,大嫂依然把我當作弟弟一般的愛護?。

  如今,擁有這個力量的現在,要讓大嫂對我的想法改觀也不再是夢想。

  就讓我代替大哥好好地照顧大嫂吧,?了不讓大嫂的笑容永遠消失......。
「大嫂,你最喜歡的人是誰?」也許是即?做出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吧,我話一說出口,竟然發現自己的語氣之中帶?些微的顫抖。

  「......天野博勝,我的丈夫。」處於催眠狀?的大嫂,以無感情的語調回答我的問題。

  沒錯,天野博勝是我大哥的名字。

  「但是大哥已經過世了,你還是愛?他嗎?因?失去了大哥,所以你很悲傷嗎?」   「是的,我愛?你的大哥,也對失去他感到悲傷。」  「從現在開始,你無須再悲傷。因?你?心裏無法宣洩的愛,可以全部轉移給你丈夫的弟弟,也就是我。」  「?心中的愛意......轉移給你......」大嫂和之前的櫻子一樣,重複?我說的話。

  「無論何時何地,隻要你聽到我說「不倫愛戀」,你就會陷入和現在相同的催眠狀?之中,直到我數到三你才會醒來,醒來後你會忘掉我所說的話,但是你依然會去執行我所說的每一句話。」同樣地,我也對大嫂植入了關鍵字句,以方便控制。

  「聽從......你的每一句話。」   「好!等一下你會繼續洗碗,但是你不會察覺到我在你身上所作的任何動作。」  我繼續說?:「你除了我的聲音之外,你都不會去理會;對於我的命令和要求,你都會很樂意地接受。因?我在你心中所占的地位比大哥還要重,你的身心?完全奉獻給我。」   「?身心......完全奉獻給你。」  「好。我數到三之後,你就會醒來繼續洗碗,并按照我給的命令去作。一、二、三。」我一數到三,大嫂的眼神就恢複正常,并且就像是什?事都沒發生一般,開始繼續洗碗,而我也在數到三的同時,順手松開了原本抓?大嫂手臂的手。

  我并沒有就這樣退出廚房-也許是因?對大嫂的愛慕變成了占有,原本已經沈澱的欲望再度被點燃,我的分身已經漲得難受,原本想要晚上再開始的「儀式」,已經因?如此而迫不及待地準備實行了。

  我來到大嫂的背後,從背後掀起她的裙子,讓大嫂裙底下白色的?褲暴露在外面。

  我的兩根手指先從?褲邊伸進去,碰觸大嫂那原本隻有大哥才能碰觸到的神秘地帶。

  大嫂的身體似乎顫抖了一下。

  (看來大嫂的敏感度還不錯的樣子。)我就這樣持續地在大嫂的兩片花瓣之中前後移動?,直到手指感到濕熱的感覺?止。

  平常看慣了網路上對男女之事的描述,即使再怎?無法忍耐,也還是要先做前戲才行。我可不想讓大嫂痛到從催眠狀?中醒來。

  「......大嫂,停下手邊的工作,雙手放在料理台上,我想讓你放松一下。」  ?了不讓大嫂打破碗盤,我讓大嫂放下手上的工作:「是很舒服的事情喔。」  「什?事啊,神秘兮兮的。」基於「樂意地接收我的命令」的前提下,大嫂不假思索地照?我的話擺好動作後,一副期待的樣子:「快一點喔,我碗還沒洗完呢。」   「放心吧,會很快的。」我一手忙?玩弄?大嫂的下身逐漸濕潤的花瓣和花蕊,一手則從腰部伸進大嫂的衣服裏,輕柔地隔?胸罩玩弄?大嫂的胸部。

  大嫂的胸部并不很大,不過我一隻手掌卻也無法完全掌握住,感覺起來有點像是溫熱的肉包,亦有點像是......總之很難形容。

  女人的身體,确實是很值得男人去探索的。

  「嗯......」也許是打從心裏舒服的關系,大嫂忍不住哼出聲來。

  「舒服嗎?」   「嗯......總覺得胸口和......那裏熱熱癢癢的......你是怎?做的啊?」因?之前的催眠,大嫂渾然不知道我在她身上所做的事情。隻是老實地享受?從身體深處傳來的快感。

  「這是秘密,你就慢慢享受吧。」語畢,我拉開褲?的拉煉,?硬得好難過的分身掏了出來,拉開大嫂的?褲,然後按照以前在黃色書刊上看到的方法,讓前端沾滿了大嫂的淫液之後,猛然一挺,?分身插進了大嫂的穴裏。

  瞬間,一股溫熱而濕潤的感覺從分身瞬間沖到了腦部,讓我直打冷顫。

  「啊!」而大嫂被我這一插,也禁不住叫了出來。

  「怎?了?」我故意裝作不知道地問道。

  「我...我不知道,下面感覺怪怪的,好滿好漲......又好癢......」此時的大嫂已經臉頰微紅,吐氣如蘭,下身還不時因?漲滿的感覺而微微地擺動?。

  「等下你就會更舒服了,舒服的話,哼出來也沒關系。櫻子不會聽到的。」   語畢,我已經忍不住快感地開始抽動?分身的同時,另一隻手也伸進大嫂的衣服裏,?大嫂的胸罩拉下來,結結實實地玩弄?。

  「啊......好奇怪......身體...好奇怪......」大嫂一邊無意識地??我的動作而迎合?,一邊彷佛還不明了從身上浮現的感覺,像是夢?一般地叫?:「越來...   ...越癢......  也越舒服......博一......你......真的......弄得我...好舒服......不行......好像...  要高潮了......沒想到......我......這樣......也會......」  (因?我們在做愛啊......)雖然很想說出來,不過快感壓過理智的我,已經快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出...出來了啦~~~~」   「嗯~~~」在大嫂達到高潮的同時,我也放出了我的處男精液到大嫂的體?。

  那是一種近乎把生命釋放出來的感覺,隻感覺到眼前一陣白茫茫的,連思考都在瞬間停住了。

  等回過神來,我趴在大嫂的背上喘?氣,而大嫂也陷入類似失神的狀?,雖然雙手還撐?,不過可以看到在微微地顫抖?。

  「不倫愛戀。」稍做休息後,我一說出這句話,大嫂就維持之前的動作,垂?頭一動也不動。

  「等下你醒來後,會繼續洗碗。你不會對身上衣服的淩亂和身體上的異樣提出任何疑問,隻知道我剛剛幫你按摩而已。」邊輕輕地?分身拔出,我邊繼續說道:「工作做完之後,你會和往常一樣地坐在我的面前和我及櫻子一起看電視。

  不過你會故意地擺出挑逗我的動作......今天的點心是什??」   「今天的點心......是......西瓜。」看來剛剛的「按摩」太激烈的樣子,大嫂回起話來還帶?略嫌粗重的喘氣聲。

  「等一下你們的點心啊,就是我的精液,這可是養?聖品喔。」雖然已經發射過一次,但是不曉得?什?,相當於肚臍的地方可以感覺到一股暖流,這股暖流讓我的分身到現在還是硬的:「而我的點心,自然就是你那充滿成熟風韻的身體?。而且你也會很高興讓櫻子和我一起享用?你的身體。」  「是的......最甜美的點心......精液......。」  「我一數到三,你就會醒來,并忘了我剛剛說的,但是你還是會依照我所說的進行。一、二、三。」我一數到三,大嫂就繼續洗?碗盤,也不整理身上的衣服,絲毫沒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快步地來到櫻子的身邊,讓她再度進入催眠狀?中後,說道:「等大嫂走到客廳時,你不會對大嫂衣服的樣子感到訝異。等下吃點心時,你會和大嫂一起溫柔地,用手用口服侍?我的分身,?了吃到我的精液而努力。」   「是...哥哥的...精液......想要吃......」  看櫻子這邊完成之後,我就讓櫻子醒來,繼續看?電視。

  沒多久,大嫂就洗完碗走了出來。...<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