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BL)排長、士官長、我 (作者不明)[短文 /激H]
頁: [1]

e5353665 發表於 2011-7-31 02:41 PM

(BL)排長、士官長、我 (作者不明)[短文 /激H]

來到這個連上已經一個多月了 但一直沒有太多的新兵進來 所以還是個菜鳥 每天的
勤務多到你快沒性慾了 縱然這個單位所挑選的新兵 在相貌體格上有比較嚴格的篩
選 所以大部份的阿兵哥都還長得不錯







來到這個連上已經一個多月了 但一直沒有太多的新兵進來 所以還是個菜鳥 每天的
勤務多到你快沒性慾了 縱然這個單位所挑選的新兵 在相貌體格上有比較嚴格的篩
選 所以大部份的阿兵哥都還長得不錯 但會讓我動心的仍是與我差不多時間到這個
連上的張士官長 聽說是剛由一個專操體能的單位調過來的 所以身裁可想而知非常
傲人 每天下午體能時間 他總是穿一條紅色憲兵短褲 在操場上跑步 或拉單槓 不管
我的公差多累 總會在他跑過我面前時 多看一眼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月

那天辦業務到很晚 因為我的師父快退伍了 所以我必需快一些將業務上手 已經是深
夜一點多 想到自己還得站兩四的哨 所以先將業務暫且擱著 拿了盥洗用具去洗澡準
備站哨 整個浴室空著像我專用的一般 想當然會找個最"豪華"的一間來使用 士官專
用的當然是最佳選擇 於是拉開簾子便大大方方地享用著平常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士官
浴室 一邊洗一邊想著不知道哪個士官在洗澡時順便將平時累積的男性精華排出體外
邊想不禁有了反應 忍不住將手往下摸去

想一想也好久沒"善待"自己一下於是決定好好慰勞一下這兩個月來的辛勞 左手緊握
著自己蠻自豪的男性性徵 右手扶著牆準備著最後爆發時的抽動 可能太過投入了未
曾察覺簾子外的風吹草動 簾子"唰"一聲被拉開 我握著陽具 呆若木雞不知道該如何
迎接這有史已來最大的窘境 可恨的是 我那偉大的小弟弟竟不知廉恥地繼續挺立著
持續著它的驕傲與亢奮 簾子外的人 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士官長 他似乎也被眼前的一
切所震憾 呆在那上下打量著我 最後發出了一句他勉強想到的發語詞:怎麼這麼晚才
洗澡 他在問話的同時 眼光仍繼續在我的胸前到下體這一段精華區游移 我敷衍地回
答了他

他才拿著他的盥洗用具走進我隔壁間沖洗 頓時他慣用的海馬牌洗髮精 充斥整個浴
室 夾雜著酒精的味道 可想而知他又被排長拉到隔壁連的排長處喝酒了看來等一會
排長也會進來湊熱鬧 還是快溜吧!匆忙離開了浴室也許是剛才並未完成任務 還是因
為能在自己心儀已久的對象面前坦誠了自己肉體的全部而興奮 站哨時 下體鼓漲得
難受 連站對哨的學長都將視線停留在我的褲檔 久久無法移開

第二天 下午體能時間 士官長依然穿著貼身的白內衣憲兵紅短褲在操場上運動 拉完
了他每天都得完成的十五下單槓後 向我走了過來 因為今天晚上是散步假的緣故 許
多連上有散步假的弟兄長官都提早用晚餐 所以我正在洗連長們的餐盤 士官長開口
問道阿緒!晚上不出去走走嗎? 我回答道:我業務還有一些沒辦完 他又說道:其實外面
也沒什麼好走 大家都出去了留在連上反而樂得輕鬆 對了!晚點名完到我寢室 你有一
項業務本來是在我這邊的但連長要我接另一項 並要我將先前的業務交接給你 我點
頭表示了解

例行公式的晚點名後 大部份的弟兄及長官仍未歸營 連上由輔導長留守 空空蕩蕩 我
依約到了士官長室 敲了門後進去 發現士官長室裡不只士官長一個人 一位塗姓排長
也在 他們正在有說有笑地聊著 內容大概是一些有料的笑話 我站在一旁等著他們結
束好進行我與士官長的業務交接 但他們似乎忘了有我這一號人物存在繼續聊著 這
回更精采了竟聊到隔壁連上某位長官例用退伍前去割包皮的事 塗排長問士官長要不
要也去割一下 聽說割完會"發育"得更完全 士官長回答道:不必了!

我的已經夠驚人了在去割 我怕以後老婆不敢跟我同床 我聽了不禁笑出聲來 塗排長
視線一轉 說道:好小子!你敢笑 怎樣你有割過是吧? 我連忙搖頭表示沒有 他將食指對
著我勾動了幾下 表示要我向他靠過去 塗排長的脾氣原本便比較大 加上179公分的身
材 標準體重 鷹鉤鼻一口標準的外省人口音 一向在連上與張士官長並稱兩大惡人 如
今的我更是如身陷魔掌般 進退兩難只好硬著頭皮向排長走去 他吸了一口煙後又向
我問道:割包皮有那麼好笑嗎?你知不知道回教國家嬰兒一出生就得割包皮 比較衛生
你沒割過?為什麼不割?怕痛啊?

我搖頭說道:我不知道要不要割 排長將目光移至我軍褲的褲檔 伸手毫不客氣的便往
我下體抓去 並搓揉了一下 我還來不及驚鄂 他又說道:還蠻有份量的 來!把褲子脫掉
我幫你看看 我的心跳如同要跳出胸腔般還未意會過來 士官長又開始幫腔:沒關係啦!
都是男人 何況塗排長還是醫科的 之前還在衛生連待過我看情況已是騎虎難下 只好
將褲子脫下 站在兩個男人面前 排長似乎嫌我動作太慢自行伸手將我的內褲退到膝
蓋處 這時我的草綠內衣似乎為了想幫我遮掩我的窘態垂到了陽具前 排長不耐煩地
說道:把上衣也脫掉 省得麻煩 我正將上衣脫到一半發現有人接手將我的草綠內衣完
全退去 回過頭發現是士官長 他將我的衣物擱在他的床上 便往門口走去將門鎖上 我
像是待審的犯人 除了膝間的內褲外一絲不掛的站在兩大惡人面前

排長打量著我的全身 讚賞有加地說道:身材練得不錯!跟你們的士官長有得比喔! 語
畢捏了一下我的奶頭 士官長不甘示弱地說 拜托!塗sir我這一身肌肉可是真材實料練
出來的跟他那種以前在健身房練的不能比 說完士官長將手往我胸肌上摸來然後又拉
起他的上衣說:你看我的硬得跟什麼一樣他的只是有點線條罷了!並要塗排摸摸看比
較一下 塗排也順從士官長的意 在我們兩人的胸前往返了好幾次 才敷衍著說:對啦!
你的比較硬 塗排又再度將目光放在我下體 問道:洗過澡了沒?

我搖搖頭 他順手拿起桌上的礦泉水 打開後將瓶口往我老二上倒下 一面將我的龜頭
從包皮中褪出來 用手指在龜頭邊推動 因為緊張所以老二一直是垂著的狀態 排長一
手拿礦泉水 一手又得清洗我的陽具 便叫一直在旁觀看的士官長過來幫我扶著垂軟
的老二 由於兩個人的"服務"使我開始有了些微的反應 排長停止了清洗的動作 開始
套弄我的陽具 並一面解釋 你要先硬起來才能確定你的龜頭能不能自然地露出來 說
完繼續著套弄的動作 士官長也沒閒著幫忙用手輕揉著我的陰囊 由於塗排套弄的速
度太快有時會弄痛我所以陽具一直在要硬不硬的狀態 塗排急燥的脾氣又發作了罵
道:媽的! 你陽萎啊!這麼久還不硬 又繼續自言自語說道:如果這樣還不硬 你可能要去
看醫生了 說完又拿水往我陰莖倒下 放好礦泉水便張口將我的老二一口含入嘴中 士
官長見狀也開始舔我奶頭及陰囊我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完全無法招架 一下子我的寶
貝便昂然挺立在他們面前 排長的嘴終於休息在我爭氣的大屌前 似乎很有成就感地
握著我的屌說:這樣才對嘛!媽的!攪得我一身汗 說完便脫去了他的軍服 裸著上半身
我才發現到其實塗排的身材也不差 很有男人的味道

他握著我的屌左看又看 將手指在我露出的半截龜頭說:還好啦!還能露得出來 要不要
割隨你 要是我是你的話 我還是會割 可能是因為已經經歷過親蜜的接觸 膽子也大了
起來 我問道:那要怎樣的才不用割 塗排竟很大方地答道:像我的就不用割 我將目光
鎖定在塗排褲檔那一包上 塗排見我一臉疑惑便大方地站了起來 解開了銅環拉下拉
鏈說:直接給你看比較快 在我的殷切期盼下 主角終於登場 我看見了塗排從軍褲中掏
出了一沱軟啪啪的肉條 說:等一下我先弄硬你會看得比較清楚 來!你幫我舔一下我的
敏感帶 他將手指著他的奶頭 不等我答應便將我的頭往他胸前壓去 我來不及假裝為
難 舌尖已開始在在他兩邊的敏敢感帶游走 他仰起了頭 手繼續套弄的動作 漸漸的我
看見了他漂亮的龜頭在抬燈的照耀下發亮 煞是雄偉 他也低頭欣賞著他天生賦予的
優質寶貝說:看到了沒有 這就是不用割包皮的最佳典範 像你們士官長的就非割不可!
士官長睜大了雙眼不服氣的樣子 塗排不理會士官長的抗議繼續說道:男人這麼怕痛!
怎麼當男人啊?

士官長的怒氣被塗排激到了最高點 說道:要比男人是吧?我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男
人 士官長氣咻咻說著的同時已一面開始解腰間的銅環扣 準備讓我們兩人見識一下
他的男人 由於士官長一向愛耍帥 覺得公發的軍服不夠貼身 特地去營區外訂做 因為
太貼身了所以在脫下軍褲時特別費力 不難想像士官長在國中時便是那種愛耍屌 會
去訂做那種緊得不能再緊的學生褲 將前面一包後面兩沱肉都深怕別人沒注意到的那
種人 好不容易將耍帥軍褲給脫了下來 呈現在我和塗排眼前的是一件挺出人意料保
守的BVD白色三角褲 似乎與他愛耍屌的貼身軍褲不太搭調 而真正吸引我目光的並
非那呼之欲出的陽具線條 而是內褲前端那一片因尿漬長年累積而成的微黃 好原始
的一種屬於男性的粗獷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可以想見 士官長每次在小解後 總等不及
將尿液抖乾淨便急著將兵器回鞘的個性 蠻配他的

終於士官長獻寶似地 從內褲裡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沱不知為何物的肉團 我並未誇張
真的!乍看之下會不明白這是屬於人體的哪部份 黝黑的巧克力色肉團 在"出鞘"後慢
慢甦醒過來 如蟒蛇般挪動龐大的身軀 漸漸地終於可以看出一點苗頭 原來因為在褲
中悶了一天 汗使得陰莖前端的包皮與陰囊黏在一起 在掏出來後接觸到空氣而慢慢
分開 "成形" 塗排也對眼前的陽具"變身秀"報以驚嘆的眼光 我因為想到了這情景很
像卡通影片中的"金鋼合體"前各座機必需先行變身而不由自主地竊笑了出聲 這一笑
不過百分之一秒的光景 卻讓眼尖的士官長發現了 男人在面對這種事時總是比較敏
感 "幹!你咧笑啥?講啊!笑啥啊? 士官長先前已被塗排激到爆發邊緣 我這千不該萬不
該的一笑更是將士官長的顏面徹底瓦解 怒氣直接爆發了出來 我臉色頓時發白 不知
如何以對 總不成據時相告"金鋼變身"的原委吧!

塗排似乎也無力阻止這場火山爆發的威力 在一旁不發一語 要是此刻有人闖入 看見
了這種畫面(三個裸體男人對峙)真會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無法理解 要是知道一切均
由那該死的"該不該割包皮"話題開始的 相信一定會成為流芳千古的笑事一樁 士官
長的怒氣似乎已失去理智 起身將我的頭壓下直達他的下體 我的鼻尖陷入了他很具
份量的肉團中 頓時尿酸味加汗水味及藏在包皮裡那股騷味直衝嗅覺器官頂點 "含下
去!快!我看你還敢不敢笑 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男人" 我因為被士官長一拉扯忘了膝
間還有褲子的障礙而跌了個踉蹌 直接跪倒在士官長"根"前 看來騎虎難下了 什麼回
眸一笑百媚生 我看是百"禍"生才對 但不到一會的功夫 我又了解了因禍得"福"的道


士官長的屌在我口中完全地舒展開來 從原本的命令聲慢慢地轉換成頻率穩定的呻吟
聲 在舌尖也漸漸地嘗到了士官長對我賣力服務的嘉許 鹹鹹的前列腺液慢慢滑入口
中 隨著陰莖如魚得水般地漲大 我的舌頭漸漸有了異樣的感覺 覺得有不明物體在包
皮下延滾動著 "入珠" 我的腦袋裡出現這兩個抖大的字眼 士官長似乎也感覺到我的
驚訝將我的頭向後推開 登時一條粗粗胖胖的軍人之屌完全呈現眼前 前端如塗排所
言讓包皮深深地掩蓋著 "怎樣?這樣夠不夠男人"士官長對著我發問 我誠心地點了頭
塗排呆在一旁仍不明白為什麼陽具勃起便稱得上"夠男人" 於是士官長學著塗排一開
始要我走向他的手勢 瞇起一隻眼 伸出右手食指對著塗排勾了勾 塗排心急於要一探
究竟 也不理會士官長此舉似乎對排長這個上司有些不敬(當然此刻發生在這個小寢
室裡的事 本來就已違反了常理) 塗排向士官長的陽具靠去

士官長的怒火也在我的"滋潤"下 轉成了超強的自信心 一付要揭曉謎底般的奸笑著
然後在我與塗排的"見証"下 將他已經稍軟化的屌翻轉過來 兩手的大姆指將海棉體
往下壓 頓時便看見了兩顆球狀物在包皮下浮現 "入珠"這名詞我想很多人都聽過也
包括我與塗排 但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 並且品嘗過倒是頭一遭 塗排也是看得目瞪口
呆 但以塗排的個性 絕不會在口頭上讓步 因此塗排在驚訝之後的發語詞竟是"哇銬!
你好變態!你不痛啊?" 這句話的後半倒是塗排給士官長台階下的重要關鍵句 "怎麼不
痛 男人要爽自然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咬一咬牙忍一下就過去了"士官長一臉自豪的表
情 塗排接下來的舉動更是暴露了他對士官長未言明的承認(他夠男人) 塗排伸出了手
握住了士官長的屌 輕輕撫摸著龜頭下的兩顆珠珠 一臉疑惑的自言自語起來"這樣怎
麼會比較爽..怎麼會.."世官長的表情如佔了上風的電視劇中的腳色般自得 只差沒有
仰天狂笑罷了"阿緒!你也摸摸看啊!

這可不是你平常想摸就摸得到的呦"我並不欣賞士官長說這句話時的大方施捨 我會
接受他的大方款待純粹是因為我對於眼前這根我想了很久的寶貝 覺得我不該浪費
必竟我曾為了要讓士官長證明他夠男人而努力過 所以我應該得到...我毫不客氣的加
入了塗排的撫摸行列 由於我的加入 士官長的屌為了供應我們更好的撫摸環境似乎
也振奮起精神 更加漲大 其實士官長的陽具最讓我激賞的一點 並不是他"夠男人"的
入珠 而是那種真材實料的飽滿感 要比大小 他並未贏過我 甚至塗排的還小勝他一籌
但我覺得陽具也像人一樣具有不同的相 若要舉例說明 看到塗排的屌 我會將他看成
軍隊中的"斯文軍官" 中規中矩 多一分則太肥少一分嫌太瘦濃纖合度不偏不倚 而我
的 我會將它看成"憲兵" 粗大中帶有一些威嚴 至於士官長的想當然爾便是"海軍陸戰
隊"了 黝黑結實 未勃起時就明顯可見粗大的青筋 活像蛙人部隊身上的肌肉一般很具
可看性

摸著摸著 士官長原本一面誇炫的話語又轉化成不規律的呻吟呼吸 嘴唇也開始了緊
閉微張的動作 眉間不自然的皺縮舒展 有經驗的男人都該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 而塗
排的"研究"似乎也到了忘我的境界未注意到將發生的事 我急忙收回了手 塗排為我
的緊急逃生楞了一下 看了我一眼 想了解到底怎麼了說時遲那時快 一股濃稠的精液
在士官長雙拳一握中急噴而出 "幹!"隋著塗排一聲一字經的抱怨脫口而出後 我已經
看見了史上最養眼的奇觀 一排白濁如瀑布般的精液在塗排胸前的乳溝間順流而下
煞是好看 "我..我.啊!" 在士官長呻吟著說不出口的歉意之後又是幾道白色浪朝激射
而出 塗排以為該結束的火山爆發未料到緊接在後的餘震也如此壯觀 未躲避得及 一
大沱又噴到了胸前 及向後退去時落在前線未來得及抽回的大腿處 只聽見塗排的幹
聲連連 而我只顧著驚訝與欣賞兩個陽剛男人的交戰 哇!我一個二兵何德何能觀看如
此慘烈又刺激的一幕 只有一句話 多謝老天爺
令另一方面也開始擔心起士官長待會的下場.....

眼看一盒面紙就要給塗排給用完了 想想那一張張的面紙多麼幸運 被用在這種地方
被一個陽剛味十足的職業軍人拿著 去擦拭沾在胸肌上另一個狂野如海軍陸戰隊的男
性精華

原本以為這荒謬又刺激的一夜該回復正常了吧!但老天似乎意猶未盡 咚!咚!咚!"士官
佬!睡了沒? 敲門聲後是一個有點印象但又一時想不起是誰的聲音 這時塗排和士官長
都已"善後"完畢了我見狀有人要進來了 也不經過士官長的允許 直接就將長褲要往
上拉 沒留意內褲還在膝間 可能是剛才的一幕一幕都令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吧 理
智還未完全回復過來 正急忙要重新穿好褲子塗排已裸著上身前去開門 他會如此沒
有顧慮地開門 一定是熟得很的人來串門子 門一開是隔壁憲兵連的高排長 之所以對
他有印象 一方面是業務往來 二方面是這位高排也是他們連上出了名的"機車" 因為
他彪悍的作風 跟他們連上那位斯文的連長相比這位少尉排長又有"地下連長"的封號
說好聽點叫"精實"說難聽點就是很"機車"

高排穿著軍官白色內衣 憲兵紅色短褲 身材可圈可點 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他那兩條"毛
毛腿"不知是尚未進化完畢還是遺傳 除了腿上毛多 臉上的絡鰓鬍青 手上都沒浪廢
該長的地方都長齊了 一進門便向我看來 主要原因不外看見了我正匆忙的著裝 我那
時的心情就如同連續劇常出現的 丈夫與老婆的朋友姦情被撞見 匆忙穿好衣服準備
臉上隨時會挨巴掌的壞女人不同的是 高排一見到這狀況 非但沒有吃驚反倒很興奮
地甚至帶著有些狡黠的口吻 向士官長及塗排說道:你們又再搞那種事了喔 怎麼沒叫
上我太不夠意思了吧! 這兩句話聽在我心裡 頓時有種被耍了的感覺 這句中的"又"有
不只一次的意思 可見我並非第一個經歷這碼子是的人 從一開始士官長在浴室打量
我後到業務交接的幌子及塗排為什麼會在 甚至聊起割包皮的話題 一切的一切都是
經過設計吧!? 我非但沒有任何的不悅 取而代之的反倒是一絲絲的甜蜜 想到這兩個
陽剛男人為了我而大費苦心 真有種說不出的驕傲感 但沒過幾天 我便發現 我錯了
這不過是他們慣用的技倆

但那是後話與本故事無關 重要的是 我也爽到了不是嗎? 言歸正傳 高排老大不客氣
直接坐到士官長床上 壓垮了摺得如豆腐般的棉被 面對著我向塗排問道:怎樣?你們連
上這幾梯的新兵貨色如何? 我們連上可有不錯的呦! 士官長坐在床的令另一端替塗排
答道:最頂級就在你面前 你自己不會看啊! "是嗎!我看看" 經過士官長的品質保證般
地推薦 高排再一次打量我的眼神裡 似乎多了些興趣 不等我同意已經將雙手滑進我
內衣裡 在我胸前撫摸 我無助地看向士官長與塗排 想不到在他們眼裡反射回來的訊
息竟是:就讓他見識一下吧!讓他知道我們連上的厲害 什麼跟什麼嘛!

從他們眼裡給我的答覆 我似乎變成了連上選出來的代表 比賽項目是"鬥鳥" 我索性
就當享受吧!反正今天的一切已經夠荒謬了 不妨讓它荒謬到底吧!加上這些"服務"我
的人 可是這營區裡嚇嚇有名的軍官 各方面的條件 以一個同志的要求對我來說已是
夫復何求了 這種無哩頭的經驗對我而言有時更勝過與一個條件超好的男人在床上打
滾要來得過癮 可能是多了一份不知道等一下會怎樣的刺激感吧!"蠻壯的嘛!有在練
喔!來脫下來讓排長欣賞一下 排長最欣賞這種會自我要求的人了"說完手要離開我內
衣前 還不忘在奶頭上輕捏了一下 老實說 今晚這幾個人 若要比做愛技巧 我絕對投
票給三號的高排 在撫摸我上身時 手與我的身體時而接觸時而疏離 弄得我雞皮疙瘩
都出來了更要命的是下體又開始有了反應 我聽話將內衣慢慢脫下 還沒完全脫下時
覺得下體一涼 高排已經將我褲子內外兩件一併退到膝間 我那還算敏感的屌在褲子
脫下時 如同彈簧般彈了幾下才靜止 我將脫下的上衣披在椅背上 頭還未轉過來 就感
覺到一隻手已捧著我的大屌 另一隻手托著我的陰囊 高排可能因為天氣熱 要不然便
是興奮 他的手心不斷出汗 我相信後者的成份居多 因為我聽見他急促的呼吸聲

"哇銬!不小喔!你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怎樣有沒有女朋友啊!"說完原本捧著我陽具的那
隻手竟然像在秤豬肉般將我的屌在他手心上下拋著好像在秤重般" 士官佬我看他這
個size可以跟我們連上那個菜鳥比喔!等等我去叫他過來"說完便起身開了門出去 我
看了看塗排與士官長一眼 這回他們回應我的是與有榮焉的嘉許 我裸著身也覺得尷
尬 決定先穿好褲子 這時士官長阻止了我 我想今天晚上是我的老二跟了我二十多年
來 在外兜風最久的一次了

士官長從抽屜裡拿出一個金屬製的環狀物向我走來 另一方面我也聽見了高排從安官
桌那用軍線(軍用電話)叫他們連上"代表"過來應戰的聲音:喂!安官嗎?我高排!叫吳東
漢來聽電話!什麼還在站哨! 幾點下哨?不行不行!叫下一班哨去換他下來 叫他站下一
班 他回來後叫他直接到XX連士官長室來找我要快知道嗎? 原來我的對手叫吳東漢
若是他知道了要換哨來這裡是為了這種"鳥"事 真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士官長拿了那個金屬環坐到我面前說:來把這個套上 說完便抓著我已稍稍垂軟的屌
將那個環從我陰莖套過直達底部 又將我的陰囊準備從那環中所剩下僅有的空間套過
我頓時覺得壓迫睪丸的痛 士官長也似乎陷入金屬環與我陰囊的苦戰 塗排見狀也過
來幫手 好不容易才將我那稍嫌大了些的陰囊擺平將環順利地套在我整個陰莖與陰囊
的根部 遣伏在我濃密的陰毛中 有一種異樣的興奮感 士官長在完成了他的"傑作"後
說道:套上這金剛圈你老二會看起來更雄偉 這可是我平常在戴的 先借給你用 我聽完
不知道真的是那金屬圈發生作用還是因為知道了這金剛圈平時是套在士官長那粗粗
壯壯的屌上而如今套在我下體而興奮 下體很快地恢復雄風 而且看起來好像真的比
平常來得大 這金屬圈套在士官長的屌上也吸收了不少長年累月的精華 就好像武俠
片中掌門人將窮其一生所煉就的武功心法傳給他最信任的弟子一樣

如今我將戴著這武器應戰 自然不能給師父丟臉 我將褲子先穿好 高排也走了進來手
濕漉漉地拿衛生紙擦著看來他剛才先去廁所手擦乾了又點了一根煙抽著 不多久便聽
見一陣蒼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走來 腳步聲中有喀拉!喀拉!的聲響 明耳人一聽就知道
那是憲兵靴下釘了鐵片的聲音 高排興奮得像小孩般說著:來了!來了! 直接起身去開
門 看到一個全付武裝只差沒帶槍及鋼盔的憲兵 舉起手正準備敲門站在門外 可能因
為高排要他火速前來 他以為有什麼大事 所以是跑著來 還喘著氣 我打量著對手發現
他應該有原住民的血統 黝黑的皮膚 深刻的輪廓 現在仔細回想 還很像目前正走紅的
二人組--動X火車其中那個比較帥的主唱 吳東漢開口問道:請問排長有什麼事

果然有原住民的口音 高排:沒什麼事啦!你先別那麼緊張 先喘口氣 塗排甚至倒了杯
水給他 吳東漢接過之後便喝了幾口 高排等他呼吸比較和緩之後 竟直接命令:來你先
把褲子脫下 吳東漢聽了差點將口中正要下嚥的開水噴了出來 一付"我有沒有聽錯的
神情" 高排顯然也發現自己這麼說似乎有些無哩頭 馬上話鋒一轉說道:上回你剛到部
時不是有做安檢嗎?(安全檢查:有些部隊因為勤務關係 在新兵到部時會實行例行性的
檢查 看身上是否有刺青或攜帶違禁品 檢查詳細程度視各部隊需要而異) 我發現你的
包皮可能過長(我心裡想:又是這套 看來塗排,高排,士官長,玩這種連隊間的比鳥大會
一定都用這個模式) 所以我特地要你過來讓塗排檢查一下 塗排是醫官 看得比較準
(塗排是醫官這個身份還真好用) 眼前這位和我不相上下的菜鳥很顯然是老實派的 經
過高排這麼一解說馬上就收回了所有懷疑的眼光 準備將手上的紙杯找地方放要脫下
褲子 塗排這時的急性子脾氣又發作了

看到吳東漢漫條斯理的動作 加上全付武裝的狀況下要脫掉長褲確實有點困難 竟說
道:阿緒! 你過去幫他 天哪!塗排真瞭解我的心意 我心裡如此叫著但表情上仍裝出一
付"不會吧!你要我幫一個男人脫褲子!"的表情 我裝成勉為其難的樣子蹲了下來 這吳
東漢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聽話老實人 聽塗排這麼一說竟真的不再有動作一付我來服
務他的悠閒 我蹲了下來 面對著這個全付甲種服的壯漢不禁心頭開始狂跳 我伸手到
他的勤務腰帶處 將它解了下來 又開始解裡面那層銅環釦 拉下他的長褲拉鍊後 咚!
的一聲 長褲直接掉了下來 因為褲管綁了很重的膠圈 所以地心引力直接讓長褲就滑
到了他擦的晶亮的皮靴上 我想他一定很心疼他的皮靴被膠圈刮傷 尤其是憲兵 皮靴
的要求更嚴 加上他還是個菜鳥 學長們一定會更嚴格要求 我將他的長褲向上提問排
長是否靴子也要脫 高排直接了當得說:脫掉!

我這時才發現原來綁在憲兵褲管的膠圈還真重 因為我的手已經用"痠"來告訴我 我
開始替他脫靴子 同是菜鳥 將心比心我脫得很小心 怕他的軍靴受到"二次傷害" 脫鞋
脫到一半已經有一股悶了一天的腳騷味鑽入鼻子 手接觸著皮靴聞著男人特有的汗臭
就夠令人興奮 脫下後又看見了那代表軍人的軍用黑襪 下體更是漲得厲害 靴子褲子
襪子都脫下了 現在站在我眼前的是一個 上半身全付軍裝下半身只留一條黃色子彈
型內褲的憲兵 現在想想那時若有相機就好了 拍下來也夠我打好一陣子的手槍了 現
在最重要的重頭戲要上場了 我把雙手放在他內褲的鬆緊帶上 輕輕吸了一口氣 慢慢
扯了下來 哇銬!真不是蓋的 一條黝黑粗大的屌呈獻在眼前士官長與塗排更是讚聲連
連 那屌就像個黑珍珠般的大明星

垂在眾人眼前光芒萬丈 這時塗排也得盡盡他醫官的本份了他立刻蹲下來 我向旁邊
挪個位置 好讓他"檢查" 看他抓著他的屌 有時翻轉有時又用另一隻手去輕捏他斗大
的陰囊 如高排所言 吳東漢的屌確實包皮過長了些 塗排用手試圖將他的包皮退到能
看見龜頭 才向後退了一些 我與塗排便聞到了一股汗酸加尿騷加包皮垢所綜合出的
腥臭味 塗排皺著眉沒敢在向下進行檢查工作 又將這苦差事推到在一旁觀看的我 拿
起桌上的礦泉水給我 說:你來!幫他清洗一下! 我好像醫生在動手術時的助理 我拿著
礦泉水 學著塗排當出清洗我的屌時一樣的動作一面將包皮往後退去一面將水倒在他
的屌上 也用手指輕輕刷喜龜頭上的垢 也許是長年躲在包皮裡吧!他的龜頭與他黝黑
的外表極不相稱 非常紅潤 我做完了清洗工做後望向塗排 塗排竟然下了道命令:幫他
弄硬 看他勃起時龜頭能不能自己露出來 今天晚上的荒謬與刺激已經讓我聽到什麼
命令或要求都不再懷疑了 我豁了出去 開始用手準備幫他打 這傻小子竟不領情說道:
排長!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說完便自己打了起來 我心理雖然有些"遺憾"但想想看一個上半身齊備的憲兵打手槍
倒也是頭一遭 不失為一種另類的感官刺激 退了伍就不一定看得到了呦! 我們四個人
就看著他滿頭大汗地搓弄著他的大屌 可能是緊張吧!打了半天也不見"起"色 塗排就
說道:我看叫人幫你一下會比較快 你把眼睛閉上 幻想一下你跟你女朋友在床上種種
也不一定要你女朋友啦!你要幻想你跟邱淑貞我也不反對啦!

塗排這番話似乎有緩和情緒的作用 吳東漢還真聽話真的把眼睛給閉了起來 塗排說
道:阿緒交給你了用我剛才"服務"你的方法幫他一下 "天啊!那不就是口交嗎? 我愣了
一下 塗排又道:幹嘛!還懷疑啊! 我將臉向他那根大屌逼近 那股腥味又開始竄進鼻孔
只是比剛才未清洗前好多了 我張大了嘴將他黝黑的屌往嘴裡送 他可能一時驚訝到
竟會是如此大膽的"服務"法 睜眼看著我但我開始我的動作後他大概也開始覺得刺激
吧 眼睛又再度閉上 開始享受我的服務 說實在的他的傢伙還真大 未勃起就快跟我的
不相上下了 很難想像一但有反應之後會多具威脅性 隨著我的抽送速度加快原本剛
含下時的那股腥味也淡掉了 我甚至也大膽地用舌尖去舔他包皮內的龜頭 漸漸我感
覺到口中的屌慢慢有了硬度 不再垂軟但好奇的是它並沒有大到我原先擔心的程度
終於在他完全硬挺後我將嘴移開 看見它已昂然挺立在我眼前我將它交給塗排

塗排重新就檢查位置 東看看西摸摸後說 你看你的陰莖就算在興奮時龜頭一樣無法
露出來 這樣容易藏污納垢 對你或你老婆都不好 我會建議你趁當兵時去割了它 省錢
又省事 若你的像阿緒的一樣 說到這我知道該我上場了 "來!阿緒 把你的給這位弟兄
看看"我將褲子退下露出早已迥然有神的大屌 "來!你看" 塗排抓著我的屌指著前面露
出一截的龜頭說:像他這樣就比較好清理時比較衛生 我注意到 吳東漢將目光很用力
地放在我的陽具上 或多或少是一種惺惺相惜的意味 顯然大家都注意到了高排早就
迫不及待要進入"正題"於是在這有些冗長的藉故檢查的"例行公事"後打趣似地切入
主題 "哇!現在小孩發育都這麼好 你看 屌大得很不像話 說完就蹲到我與吳東漢中間
一手抓一隻屌 好像想用手測量哪邊較具份量般 又說道:你們兩個有沒有量過自己的
有多長啊? 這點倒難倒我了我還真沒去量過 我想吳東漢這老實人應該也一樣吧! 果
然我們兩人同時搖搖頭表示沒有 來!士官長你那邊有沒有皮尺

士官長還真的從衣櫃裡拿出一捲皮尺我想那是他們玩這"比鳥遊戲"時必備的工具吧!
高排接過了皮尺說:來吧!我幫你們兩個都量一下 若下次你要向別人炫耀時也好有個
依據(這什麼狗屁理由)於是高排準備由我開始 他的手抓著我的屌一直抓到根部 士官
長及塗排知道正式比試開始了連忙也靠了過來似乎是怕高排會作弊偏坦吳東漢 "咦!
這是什麼 哇塞!士官長你給我來這套還給他套金剛圈來增長啊!"士官長不但沒有退
卻的意思反倒是理所當然地說:怎樣你們不爽也可以套啊!誰規定不能用道具 高排與
士官長的對話聽在吳東漢的耳裡相信一定是一頭霧水 高排也不是好惹的 靈機一動
轉過身來面對著吳東漢 拿下他頸際的領帶 直接就套綁在吳東漢的屌上 似乎怕不夠
牢在轉過身要面對我時又用力扯了一下我看見吳東漢皺著眉表示很痛 我相信剛才這
一下拉扯高排盡了全力 "挪!這樣才公平" 高排重新抓住我的屌 拿起了皮尺 口中唸唸
有詞 十八..十八點二好了該看我們連上的 十七..十八剛好十八公分 高排好勝心雖強
但在公平這方面倒是做得很漂亮 好啦!長度上算你們連上贏但比粗的話你們沒話說
吧一看就知道阿漢比較粗吧 這點大夥也沒意見老實說 吳東漢的屌確實要比我來得
巨大 臺語裡有一個專有名詞叫"憨懶"

吳東漢正是這樣的屌(勃起前後大小沒有明顯變化)這點當我在為吳東漢"服務"時便
已察覺到了 但吳東漢在勃起之後在粗度上確時加了許多分 高排又怕比得不夠過癮
竟說道: 這樣好了 大小上就算平手 比比看誰射得遠來一決勝負 我和吳東漢兩個對
望了一眼 我想我們兩人怎樣也想不到事情會進展到這步田地吧!要怪只能怪自己"菜
" 於是這三個比鳥大會的"主任委員"還真的煞有其事地用尺在地上畫了一條線 表示
起跑線 甚至規定這場比試"選手"不必親自動手 由雙方的排長來擔任扣板機的動作
簡單說就是塗排幫我打高排幫吳東漢打 看誰射得遠 現在選手就定位了 為了不影響"
子彈"的射程 所以我屌上的鋼環及吳東漢屌上的領帶都已拿下 由士官長鳴槍開始 塗
排一開始便吐了一口水在掌心然後直接抹在我龜頭上增加潤滑度 高排看了也如法泡
製 兩位排長都採站在背後打的攻勢 天啊!塗排一定常打手槍 他在搓磨我屌的力道及
頻率我相信自己打都沒那麼爽

好幾次都快要射出來但我一想到如果太快繳械又會被笑"沒凍頭"所以又忍了下來 我
不禁轉頭看敵方的狀況 從吳東漢的表情 不難想像他面臨跟我一樣的顧慮而忍住 兩
位排長發現我們兩位選手久久不射 於是更加足火力開始撫摸我的奶頭 高排當然也
不落人後伸手進吳東漢制服裡撫摸 高排的"手技"我是領教過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 吳
東漢似乎已被高排弄得瀕臨爆發邊緣 另一方面我這邊有了意外發現 在我身後的塗
排下體已經勃起了 從我臀部的觸感可以偵測到 我不禁想到高排呢?士官長呢?

沒錯這整個房裡的每個人都已呈現亢奮狀態 正想到這裡已經聽到吳東漢發出了將發
射的聲響 高排見狀馬上用手捂住他的嘴 隨後就看見吳東漢一道白色的精液向前疾
射而去 落在前方的磨石子地板上 在射精時我發現高排的臉眉頭都皺在一起好像很
痛苦的樣子 後來才知道原來吳東漢在高潮射精時咬了高排捂在他嘴巴上的手 而我
看到了這景象 也不想再忍了 積壓盡三個月的精液毫不客氣地往前直噴而去可能是
太興奮了在射精時動了一下最前方的那沱精液竟落入了吳東漢所射的精液湖泊裡 這
下勝負又成了個未知數了 但這重要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今晚的所有荒謬的一
切都在三位"主任委員"們的計劃內 他們的目的答到了我也爽到了 我想這事件中最
無辜的要算是吳東漢那位原住民大屌的敵手 但也說不定那天晚上所經歷的一切已成
為他退伍後極美好的回憶 像我一樣........

後記:
塗排在我當兵半年後已調到外島去了 高排在我退伍前兩個月 調到某憲兵連隊 而士
官長也由中士升為上士 至於這荒謬而刺激的體檢比鳥大會是否因兩位排長的輪調而
停止亦或更發揚光大 我就不知道了...<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ka345798 發表於 2012-8-4 08:14 PM

沒有標點符號眼睛有點花<br><br><br><br><br><div></div>

s85120ss 發表於 2012-8-7 06:56 PM

沒有標點符號眼睛有點花
我ㄉ眼睛好痛~~

清倌 發表於 2012-8-7 07:58 PM

這個排版看的不是很舒服@@
再調整一下會好一點

~翰均漾~ 發表於 2012-8-8 10:52 PM

傳說中的"眼花撩亂"就是指這個嗎=   =開玩笑的拉XD在一堆其他網站早就練的無標點簡體少量日文英文都OK了...

p0528peter2708 發表於 2013-4-25 08:22 PM

算好看
但好亂啊
眼睛有些痛
可以在好一點的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