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熱心的學姊﹝催眠﹞
頁: [1]

asd123691 發表於 2011-11-26 02:50 PM

熱心的學姊﹝催眠﹞

短篇 熱心的學姊
  潘恩‧芙拉斯並不能稱的上是個美女,留著俐落的短髮,身材瘦高且三圍並不突出,乍看之下還會以為她是個清秀的小男生。她是大我一屆的體育學系的學姊,因為她下修課程的關係,我跟她分到一起發表報告,於是我跟她漸漸熟捻起來,經常透過電子郵件通信,並且因為她的學系的關係,我常常得幫忙她解決她要負責的報告內容,而潘恩也會再有空的時候幫我處理一些校外的例如居留申請的事務,畢竟我人生地不熟,外加納迪亞很多時候都會搞失蹤,於是我便常常麻煩這位熱心的學姊。
  由於時值期中考試的期間,於是我便常常跟潘恩一起到學校圖書館開一個小房間一起討論報告,順便天南地北的聊天,直到有一天晚上,當我們正在討論報告時,潘恩不經意的打了個哈欠,露出了疲態,讓她接下來的大學生涯,起了一些變化…
  看到平時活力充沛的潘恩精神不濟的打了哈欠,我連忙關心她的狀況,才知道原來她除了下修的這些課程外,她所屬的體育系也因為期中的關係而開始一連串的體能訓練,讓她有點吃不消。看著潘恩學姊的狀況,我居然卡到陰的想到用課堂上老師所教的催眠療法,也就是藉由催眠導入來消除患者精神上的疲勞感。而平時淫亂的我卻沒有想到用催眠來對潘恩做什麼壞事,畢竟潘恩學姊太過於男孩子氣了,不管是說話或是舉止都是非常大剌剌的,連衣著都常常是穿著寬鬆的上衣配一件牛仔褲的男性打扮,讓我覺得潘恩就像是一個哥兒們而非一個女性。
  我連忙詢問潘恩要不要用催眠療法幫她舒展一下,沒想到潘恩很輕易的就答應了,畢竟催眠術在一般大眾的思考裡都知道它沒辦法像色情小說一樣控制人做任何事情,任何違背患者意願的事情,再加上跟潘恩認識一年多,我在她面前舉止都很得體,完全沒有一絲怪異,雖說這完全歸功於潘恩可以說是毫無女人味這一點,外加常常互相幫彼此大忙,所以潘恩可以說是很信任我,於是很輕易的就答應讓我催眠。但是我的催眠術,可是那個神秘到極點的納妮亞所教的阿…
  一般人在精神不濟時,被催眠成功的機會會比精神飽滿時還要來的高好幾倍,也因此,精神不濟外加信任我的潘恩就這樣成了我第一個最快導入催眠的人了。當我一步步的幫潘恩把疲勞感去除,準備讓她甦醒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於是我先撇下潘恩學姊,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溫妮太太發簡訊給我說她今天晚上有事不在家,要我自己處理晚餐。
  自從半年前我催眠控制了溫妮之後,我幾乎有一半的以上的晚餐都是回家跟溫妮一邊做愛一邊吃,畢竟這樣免錢任你內射還不會抗議的女人可以說是吸引我一幹再幹;而在三個多月之前成功讓馬雅牧師為我"贖罪"之後,我每個周末都會固定去她家進行連續兩天的"懺悔",而上個月我還曾經帶馬雅牧師來了一趟四天三夜的自助旅行,早上當然是正常的去參觀各個景點,而晚上則是撤徹底底的在"懺悔",但是卻來了一些不一樣的點子:第一天晚上,我在馬雅牧師的心中創造了一個假人格,讓馬雅牧師轉變成了一個性飢渴的放蕩女子,整夜不停的跟我求歡,絲毫看不出一絲原來的聖潔的氣息;第二天晚上,我暫時撤除了所有施加在馬雅牧師身上的指令,讓馬雅牧師恢復原來的神智,並且真真實實的強暴了馬雅牧師,當天晚上的馬雅牧師只有不停的苦喊和流淚,看的我也於心不忍,於是當晚在射出了一次後,便將馬雅牧師的記憶清除掉,讓她變回"贖罪"的心智,並且安安靜靜的抱著她入睡,而第三天晚上,則是讓她以一個新婚妻子的身分將我當成丈夫一樣的不停做愛。當然第一天跟第三天的部分我有錄影留念,但是因為第二天有點讓我怵目驚心,於是我選擇將它遺忘,而馬雅牧師也完完全全忘記了那個被強暴的夜晚,只留下四天三夜遊玩的快樂記憶。
  想到跟溫妮跟馬雅牧師兩人的性事,我突然才很傻的意識到,旁邊昏睡中的潘恩,她也是一個女性,而且她現在正處於我的催眠當中。看著宛如小男生一般的潘恩,我才正視到我一直把潘恩當成哥兒們看待,卻一直忽略掉她是女性,畢竟除去女性的身體,潘恩這個人幾乎可以說是一個男生。以前我所姦淫的對象無非都是身材姣好亦或是帶有女性魅力的女性,像是潘恩學姊這種類型的幾乎可以說是沒碰過,也因為這個想法,原本幾乎逃過一劫的潘恩,就因為溫妮的一封簡訊,而註定接下來的大學生涯會出現一些"變化"…
  由於我用的是納迪亞所教的催眠法,所以我沒有必要再更深入的催眠潘恩,於是我現在幾乎可以很直接的下達我要的指令。看著昏睡中的潘恩,睡的香甜,絲毫不知即將要大禍臨頭,而看著她今天穿的白色"I Love NY"的t-shirt,完完全全沒有女性應該有的凸出感,雖然可以親自用手去檢查,但是似乎讓她自己來會更加有趣一點。想了一想,我終於想到要用什麼方法了,而這個方法之後也延續到了我一個親人的身上。
  於是我便對著潘恩下達我的指令:「從現在開始,對於我請妳幫忙的事情,無論有多奇怪、多不合理,妳都會把它視為一件再輕鬆簡單不過的事情,並且不會去懷疑它的合理性,而會盡全力並且很樂意去幫我完成這件事情,而且幫我的這些事情純屬兩人之間的小秘密,是絕對不能告訴外人的。」因為我跟潘恩常常幫彼此的忙,於是我決定用幫忙當條件,讓潘恩從現在開始,無論是什麼請求,她都會熱心盡力的去把它完成,畢竟原貌的她就是如此盡心盡力,現在再讓她繼續"盡心盡力"的幫我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並且我要她對我誠實如一,絕對不會說謊,畢竟,我不太希望她有事隱瞞我。
  當潘恩醒來時,她已經一掃剛剛的疲態,精神好了很多,而我也很快的跟潘恩說:「潘﹝彼此之間的小名﹞,既然妳現在精神好多了,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聽到幫忙,潘恩就看向我這邊說:「恩?什麼事情阿?」開朗的表情渾然不知大禍臨頭。
  我很從容、鎮定的將很可笑的請求說出來:「阿,也沒什麼啦,就是想說是不是可以請妳用妳的陰道來讓我射精到你的體內呢?因為我跟我女朋友分隔兩地,外加男生又比較容易…你知道的。」
  本來應該會被潘恩大罵變態的我,卻只看到潘恩露出招牌的笑容說:「什麼嗎,原來是這種事情阿。這種小事情幹麻還說的那麼婉轉的樣子,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只不過是要我幫你射精到我體內,小事一件…」看著潘恩那麼自然的說出那麼淫蕩的話語,我繼續故意問:「可是…因為那樣就像是跟你做愛,所以…」
  潘恩聽了,笑說:「你是男生還比我更扭扭捏捏的,你想也知道我是不可能跟你做愛的ㄚ,你是我的好哥兒們耶!做愛是兩個人因為彼此的愛意才一起的,而你要我幫你的也只是要我讓你射精在我體內,那個本質上是不一樣的啦,虧你還是讀心理學系的,居然連這點邏輯都搞不懂…」
  這種邏輯我當然知道,但是出自潘恩的口中就是別有一番風味,於是我便繼續裝傻下去:「那好吧…潘,就請妳幫我射精到妳體內吧…不如,就現在吧,反正我們的研究是申請到七點,還有一個多小時。」
  「現在嗎?…那你等我一下…」說完,潘恩就開始脫掉自己的身上的那件牛仔褲,脫下來之後原本以為潘恩會穿比較女性化的內衣,結果看到的居然是一件灰色的四角型運動型內褲,於是我問潘恩:「潘,妳的內褲怎麼是運動型內褲阿?」
  只見潘恩一邊說一邊把她那件四角內褲給脫下來:「我是體育系的,穿運動型內衣褲有利於我們課堂上運動時的肢體動作,如果穿那些花花綠綠的蕾絲內衣褲,反而不好行動。反正又沒人會看到,穿什麼都沒差。」其實我已經看到了。內褲脫下來之後,此時的潘恩就只剩下上半身的T-Shirt遮住,下半身一片光溜溜的,而且看來陰毛似乎有修剪過,接著她走到我面前來,示意要我將陰莖掏出來,而我也很快的把我那已經挺立準備就緒的陰莖從褲檔裡拉了出來,並說:「不好意思,麻煩妳了~潘…」
  「同學們互相幫忙,還說什麼不好意思ㄚ,你真的怪怪的耶…」只見潘恩伸手抓住我的陰莖然後跨坐在我的大腿上,然後慢慢的將陰莖引導到她的陰道口前,對準了之後,便開始慢慢的往下沉,慢慢的將我的陰莖吞入她的陰道內。在慢慢進入她的體內之前,我想到了一件事情,開口問:「潘,妳還是處女嗎?」
  因為要求她誠實以對的關係,所以如此羞澀的題目潘恩還是很自然的回答了出來。「早就不是了。」聽到潘恩說自己並不是處女,心中嚇了一跳,想說這個男人婆怎麼會已經有了性經驗,於是繼續問:「妳以前有交過男朋友喔?不然怎麼已經不是處女了?」
  聽到我這樣問,原本開朗的潘恩表情闇了下來,說:「我國中時曾經被我當時的男朋友強暴過,從那之後我就沒再交男朋友,對性愛也有了恐懼感了。」原來是心中有陰霾,難怪認識她一年多都沒什麼變化,那麼男性化應該也是因為這樣引起的吧?不過對性愛有恐懼的她,現在卻主動讓人將陰莖插入自己的體內,反而讓人更加興致高昂;而且照她這樣說,除了她那個可惡的前男友外,我可以說是第一個讓她心甘情願插入的男性了,雖然在某方面上意義不同。
  等到陰莖整根插入潘恩的陰道後,我便感覺到她的陰道的緊度真的跟處女有得比,外加她又是體育學系的,平常一定有再鍛鍊身體,肌肉一定更發達,就是不知道那邊的肌肉是不是一樣發達了。整根進去之後,潘恩呼了一口大氣說:「呼,你的陰莖還真粗阿,我還以為要塞不進去了呢。」說完,陰道的肌肉突然用力的收縮了一下,害我當場差點棄械投降,沒想到潘恩居然有個那麼緊實的陰道,之前居然都忽略了她。
  看著仍然穿著衣服的上半身,我便跟潘恩說:「潘,既然妳要幫我射精在你體內,可不可以順便幫我另外兩個事情?」坐在我大腿上的潘恩似乎正在適應插入體內的異物,整個陰道不段的在收縮,害我得一直把持住才不至於直接走火。「喔?哪兩件事情阿?」潘恩問。
  「就是我想要妳在幫我射精時,能夠脫掉上半身所有的衣服,不然等等摩擦我的臉會不好受。」
  「喔,抱歉,我馬上脫。」說完,潘恩便很迅速的把她身上那件白色T-Shirt給脫了下來,連同裡面那件灰色的運動型內衣也給脫了下來,此時的潘恩,除了腳上的襪子以外,已經全身赤裸裸的了。還好申請的這間研究室位置很偏僻,很少人經過,門上的窗簾也已經拉起來,所以基本上是不會有人看到裡面的。而當潘恩脫掉全身衣物後,我發現有練體育的就是不一樣。潘恩的身材是屬於運動過後很結實的那種健美、苗條的身材,皮膚呈現健康的小麥色,摸起來有種結實又滑順的手感,而她的女性特徵-胸部並不大,估計只有B罩杯,但是看起來卻很堅挺,徵求了潘恩的同意伸手一捏,發現她的乳房不大一手便可以握在其中,但是揉捏起來卻很有彈性,不像一般女性只是單純的柔軟而已。我開始漸漸覺得潘恩越來越有開發價值了,除去潘恩的男孩子個性跟打扮,潘恩簡直算是女性中的各類極品之一。
  接著我繼續說:「要請妳幫的還有一件事情,在這之前想問一下,潘…妳的安全期到了嗎?」潘恩的陰道已經開始適應了我陰莖的大小,漸漸的溫熱濕潤了起來。對於我的問題,潘恩毫不羞澀的說:「恩,這一個禮拜都是安全期,怎麼了嗎?」
  確定了潘恩仍處於安全期,我便說:「沒有阿,因為我想說我都請妳幫我射精在妳體內了,那我想乾脆請妳幫我,讓我將陰莖穿過妳的子宮頸,把精液射進妳的子宮內。」我的目的是內射,但是並不想引起懷孕,於是確定了她仍然處於安全期時,便決定將精液射入她的子宮內,做為歷史性的一刻。聽到了我所說的,潘恩便說:「沒問題ㄚ,我盡量幫你。」果然,幫助我完成各種事情的指令,讓潘恩毫無羞恥心的答應了我種種的惡搞,還仍然以為是在幫助朋友。
  「恩,可以開始動了,麻煩妳了,潘…」說完,跨坐在我大腿上的潘恩便開始用騎乘位的方式一上一下的讓我陰莖進出她的陰道。似乎是適應了我陰莖的大小,一開始潘恩還很緩慢的動作著,漸漸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而我也抱住她纖細有力的腰部開始外力介入,讓她每坐下來一次,力道就會加重,讓我的陰莖不停的頂撞著她的子宮頸,而每撞一次,潘恩的身體都會微微顫抖。
  「所以我才對性愛有恐懼…」抽動到一半時,潘恩突然說出這句話,雖然她的大腦告訴她現在她並不是在做愛,而是再幫朋友完成一件小事情,但是似乎她的潛意識仍然察覺到絲絲的不對勁,但就是理不出頭緒來。「什麼?」我有點嚇到,便問。
  「我覺得,讓一個異性的器官插入妳的體內,還射精,這種感覺不會很奇怪嗎?」話雖這麼說,但是潘恩仍然很盡責的上下擺動著,激烈的程度已經讓潘恩的額頭跟身上開始冒出汗珠來,看來大腦還是認為自己的行為並不是做愛。
  「可是那是人類生存交配的必經之路阿,當然…除非妳用人工生殖的方法…」
  「所以我決定以後不生小孩,甚至是不跟人做愛了…」那妳現在在做什麼?看到潘恩一邊發誓不跟人做愛,卻一邊坐著違背自己所言之事,真是讓人覺得太淫亂了。不過既然潘恩那麼有心,我也決定要推潘恩一把,於是我腦筋一轉,便說:「潘恩,既然妳那麼說了,那可以再幫我幾個小忙嗎?」
  「什麼忙?」
  「就是請妳以後永遠都不要跟其他人做愛,也不要跟其他人有感情糾葛,這個小忙妳會幫我吧?」
  「當然啦,那麼簡單的事情我當然會幫啦。」殊不知,潘恩因為指令的關係,真的以後都不跟其他人做愛亦或是談戀愛,完完全全標準的獨立女性。
  「還有之後如果我需要射精或發洩的時候,希望妳也能夠幫我解決這些問題,就像今天一樣。」
  「當然可以ㄚ,朋友之間本來就要互相幫忙啦,以後你如果想要射精或者是發洩都可以來找我,這點小事情很好解決的。」前一秒才剛說一輩子不做愛,下一秒就馬上答應別人幫忙洩慾,就是這種反差,讓我愛上了催眠。
  「最後還有一件事情請妳幫忙的,那就是等妳未來獨立生活後,我想請妳幫我生孩子,然後幫我把它養育成人。」最後這一項,幾乎是最嚴重的一個請求,但是在潛意識的指令下,潘恩又會…
  「這種事情簡單啦,等你以後想到了來找我,要我幫你生幾個都沒問題,我們是朋友嘛。」潘恩不自覺的就答應了改變她一生的事情而不自知,而我也看著潘恩一步步踏入我定好的未來。反正潘恩懼怕跟人性交甚至是交往,那我就讓她一生斷絕性交跟愛情,但是卻藉著幫忙之名,跟我性交並且升下自己的小孩,或許有點自私,但是對於她,對於她想要抱孫子的父母,或許是比較好的方法。
  「抱歉喔,潘,要妳幫我這麼多忙,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仍然繼續裝傻。而無辜的潘恩反而豪邁的說:「都跟你說是小事情了,你還那麼扭扭捏捏的,你比我還女生耶。」幾件大事說成小事,催眠的威力真大。
  「是嗎?那妳講出我請妳幫了哪些忙,確定妳說的這些都是小事情。」我故意激問潘恩同時讓潘恩在一次的確定我的指令。
  「你就叫我幫你以後不準跟他人交往或是做愛,反正我也不喜歡;如果你需要射精或是發洩,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幫忙,還有就是等我畢業獨立之後,只要你想要,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幫你生孩子…就這三件小事情而已阿,我怎麼可能記不住呢。」潘恩很得意的說出這三項我約束著她的規定,因為指令的關係,原本很離譜的事情都會被她當作無足輕重的小事,連懷孕這種女人一生中的大事都被認為是小事情。
  「恩,那就麻煩妳了。」才說完,我便發覺潘恩已經是汗流浹背了,畢竟是騎乘位,而且都是她在主動,外加我的陰莖在不停的努力之下,已經漸漸的撞穿她的子宮頸了,陰道裡也越濕越熱,呈現不規則的蠕動著,在這多方壓迫下,潘恩還能堅持不倒下,讓我對潘恩越來越有興趣,想要好好調教她了。
  又抽動了快要五分鐘,終於,我用力一頂,撞穿了潘恩的子宮頸,而這一個刺激,也讓潘恩身體緊繃,一股液體從她體內噴發而出,直衝我的陰莖,就這樣,潘恩幫我幫到迎來人生中第一個性高潮,而我也把持不住,精口一開,將積蓄已久的精液全數射進潘恩的子宮內。
  高潮過後的潘恩全身癱軟,無力的靠在我的懷裡,我伸手抱住全身軟綿綿的潘恩,就像抱住情人般的撫摸著她高潮過後又濕又熱的裸背。而我的陰莖則依然頂住潘恩的子宮頸,不讓一點精液從她的子宮內流出,反正現在是安全期,讓精液流在裡面也不會有大影響,就當是雄性動物宣示主權用吧。﹝我是狗?﹞抱著癱軟的潘恩,我很誠心的說出:「潘…謝謝妳,我很滿足…」而潘恩也只是靠著我,有氣無力的說:「能幫到你就好…John…」從頭到尾,她仍然認為這只是幫同學的一個小忙。
  就這樣抱著她靜靜的過了又快半個小時,我居然聽到陣陣的呼聲,才發現汗流浹背的潘恩已經睡著了,而這時我的陰莖也已經感覺到她的子宮頸已經又閉合了起來,於是我悄悄的搖醒潘恩,讓潘恩抽離我的身體,當我的陰莖拔出她的陰道時,一點精液都沒有流出來,全部都封在她的子宮裡了。
  或許是高潮的關係,潘恩的雙腿有點軟,穿上衣服的時候動作有些緩慢,當看到她把運動型內衣褲穿上身時,才發現原來運動型內衣褲配上她的身材其實也滿吸引人的,或許下次就叫她穿這套直接上陣。
  看了看手錶,發現申請時間已經快到了,在看了看地上那攤潘恩高潮所留下的液體,好險這裡是磁磚地板,如果是毛毯就難清理了,在清理過後,我便帶著潘恩一起去吃晚餐,當然口頭上的說詞是「謝謝她幫我解決射精的問題」,並且在吃晚餐的過程當中,又跟潘恩說好請她以後只要有在學校,每天都要幫我解決射精的問題,當然熱心助人的潘恩完全沒問題,而我也樂的有一個在校內的性玩伴可以陪我。吃完飯後,我們便又像之前哥兒們一樣天南地北的東聊西聊的送她回家,絲毫看不出一個多小時前我們才做了那檔子事…...<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