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我的清純女友
頁: [1]

zx0968zx 發表於 2007-12-29 08:43 PM

我的清純女友

小真和媽媽淑惠住的是社區型的住宅,房屋在8樓,是樓中樓型式的,整個社區只有一百多戶,小真的父親是擔任社區的主委,常需要處理社區內的事,但也因為常出差的關係,有時淑惠只好代替老公處理。社區由於經費的關係無法和保全公司簽約,只能請幾位退休的老人擔任社區大門警衛和巡邏的工作,所以管理上相當困難,就算真正遇上小偷,那些老頭子也未必能應付,但也無可奈何。
由於這幾個月社區內真是不得安寧,有許多住戶頻頻失竊,也紛紛在住戶委員會召開月會時,抱怨聲不段,但由於小真的爸爸正好到美國出差,所以在月會時當然由小真的媽媽淑惠代為主持,對於住戶的抱怨,淑惠真是不知所措,只能以道歉代為緩和,還好總幹事挺身而出幫淑惠說話,並答應住戶一定把社區內的問題解決,淑惠也因為總幹事為她承擔了此事,心裡甚為感激。
到了晚上11點,好不容易月會開完了,等住戶離開後,淑惠請總幹事留下來,除了當值守衛及休假人員外,也一起下來開會,算一算連淑惠也只有三個人,淑惠擔心他們兩人忙了一整晚而餓著,就拿了些錢麻煩李伯買些宵夜回來。
除了淑惠外,一位是總幹事林坤祥,45歲,172公分,60公斤,在這社區已經待了三年,原本是一位公務人員,但由於染上毒癮被上級發現而提前退休,後來看到此社區刊登的徵人廣告,前來向淑惠的老公應徵,由於資歷不錯直接擔任總幹事一職。
另一位就是李伯,全名李宗吉,62歲,170公分,55公斤,同屬於高瘦型,原本是在桃園的某一社區擔任管理員,但因被懷疑猥褻數名女童而遭革職,一年多前才在台北一家卡啦OK喝酒時巧遇林坤祥,相談甚洽,而來此社區擔任管理員。
他們二人常相約到外面喝酒,在社區內也是一樣,由於會議室在最內側,要經過游泳池、健身房、三溫暖,然後才到會議室,通常晚上這幾個地方除了假日外,其餘時間在10點後就禁止使用,所以根本沒有人會來,二人也就躲在這裡喝酒,甚至喝到快天亮才回家。
李伯沒多久就把宵夜買回來了,但是卻又多帶了兩瓶洋酒,淑惠也不太在意,她真正擔心的還是要趕快討論出結果,也就跟著邊吃邊討論。最後他們討論的結果,由於經費的關係不好請人,需要時間,但在找到人之前只好暫由委員會的人或家屬輪流巡邏,由於淑惠的老公常常不在,輪流巡邏的工作當然得由淑惠他們母女倆配合執行了。
淑惠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接著李伯開口說:「其實很多事情都是總幹事在幫著做,晚上開會也是一樣,全部在幫妳老公解決問題,妳看總幹事多忙,妳應該敬他一杯。」李伯故意說著,其實是要騙淑惠喝酒。
「李…李伯,我知道,但…但是我真的不大會喝酒。」淑惠感到相當為難。
「李伯,淑惠她不大會喝酒你就別叫她喝了。」總幹事假裝替淑惠說話。
「沒關係啦!不大會喝又不是完全不能喝,喝一點點有什麼關係,剛剛開完會大家都很沉悶,社區問題真的很多,我不說妳可能不知道。」李伯繼續說著「前些日子總幹事本來要辭職,但是又顧慮妳老公常不在,妳一個女人家很多事情又不能處理,相對他的壓力變得越來越大。」
「李伯,你說這些幹什麼,能做多少算多少,來…喝酒啦,說那麼多。」總幹事假裝生氣,端起杯子把酒一口喝乾。
淑惠聽完李伯說的話,心裡感到難過與擔心,總幹事一走,社區根本沒有人管,那所有住戶一定會怪罪老公。淑惠在擔憂之餘,又包括對總幹事歉意,雙手端起前面的杯子,伸向總幹事面前。
「祥哥,真是難為您了,這杯我敬您…」話一說完,淑惠馬上把酒往嘴裡倒。
看在總幹事和李伯眼裡,二人的心裡真是高興極了,可以開始進行下一部計劃了。
「哇!好難喝的酒喔!真的好辣。」淑惠好不容易一口把酒喝完,皺著眉頭擦著溼潤的嘴角說著。
「呵呵!妳看,這不是喝完了嗎!哈哈哈!」李伯笑著說。
「謝謝妳,淑惠,妳喝我就很高興了,這點辛苦算什麼,但別喝太多……」總幹事說。
淑惠一看到總幹事面帶笑容,心裡放心多了,其實也很少有機會慰勞他們,就藉此機會陪他們聊聊天好了。就這樣三人整整喝了一瓶多的洋酒,總幹事和李伯沒什麼醉意,倒是淑惠早就招架不住,幾乎快醉了。
這時總幹事和李伯也開始有了動作,兩人馬上靠到淑惠的兩旁,總幹事拿了杯子要淑惠再喝,但她實在喝不下了,瞇著充滿醉意的雙眼說著:
「不…不要,我…ㄜ…喝…喝不下了。」
沒想到淑惠的手不小心揮到杯子,兩杯酒全部灑在淑惠的胸前,T恤和長裙上整個都濕了,但浮現在眼前的卻是貼著衣服的紅色胸罩。
「哎喲,淑惠,小心一點,妳看看,全身都濕了,我幫妳擦擦。」總幹事假裝緊張的說著,卻馬上抓起桌上的面紙往淑惠的胸部擦拭著,還不時用力往胸前的乳頭擦。
淑惠雖然快醉了,但對於總幹事的舉動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但在胸前傳來的陣陣刺激也讓淑惠的身體漸漸發熱,臉頰泛上粉紅色真是美麗動人。
「祥…祥哥,我…我自己來就好。」淑惠拿起總幹事手上的面紙,自己慢慢擦拭。
「淑惠,我看你還是先把T恤脫掉,免得著涼感冒。」李伯在一旁說著。
「這…這不太好吧!」淑惠為難的說著。
「唉!有什麼關係,這裡又沒有其他人會來,先放在旁邊晾乾,待會要出去時再穿就好了,來,我幫妳脫。」李伯邊說邊拉起淑惠的T恤要往上脫。
「李伯,不…不用。」淑惠見到李伯動作緊張的說著。
「好啦!不然穿著濕衣服,的確容易感冒。」總幹事也在一旁幫腔,順便將淑惠的雙手拉高,這樣才能讓李伯順利的脫掉淑惠的衣服。
淑惠也在半推半就下被李伯和總幹事脫掉了T恤。
「裙子也濕了,一起脫掉吧!」李伯邊說邊拉起淑惠站好,總幹事也趕緊拉下裙子後的拉鍊「唰」一聲,長裙應聲掉了下來。
「啊!別…裙…裙子不…不用。」淑惠緊張的扭著身體,但已經來不及了。
淑惠只好坐著,紅著臉用手上下擋著胸罩和內褲,但展現在他們眼前有如出水芙蓉般嬌滴滴的美女,大紅色的胸罩,緊緊的包住雪白的乳房,隨著呼吸的起伏,更顯得波波誘人呼之欲出,底下紅色內褲裡隱藏著女人的私密處,真是迷人。李伯將T恤和裙子晾在旁邊的椅背上,總幹事也若無其事的端起杯子繼續喝酒。
「淑惠,妳的皮膚真好,一定常常去做全身美容吧!」李伯目不轉睛看著淑惠的胸部。
「哪…哪有,還…還好啦。」淑惠低著頭不好意思的回答著。
「淑惠,妳會冷吧!我還是先把門關上吧。」李伯趁機把門靠上並鎖住。
「還好,謝…謝。」淑惠見狀也不知怎麼回答,總不能拒絕他們的好意。
「再多喝幾杯就不會冷了,來,乾杯!」總幹事拿起杯子說著。
淑惠也順著他們的意思又連喝了好幾杯,最後淑惠半閉著眼睛,呆呆的坐著。
李伯和總幹事見時機成熟,兩人開始不安分,四隻手忙碌的在淑惠的身上和大腿之間遊走著。
李伯的手的撫摸著淑惠光滑的背部,另一之手則在胸罩上來回的刷著,還不時輕逗著乳頭的部位。而總幹事則將手放在淑惠的大腿,慢慢的移向大退的根部,也輕觸著內褲凸起的部位,還用手指隔著內褲輕摳著陰戶。
「不…要啦…你…們…在…幹…...幹…什麼…啊……」幾乎快醉了的淑惠瞇著眼,被兩人突如其來的撫摸,只能輕扭著身軀,無力的呻吟著。
「啊…不…啊…我…我好…難…難過…啊啊…別…摸……啊啊…」
淑惠由於受到他們的挑逗,雖然快醉了,但身體所感受到的刺激卻是真實的,陰戶裡流出了大量淫水,內褲也濕了一大片。
李伯一手從後面將淑惠的胸罩釦子解開,豐滿乳房整個跳了出來,呈現在眼前美麗的風光,頓時讓李伯吞了一下口水,看見淑惠那迷人的乳房渾圓堅實,粉紅的乳頭挺在乳暈之中,李伯忍不住的伸手開始撫摸,將那粉嫩的雙乳搓揉的一下圓、一下扁,李伯張嘴將淑惠的粉嫩乳頭含在嘴裡,用舌頭不停的又吸又舔、上下打轉。
「啊…」淑惠的乳頭被李伯這樣的刺激,稍為清醒了許多,但也只能閉著眼睛帶著醉意來掩飾些許的害羞。
李伯毫不憐香惜玉地撫弄著白白嫩嫩的乳房,嘴裡更是用力吸舔著乳頭。
「啊…別…別吸…嗯…嗯…啊…不…不要…啊…」淑惠吃力地說著。
總幹事看到淑惠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遍,順勢將她的內褲脫了下來,他用指尖將大陰唇撥開,在小陰唇上又磨又擦,有時候輕觸嬌嫩的陰蒂,有時又用手指插進陰道裏攪動,出入不停。
「喔 … 喔 … 啊啊 … 喔 …啊啊 …」 淑惠發出誘人的呻吟。「啊…啊…不…不要……嗯…啊…」
淑惠的小嘴微張吐著香氣 , 另人不禁心神一蕩 , 李伯立刻將嘴靠上強吻著她,用舌頭在淑惠的嘴裡翻攪吸舔著。
李伯親吻了一會,馬上站起來將自己的衣服褲子脫個精光,半跪在椅子上,露出早已漲得黑黑發亮的雞巴,血脈賁張怒不可遏的模樣,立刻往淑惠的小嘴裡送,淑惠竟張開她的小嘴將李伯的雞巴一口吞下,李伯的雞巴感到一陣溫熱酥麻的快感,開始挺著屁股前後抽送著。
這時總幹事把淑惠的雙腳張開,開始用他溫熱的舌頭舔著秘唇,吸著甜美的花蜜,在他舌頭巧妙地攻擊下,淑惠陰戶裡的淫水像洶湧的泉水般源源不絕的流了出來。
由於嘴裡塞著李伯的雞巴,淑惠只能靠著鼻子呼氣,發出微弱的聲音。
「嗯…嗯嗯…不…喔…嗯…」
李伯和總幹事上下齊攻,早已讓淑惠心中的慾火燃燃升起。
這時李伯知道自己快射了,也加快速度抽送著雞巴,終於大量的滾燙的精液全部進入她的嘴裡,淑惠無法把李伯的雞巴吐出來,只好慢慢的把精液吞了下去。
但總幹事還沒爽到,連忙叫李伯幫忙把淑惠抬到會議桌上,總幹事也趕緊脫去身上的衣褲,立刻撐開淑惠的雙腿,手扶著蓄勢待發的雞巴抵住陰唇,他的龜頭上已經沾滿了淑惠流出的滑膩淫水,用力的把腰一沉,整支肉棒插進了一半。
「啊……」淑惠無意識的叫了出來。
「她的下面真是緊,像少女一樣,夾的我好爽喔。」
總幹事得意的說著,說完又是用力一挺,整支雞巴完全沒入淑惠的陰戶裡。
「啊……」淑惠又叫了一聲。
總幹事抱住淑惠的大腿開始用力地抽動起來,大雞巴在淑惠的陰戶裡不斷地抽插著。
「喔……啊……喔…… 不…不行了…….我的…小穴…啊…啊…」
「喔……喔……別……別……我……會……會死的……啊……啊啊……」
總幹事雙手搓揉淑惠白皙的乳房,下面不停地抽插著,淑惠抵抗不住總幹事的攻勢,陰道裏不斷流出大量的淫水,流的桌面都是。
「啊……啊啊……嗯……進……進去……一點…………啊……嗯……」
聽到淑惠的叫聲,總幹事像得到鼓勵一樣,更加用力的頂了進去。
「啊……啊……好深……好……深……哦……」
「啊......啊......我…...我要…...丟了…....受……受......不了…….啊啊...」
總幹事將雞巴用力的抽送,且次次到底,撞擊著花心,這種美麗的衝擊早已不是淑惠能夠承受了。
「啊……啊……爽……爽死我了……哦……哦……哦……」
「喔……喔……我……受不了了……啊……我……要洩了……啊……啊……」
總幹事感到淑惠的陰戶內不斷的收縮,有說不出的快感,於是更加瘋狂的抽插著。
終於總幹事的龜頭一陣麻癢,滾熱的精液從他的雞巴裏射出直達花心。...<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