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天龙八部之极乐神教
頁: [1]

playornot 發表於 2011-6-16 04:17 PM

天龙八部之极乐神教

(一)波澜再现

  纷乱的江湖上曾经涌现过无数的英雄人物,其中有一个叫做「萧峰」。没有
听说过萧峰的人,根本算不上是江湖中人,萧峰那段单靠个人之力化解了一场战
争,最后为顾全大局而壮烈牺牲的历史一直是武林中人传诵的佳话。

  而现在距离是在大英雄萧峰的大义自尽已经足足十年,江湖上已安静了足足
十年,大宋也足足安定了十年。

  在安居乐业的今天,大理国上下齐心,显现出十年来最繁荣的景象。

  一个游方僧人出现在大理皇宫前,看门的士兵拦住了他。

  「老和尚?」

  「老衲要见一个人。」游方僧人说道。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皇宫!不是你找人的地方,你走吧!」士
兵说道。

  「老衲要见的人姓段名誉。」游方僧人说道。

  「啊,你要见我们的皇上?!大胆疯和尚,你快快滚,不然我就要你好看!」
士兵架起长枪指向游方僧人。

  「既然如此,老衲只好另觅方法了!」游方僧人说完便转身离开。

  夜幕已经降临,繁荣的云南古城慢慢的沉睡。

  一个黑影如同鬼魅般的翻过大理皇宫的围墙……

  这是大理皇宫里段誉爱妃木婉清的寝宫。只见轻纱薄帐内一个玲珑的肉体正
骑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男人的双手游走在女人的双胸。女人魅眼星哞半闭,吐气
若兰,风骚的蛇腰贪婪的扭动,下体放纵的吞吐着身下男人的性物。

  寝宫里欢快热烈的欢叫令到在寝宫门外的侍女对望而笑,忽然一个影子出现
在门前。而两个侍女也同一时间被点倒。

  影子干咳了两声。

  虽然只是很小的两声,但是足以惊动屋里的两人,特别是男人,对于这个男
人来说,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鸠摩智?」男人马上和女人分开。

  「想不到段施主还记得老衲,真是难得。」门外的影子说道,原来此人就是
曾经令天下武林人物闻风胆丧的一代武学狂人雪山寺的鸠摩智。

  「鸠摩智,你怎么会来到这里来?来找我段誉所为何事?」说话的男人原来
就是当今大理皇帝段誉,那他身边的女人不用说当然是木婉清了。

  一听到鸠摩智的名字,木婉清神情紧张的和段誉对望,刚才翻云覆雨时的美
态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慌张和惊讶。

  「其实老衲此行只是带一个消息给段施主。」鸠摩智说道。

  「一个消息?」段誉有和木婉清对望一眼。

  「不错,是三个月前,本寺失窃了一件袈裟。」鸠摩智平静的说道。

  「什么,袈裟?是谁那么厉害胆敢在雪山寺偷东西?」段誉说道。

  「正是,能在雪山寺出入如无人之境的,当今武林不出四人。」鸠摩智语气
依然平静。

  「啊,难道你认为是我做的?」段誉吃惊的说道。

  「非也,老衲对段施主的为人绝对了解,还有段施主的义兄虚竹也不屑这样
做,但另外有两人我却不敢肯定,一个是慕容山庄主人,一个是四大恶人之首。」
鸠摩智说道。

  「慕容复和段延庆?」段誉说道。

  「慕容复已经疯了,那一定是段延庆!」木婉清说道。

  段誉对着木婉清点了点头,说道:「那究竟是件什么袈裟?」

  「这个老衲也不清楚,只是知道这件袈裟一直是伴随在雪山祖师的舍利塔里。
但是相信在袈裟里一定隐藏一个可以叫人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偷它的巨大秘密,
而对江湖人来说只有财宝和武功才有兴趣,也就是说不是财宝就是武功秘籍。」
鸠摩智说道。

  「你告诉我这个干什么?」段誉说道。

  「段延庆是阁下的生父,想必你会有办法找到他,虽然不一定是他做的,但
是老衲只是希望寻回雪山祖师的遗物,」鸠摩智说道。

  「好。我帮你的这个忙,但是我不一定可以找到他。我会尽力而为!」段誉
说道。

  「那老衲先行谢过,告辞!」鸠摩智说完,黑影消失。

  木婉清偷偷的打开窗往外看,「他走了!」

  「我知道了!」段誉松一口气说道。

  「段郎,你真的要去找他吗?」木婉清重新坐在段誉身旁。

  「是的,其实我迟早也要去见一见他,一定要,我一定要去……」段誉咬牙
切齿。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木婉清说道。

  「不,你和钟灵留在宫里。」段誉说道。

  「你的心里依然只有语嫣。」木婉清伤感的说道。

  「这次不同,并不是玩,我隐约感觉到好象有巨大的灾难正要发生。」段誉
安慰道。

  「段郎,我知道谁也不可以代替语嫣的位置,只要你现在爱我就是我最大的
幸福。」木婉清温柔的伏在段誉的肩膀上并伸出手去扶弄段誉的阳物。

  「好,今夜就让我来好好的爱你……」段誉大叫一声扑倒木婉清。

  二人继续之前的缠绵,段誉轻轻扶摸着木婉清的肌肤,深情的说道:「当日
在段延庆的淫药控制下,我就差点和你交合上,早知道我们不是兄妹,那时候就
该好好的享受。」

  木婉清一面娇喘,一面道:「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决定非你不嫁,即使我们
是兄妹,我也照样会给你。」

  「是吗?那我们岂不是要应该感谢段延庆了!」段誉说。

  「或许吧,段郎,段延庆毕竟是你的父亲,如果你看见他,我希望你能放过
他,我不想你犯下杀父的罪孽。」木婉清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段誉已将肉棒插入木婉清花瓣深处,开始努力的抽插。

  木婉清知道此晚之后又将有一段时间见不到自己心爱的夫君,神伤之余积极
的配合着段誉的动作。

  「啊……哦……快……段郎……我受不了啦……」

  这一夜,忽然刮起了少见的强风,凶猛强烈的吹刮着云南大理的大街小巷,
吹刮着整个大理古城……

  天山,曾经流传过一个不老仙女的美丽传说,但是传说已经不存在了,因为
仙女已经连同她的凄美爱情一起去到另外一个世界。经过十年的时间,已经没有
人记得仙女,只知道天山是属于一个人的。他就是灵鹫宫的主人——虚竹!

  虚竹继任灵鹫宫,其实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对一众追随天山童姥的灵鹫宫女
弟子来说。自从虚竹继任了灵鹫宫,灵鹫宫上下不再象以前那样需要克制自己的
欲望,她们会专心的侍侯自己唯一的主人,更可贵的是,虚竹是有求必应,来者
不拒。灵鹫宫不再是死亡的代名词,在这里可以看到无限的生机和春色。

  梦姑,真实姓名已经不记得,现在灵鹫宫上下只尊称她为——梦主,而虚竹
依然叫她梦姑。

  这天梦姑正在发着她的美梦。

  而灵鹫宫公共浴池边上梅剑,兰剑正一丝不挂的服侍着虚竹沐浴。忽然竹剑
欢天喜地的冲了进来。

  「主人,有人来找你哦!」竹剑说道。

  「看你的欢喜样,是谁啊?」虚竹说道,他正享受着梅剑的口舌。

  「是大理段王爷!」

  「是三弟啊,快,快叫他进来。」虚竹高兴的站了起来。

  在这时候,竹剑身后多了两的人影。

  「不用叫了,我已经来了,二哥!」说话的是竹剑身后的人,此人风度翩翩,
一身白衣白裤,不用说此人正是段誉。

  虚竹看见段誉,高兴得跳出浴池,冲上前去紧紧的和段誉抱在一起。

  「三弟,为兄好想你啊!」虚竹说道。

  段誉也激动的抱紧一丝不挂的虚竹,说道:「二哥,小弟我也很挂念你呢!」

  虚竹此时留意到段誉身旁的人,「哦,原来王姑娘也来了!」

  段誉身旁的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大美人——王语嫣。王语嫣已是当今
的大理皇后,十年的光景所带给语嫣的绝对不是风霜,相反,是少了几分童真,
多了几妩媚,身体的发育也更加完美,经过了十年的时间,王语嫣更显得风华绝
代美艳不可芳物。毕竟现在的她只有二十六岁,正是人生最最得意的时候。

  本来语嫣看见虚竹光着身子,一直都把视线看着外面,听见虚竹叫,于是礼
貌的转过头以示尊敬的向虚竹行了个礼,但是不自觉的看到了虚竹那片刻前还在
梅剑嘴巴里翘翘的阳物。语嫣虽然已经不是头一回看见,因为她每次和段誉到访
总免不了看见虚竹与门下弟子交欢的情景,但是每次语嫣禁不住脸红,语嫣不得
不又再羞愧的把视线移开。

  「你们男人说话,我不方便在这里,我找梦姐姐去。」语嫣丢下这句话便失
魂落魄的离去。

  看见语嫣离开,虚竹邀请段誉一同共浴,段誉也很爽快的答应。

  很快段誉和虚竹二人便一同享受起天山的温泉浴池来,当然是少不了梅,兰,
竹,菊四把脱光了的的美女剑在一旁侍侯。段誉是这里的常客,跟四女更是熟落,
段誉每次的到来都少不了要遭到四女的「性侵犯」,特别是竹剑,她最喜欢象段
誉这样类型的男人,所以,段誉一下水,竹剑就主动的潜到水下为段誉口交。

  「三弟啊,你看,你这么久都不来,想死我们的竹剑姐姐啦!」虚竹说道。

  「都怪国事太忙,无暇分身!」段誉说道。

  「那现在不忙了?」虚竹说道。

  「哦,对了,我这次来是有一件事要灵鹫宫帮忙的!」段誉说道。

  「是大事?」虚竹听出段誉语气有些奇怪,正经的说道。

  「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于是段誉将
那天鸠摩智的话复述了给虚竹听。

  虚竹专心的听段誉把话说完,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也有象你一样的不好
的预感,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了,你是希望利用灵鹫宫的力量去找出段延庆。」

  「正是,灵鹫宫在江湖上的面比较广,找起人来当然是比较方便。」段誉说
道。

  「三弟,你放心,你只管在灵鹫宫里等消息就行了。」虚竹说道。

  「那我先谢过兄长了!」段誉说道。

  此时段誉和虚竹二人的阳物已经被四女的口手结合搞得坚硬无比,竹剑更嚷
着要段誉去干她。段誉无奈的看了看虚竹苦笑一下,然后抱起竹剑放倒在浴池边
上。

  「段公子,快……快给我……」竹剑捏着自己的乳头呻吟道,双脚大大的张
开,等待着段誉的插入。

  段誉轻笑着把阳物抵在竹剑的蜜穴口,说道:「竹剑姐姐,小弟要进来了。」

  「来……给我……我要……」竹剑已经迫不及待的摇着屁股说道。

  「遵命!」段誉挺腰一顶,阳物整支没入竹剑的身体。

  「啊……好哥哥,好爽,好爽,再来……」竹剑大声叫道。

  虚竹见段誉已经开动,于是也不闲着,他也抱起身边的梅剑开干起来,兰剑
和菊剑则以胸前那两对丰满的娇乳磨檫虚竹健美的背部,仿佛虚竹一点点的肌肤
也可以令到她们产生快感。一时间整个浴池变得春色无边,到处淫语声声。

  语嫣和梦姑二人此时正来到浴池,刚好看见段誉,虚竹大战四女。她俩同时
尴尬的对望一眼,正想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地退出浴池。但是虚竹已经发现了她
们,并把她们叫住。

  「梦姑,你也过来一起玩吧!」虚竹大声说道:「平时不叫你也急着要来,
现在反倒躲起来!」

  梦姑似乎更加尴尬的看了看王语嫣,低声的说道:「今天……有客人啊!」

  「都是自己人还害羞,快。自己脱光衣服过来,让为夫好好的疼疼你!!」
虚竹说道。

  「对啊,梦主,你知道我们的身体配不起主人的精液,他也一定要射在你的
身体里的!」四女异口同声的附和道。

  梦姑迟疑了片刻,终于解开了腰带,梦姑一边解去衣服,一边走到池边,她
的眼睛还不时的看看一旁的段誉,段誉和王语嫣目不转睛的看着梦姑。只见这为
传说中的西夏公主很快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她的美貌绝对不输给有着天下第一美
之称的王语嫣,只是她的双乳不算太大,但是却有另一番美态,看得段誉倒吞口
水。

  虚竹没有等梦姑走近,已经等不及的拉梦姑过去把她翻转,令梦姑双脚和半
个身躯浸在浴池里,然后要梦姑挺起屁股从背后插入。

  「我的好公主,还说不要呢,你看你都湿成这样了!」虚竹一边狠插,一边
说道。

  「哦……梦郎……好厉害……」梦姑呻吟道。

  「三弟,你也叫王姑娘一起来玩吧!」虚竹说道。

  段誉看向王语嫣,语嫣虽然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但是,却依然冷静的说道:
「哦,小妹我这几天身体有点不息,你们玩吧,我到外面等你们!」

  王语嫣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出浴池。虚竹看见这样,无奈的对段誉耸了耸
肩,说道:「原来这样,这样太难为三弟了!」

  「不,也没什么,女人总有那么一两天的嘛!」段誉说道,但是他心里清楚
王语嫣的话其实只是借口,她那里是不舒服。根本是不情愿。

  「梦姑,既然王姑娘不在,那你就代替王姑娘让我的好兄弟好好的满足好了!」
虚竹一边说一边把阳物退出梦姑的身体,并把她推到段誉怀里。

  「这……」美人在抱,段誉有点受宠若惊。

  「我们是兄弟,当天曾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难道三弟你忘了?」虚竹说
道。

  「没有,但是……」段誉依然有点迷茫。

  此时,梦姑蛇腰轻缠,双手搭在段誉的脖子上,妩媚的说道:「难道梦姑我
没有那个魅力吗?」

  段誉看见梦姑如此的媚态,已经大喷鼻血,那还懂得回答,一双眼睛呆呆的
看着梦姑胸前的一对雪白的娇乳。

  梦姑知道,段誉绝对不会主动的,于是把身子移到段誉的身上,主动的用手
扶好段誉的阳物,然后对准自己的蜜穴,缓缓的坐下去。

  「哦,好舒服……」段誉叹道,他发现梦姑的体内是那么的温热,比起温泉
的水还要热,他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度,刚一进去就有一种想射的冲动。

  而梦姑也接触到了除虚竹以外的第一个男人,她感到无比的刺激,不禁开始
激烈的摇动身体以套弄段誉的阴茎,她不动还可以,但是她一动,段誉就开始忍
受。因为梦姑的激烈吞吐,使得段誉下体产生强烈的快感,丹田之内的一股暖气
好象马上就要爆发,段誉只好忍着,坚持着,尽量不要这么早射出来。

  此时虚竹却没有加入战团,相反,他离开了浴池跟着王语嫣出去了。

  王语嫣坐在花园的小凳上,脑海里正回想着刚才的梦姑大方的当着自己丈夫
面脱光衣服的一幕,要是换成了自己,她根本做不到,就算以前在宫里和段誉交
欢,自己都是把蜡烛熄灭后才开始的,更谈不上光天化日之下了。

  就在语嫣想得入神的时候,虚竹已经来到她的身边。

  「王姑娘!」虚竹拍了王语嫣一下说道。

  「啊!?」王语嫣吓了一跳。

  只看见虚竹正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的旁边,而且那根巨大的男根离她的脸不
到半尺,她一转头边可以把它碰到。王语嫣虽然曾经见过几次,但是这么近距离
的还是第一次,语嫣觉得很吃惊,并不是因为虚竹的大胆,而是因为她发现虚竹
此时的男根比之前看见时还要增大了好几倍。

  语嫣出神的看着眼前的巨物,片刻才懂得羞愧地把头转过一边。

  「二哥,?裁词拢俊庇镦痰蜕...<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playornot 發表於 2011-6-16 04:21 PM

(四)右使铁丑
  江湖上到处流传着灵鹫宫被攻陷的传闻,一夜之间「极乐神教」的名字响遍
各门各派。
  灵鹫宫被攻陷的传闻的确惊动了整个武林,围绕着今后将会发生的问题,以
少林为首的几大派别的掌门人紧急筹备召开武林大会商议应付的对策,并决定与
于元宵举行阔别十一年的武林大会。在大会没有举行之前一律严密做好防范工作,
以应付敌人随时进攻的可能。
  但是另一放面,在一些小派别里也有人是想趁机向「极乐神教」暗送秋波,
在这里最为突出的就是原先听令灵鹫宫的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家伙们,一听说
灵鹫宫被「极乐神教」攻占,马上就主动打起了「极乐神教」的旗号。这些人本
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又开始明目张胆的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起来。
  平静了十一年的武林终于再次掀起巨大的波澜,有人自保其身,有人敢怒不
敢言,有人愤愤不平,有人暗怀鬼胎,总之一连场的暴风雨正在慢慢的酝酿着。

  慕容复安稳的坐在极乐宫(前灵鹫宫)大厅的宝座上,四大护法排站在两旁。
自从霸占了灵鹫宫到现在已经半个月了,依然没有接到极乐王的任何指示,同时,
每天庞大的开销也都令他非常的困惑。

  「再这样下去,非得要去打家劫舍不可了!」慕容复说道。

  「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那些家伙们打了我们的旗号却没有来进贡,我们可
以先搜刮他们。」喜弥勒说道。

  「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慕容复摸着自己的额头说道。

  「那还是等右使来了之后在商量吧。」怒巨灵说道。
  又是右使,难道我就不能做主吗?慕容复心里不是滋味。「好了,你们喜欢
怎样就怎样!」慕容复说完一脸不悦的离开座位。
  「慕容复这小子,还不清楚自己的位置,要不是看在「极乐左使」的头衔上,
那有他如此威风。」哀骷髅说道。
  「不要说了,毕竟是教主拉拢的人,少说为妙。」喜弥勒说道。
  慕容复只当没有听到,却暗自思索起来:你们以为这么简单吗,几大门派是
不能忽视的,单少林一家就足以与你们抗衡,要挑战整个武林,除了要有强大的
人力以外,还要有足够的经济来源,一群狐朋狗党不修篇幅浪费无度势必难以凝
聚力量。还有段誉生死未明,也是一个最最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你们的过分乐
观只会失败告终。而我现在最紧要的是巩固自己的势力,铁面那家伙是我日后成
就大业的一个拌脚石,至于极乐王那混蛋到现在还没有露过面,到底有何能耐还
是个迷,而他又正在搞什么阴谋呢?

  慕容复一边走一边沉思,不知不觉已经来到王语嫣的房间前。
  我怎么会不自觉的来到这里呢?慕容复想道。他又想到除了在那次当面要语
嫣为虚竹口淫到现在都一直没有见过她了。不见也罢,省得烦恼。慕容复转身回
头看了一眼语嫣的房间,若有所思的离开。
  「哎,想如果包不同兄弟还在人间,今天也不至于如此难堪,真不该杀他们。
现在唯有希望阿碧能请到那位出山相助了。」慕容复想道。
  话说回来真的不见了一直跟在慕容复身边的阿碧,她去了那里呢,她已经离
开极乐宫数天了,大概只有慕容复知道她去了那里。

  ……
  姑苏城外,一个身穿翠绿丝衣的年轻女子正急急忙忙的走在一座不知名的山
上,山道崎岖,姑娘好不容易才来到她的目的地。此山的名字大概叫做「寒山」,
因为姑娘面前是一座庙宇,叫做「寒山寺」。这间寺庙年代并不久远,香火也相
当稀少,凄凄藏身与山林之中却显出另外一番脱俗和幽静,偶尔传出撞钟声回荡
山林,声音沈实而不喧哗,别有一番滋味,一种安逸得没有任何烦恼的滋味。
  年轻姑娘喘着气抬起头,伸出手敲打寺门。原来此女不是别人,她正是阿碧,
她不留在慕容复身边来这里干什么呢?

  一个小沙弥打开寺门,好奇的打量着阿碧。

  「请问女施主前来有什么事情?」小沙弥双手合拾行了礼说道。

  「小师傅,请问在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凌振的男人?」阿碧说道。

  「你是说舍难师伯?他是在这里,但是他一直都不见客的!」小沙弥说道。

  阿碧翻开怀里的小包袱,从里面掏出一个小纸包,好象包着些什么东西的样
子。她把小纸包递给小沙弥,说道:「请小师傅把这个小纸包转交给舍难大师,
他一定会见我的。」
  「哦?」小沙弥接过了小纸包,「那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吧!」小沙弥说道,
然后便转身又把寺门关上。
  过了大约大半柱香的时间,小沙弥回来了。
  「女施主,我们师伯说要见你,这里请。」小沙弥说道,并走在前面为阿碧
带路。
  他们穿过了大园和前后佛堂,还一直来到后山,在茂密的树林之间有一间竹
子搭成的禅房。他们走到禅房前停下。

  「师伯就在里面,我先走了。」小沙弥说完便离开。

  阿碧打量四周,这里四面都是高大的树木和花草,连路上也长满了杂草,看
来平时这里一定并不常有人来。
  「门外的施主请进!」正当阿碧还在留意环境的时候,一把洪厚的声音从禅
房里传了出来,单从声音就可以辨别到里面之人的内功根基非常深厚。
  「哦,是,那小女子进来了!」阿碧回过神来,礼貌的推门而入。
  禅房里面也是非常的简陋,一张供佛的香案,一张茶几,然后是一叠被子,
茶几之上放着阿碧之前叫小沙弥拿进来的小纸包,小纸包已经打开,里面是一块
佩玉,除这些之外什么也没有。禅房的香案前一个双眉银白的老和尚正在打坐。
想必他就是阿碧要找的人——凌振。

  阿碧进了门看见老和尚马上下跪行礼说道:「姑苏慕容家侍俾阿碧参见凌振
前辈。」
  老和尚缓缓张开双目,嘴巴里吐出一句话:「这块佩玉的主人呢,他死了没
有?」
  「老主人他尚在人世,现在在少林出家。」阿碧说道。
  「那他的夫人呢?」老和尚又问。
  「在公子出生的时候仙逝了!」阿碧说道。
  「你比我早走一步喇!」老和尚长叹一声,语气中充满了感慨之情。
  「凌前辈,贱俾这次前来是想请前辈出山再次为慕容家效力。」阿碧说道。
  老和尚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阿碧,看得入神。
  「前辈……前辈……」阿碧连声叫了几声前辈。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躲在这里出家吗?」老和尚说道。
  阿碧只是摇了摇头。

  「因为慕容博老匹夫夺去了我心爱的女人。」老和尚吸了口气说道:「当年
我们一兄弟相称,我还甘愿协助老匹夫复国,可惜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

  「女人?」阿碧说。

  「对,为了得到她,慕容博竟然想杀死我,最后我是选择退出,因此在此出
家。那么你还认我会再为你们慕容家卖命吗?」老和尚说道。
  「前辈,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还有什么好怨恨的呢。我家少主极需要前辈
的帮助,请前辈出山!」阿碧跪在地上磕头说道。
  「呵,可笑,怨恨岂是这么容易化解的?正比如我现在叫你脱光衣服,你也
不会办到一样!」老和尚冷冷的说道。
  阿碧看着老和尚,神情严肃,她站了起来,关上了禅房的门。
  阿碧转过身子,面队老和尚说道:「只要前辈喜欢……!」
  只见阿碧轻轻的解掉衣带,衣带落在地上,翠绿的纱衣同时敞开露出里面用
样翠绿的肚兜。

  老和尚依然冷冷的看着阿碧,阿碧的纱衣已经脱下,然后是肚兜,她的身体
上下已经不批半缕,成熟的女性身体裸露在老和尚面前。
  「不知道前辈对这个身体是否满意?」阿碧走近老和尚说道。
  「玲珑浮凸,世上少有,但是难道你认为你可以代替我心目中的她吗?」老
和尚说道,眼睛看着阿碧的胸部。
  「前辈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阿碧已坐到老和尚身边。
  「四十多年了!」老和尚说道。
  阿碧一只手探到老和尚的僧袍里面摸索,「难道四十多年已经磨灭了前辈的
雄心壮志了吗?」阿碧爬在老和尚身上,在老和尚耳边吹着气说道。
  「志不同则道不合,强求不来的。」老和尚说道。
  阿碧已经摸到了老和尚的阳物,「哦~~」那只属于年轻人的物体竟然出现在
老和尚的身上,那样的粗壮那样的有力,阿碧扶摸着它的茎身,用手心去感受它
的尺寸。
  「你不曾试过又怎么回知道强求不来呢?」阿碧松开了手,换成整个人骑在
老和尚的大腿上。
  阿碧拉着老和尚的手把它带到自己的胸部。

  「前辈,怎么样?是否有点感觉了?它们是属于你的,你尽管捏吧。」阿碧
说道。
  老和尚当真捏动着阿碧的乳房,说道:「很有弹性,一定迷倒不少公子哥儿。」
  「前辈,你的手好厉害哦!」阿碧更主动把一对乳房向老和尚面前送。
  但是老和尚停住了动作,反而把阿碧抬起放在茶几上面,阿碧不知道自己什
么地方出错了,诧异的看着老和尚。老和尚也注视着阿碧,良久老和尚才说:
「小娃儿,你似乎太小看老夫了。但是以你的美貌和身段,何需这样作践自己呢?
为了慕容世家,你值得这样做吗?」
  「我所为的只是慕容复公子爷,就正如你为你心爱的女人一样。」阿碧说道。
  「你爱那个叫慕容复的男人?」老和尚说道。
  「是的!」阿碧坚定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老和尚看着阿碧分开的两腿之间。
  阿碧知道老和尚正在欣赏自己的下体,于是自觉的把大腿再往两边尽量的分
开,一只手伸到下体摸弄着自己。
  「不知道前辈考虑成怎么样呢?」阿碧说道。
  老和尚沉默的思考着,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阿碧的神秘地带。
  「难道你要我自己解决吗?」阿碧的中指已经顺着裂缝挖进了潮湿的小穴中。
  「好,我决定出山帮你。」老和尚似乎已经作出决定。
  「真的?那公子爷一定会很高兴。」阿碧喜出望外,高兴的说道。
  「我再说一遍,我出山是帮你,与任何人无关!」老和尚说道。
  「都一样嘛,你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阿碧说道。
  「那你现在先要解决一个问题!」老和尚终于站了起来。
  只见老和尚也脱去了他的所有衣物,一根已经高举入云的男性特征出现在阿
碧面前。
  阿碧先是一楞,然后是会心一笑,她伸出手握住那面前青筋暴现的男根,抬
起头双眼勾着老和尚笑着说道:「哦,好大,果然是不该小看你哦!」

  阿碧说完张开樱桃小嘴含住了肉冠……
  段誉问清虚竹具体的位置,便只身离开了灵鹫宫……
  凌振,父亲的好帮手,计谋武功不在父亲之下,若得此人出山相助,还怕大
事不成?慕容复坐在房间里喝着茶想着。
  门外传来卫兵的敲门声。
  「什么事?」慕容复问道。
  「四大护法要下山迎接极乐右使大人去了,他们问左使大人你要不要一同前
往?」

  什么?铁面那家伙要到了吗?

  「好,我就来!」慕容复说道。

  极乐宫的山门前彩旗飞舞,山道两旁站满了人,四大护法早已站立在宫前。
只见山下一个黑影飞快的穿过悠长的山道,他所过之处掠起一片秋叶,如风一般
的吹刮上山来。

  黑色的风已经停下,来者是个身穿黑色衣袍脸上带着铁面具的人,那个铁面
具只露出一对眼睛,看上去木无表情阴森可怕,而且他那个面具却似曾相识,不
知道这那里见过。他停落在四大护法身前。

  四大护法马上下跪行礼齐呼:「四大护法恭迎极乐右使大人!」原来他就是
极乐神教的右使。

  「好!起来!」右使说道。
  「大人,您一路上辛苦啦!」怒巨灵说道。
  「并不辛苦,只是有点累。」右使说道。
  「有请右使进宫。」喜弥勒说道。
  于是,在众人的束拥下右使走进了极乐宫!
  「怎么不见左使来迎接我?」右使一边走一边问身旁的喜弥勒说道。
  他的话银刚落,只见一条人影电光火石一般的闪到右使面前。
  「右使小心!」喜弥勒惊叫道。
  谁知道右使已在喜弥勒说话前以同样快的速度避开,并闪到来人身后。

  「好轻功!慕容复不愧是慕容复,依然是这么好身手!」右使对来者赞叹说
道。

  大家这时候才看清楚,原来刚才出现的正是极乐左使慕容复,他有意在右使
面前显露一手,来给他一个下马威,想不到右使竟然这么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

  「右使你也不错!」慕容复说道,然后转身。

  当慕容复看清楚右使脸上带的铁面具的时候竟然呆住了!

  「你……」慕容复指着右使的面具说道:「铁丑?你不是死了吗?」慕容复
问了一句大家都听不明白的问题。

  「哦……」右使说道:「看来你已经认出来了,换了这么多的铁面具,我还
是喜欢戴阿紫送给我的这个「铁丑」面具。」右使也答了一句大家都听不明白的
话。
  「你是铁丑游坦之?」慕容复诡异的问道。
  「你来确认一下!」右使话还没有说完,身子一个晃动同时向慕容复击出一
掌。

  这一掌来得实在太过突然,慕容复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和时间,惟有也拍出
一掌。只听得「啪」的一声两掌双接,慕容复被阵退了一步。

  慕容复双眼睁得大大的,他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他感觉到右使的这一掌
除了拥有浑厚的内力以外,掌气里还包含了一股极强的冰冷之气,令到他刚才接
掌的右手一时间僵硬。「雪蟾易筋经?」慕容复说道,并急运内力抵御强寒的冷
气。
  「没错!」右使说道。
  「除了铁丑,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这个武功,你一定是铁丑!」慕容复
说道。
  「也是极乐右使!」铁丑说道。
  慕容复的大脑开始急速的运转,他沉思了片刻,斜着眼睛看着铁丑说道:
「难道那时候在雁门关撞岩而死的只是个替身?」慕容复问。
  「对,连给阿紫的眼睛也是他的!」铁丑说道。
  「那时候你在那里?」慕容复说道。
  「那时候我已经拜在极乐王麾下,也是他巧意安排了我的假死!」铁丑说道。
  「原来如此」慕容复说道。
  此时慕容复已经驱散右手的寒气,然后竟也象四大护法一样跪在地上行礼道:
「极乐左使慕容复恭迎右使!」他虽然表面恭敬,但是心里却是恨透了眼前的这
个人,他的双眼依然流露出杀机。这个就是慕容复,这么多年的风霜依然改变不
了他遇强则屈的极度卑鄙的性格。
  「好!」铁丑说道:「左使,我现在正缺少两名近身侍女,不知道左使是否
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呢?」
  「灵鹫宫门人众多,可供右使选择!」慕容复说道。
  「右使是什么身份?那些残花败柳配吗?」哀骷髅喝慕容复说道,然后又恭
敬的对铁丑说道:「依小人之见,在极乐宫内却有当右使大人侍女的合适人选。」
  「我想起来啦!」这时候怒巨灵也说道:「是段誉的两个爱妃木婉清和钟灵,
对,她们就够分量了!」
  「对,右使大人,我带路!」慕容复说道,说完便走在前面引路。
  「哦,听起来不错。」铁丑也跟在慕容复身后。
  话说木婉清和钟灵被慕容复关在一间厢房里。也不知道慕容复给她们吃了什
么药,一身的武功完全施展不出来。她们还记得那天一大早出宫到天龙寺为段誉
求神求平安,可是在路上就被慕容复一伙埋伏捉获,最后还被带到这灵鹫宫,在
那些慕容复手下处得知了这些天来的事情。

  当她们听说段誉可能已经死了,根本不敢相信,特别是钟灵,自从得知段誉
遇难的那刻起,每天都以泪洗脸,木婉清怎么劝都劝不住。而木婉清呢,表面坚
强的她也开始担心起来,毕竟丈夫是生是死还是个未知之数,接下的的遭遇也不
知道是什么,这样的情况下,人难免会变得彷徨。

  她们二人此刻正坐在床边上,钟灵默默的流着泪。

  「灵妹,不要再哭了,怎么哭都没有用的,事实是改变不了的。」木婉清扶
摸着钟灵的肩膀说道。

  「呜~~」钟灵扑在木婉清的怀里放声痛哭:「段郎死了,我~~我好伤心啊~~」
  伤心的不单你一个,如果段郎死了,我一定会陪他一起去,但是,他真的死
了吗?木婉清抱着钟灵,心里想。假如这是一个圈套,至少至今我还没有见到段
郎的尸首,段郎一定还在人间。
  「灵妹,我们要坚持下去,不管是遇到什么事情,都有木姐姐在你身边保护
你。而我也坚信段郎是不会这么容易被杀害的,以前咱们经历了那么多风雨,也
不是都挺过来了吗。所以我们绝对不能放弃,一定要等段郎回来!」木婉清说道。
  钟灵抬起头看着木婉清,「木姐姐,如果段郎真的……那我们……」

  木婉清用手指抹去钟灵眼角的泪水,深情的说道:「那我们也陪他一起共赴
黄泉,好吗?」
  「好!」钟灵点了点头,再一次抱紧木婉清。
  这时候,厢房的门开了。
  「哈哈~~果然是姐妹情深,真叫人感动啊!」说话的是大步跨进厢房的慕容
复。
  然后进来的是铁丑和四大护法,其余的手下只站在门外。
  「你们……?」木婉清早就知道慕容复的存在,但是令她惊讶的是跟在他身
后的铁丑。
  「游坦之?」钟灵和木婉清对望。

  「哎呀,原来右使大人是这么受欢迎的,谁都记得他呢!」慕容复说道。

  「我是铁丑,我喜欢阿紫给我的名字。」铁丑说道。

  「原来连你也没有死!这个世界该死的人怎么都不去死?」木婉清说道。

  「右使大人不但没有死,而且还要你们做他的侍女呢!」慕容复说道。

  「痴人说梦话,你认为我们会答应吗?」木婉清说道。

  「我当然认为你们会答应才找你们啦!」慕容复说道。

  「那我就对你说「不」!」木婉清说道。

  「看来你们还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其实结果已经很明了,也不是你们可以选
择的。」慕容复说道。

  这时候铁丑坐到凳子上,慕容复也走近木婉清钟灵二人的床边继续说道:
「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段誉的生死确实是个未知之数,或许尚在人间,你们不是
也这么认为吗?」
  「当然,那还用说,你以为你们能伤到我的段郎吗?」钟灵说道。
  木婉清却若有所思,他隐约感到慕容复话里的暗示,她正等慕容复把话说下
去。
  「你们的挣扎或许会令你们受到更大的伤害,假如段誉没有死,我想他一定
会很痛心。」慕容复说道。

  木婉清心里已经明白了慕容复的意思。

  「哈哈哈~ 啊~~哈哈哈~~」只听得木婉清放声大笑,但是没有人知道她在笑
什么,也没有人认为她是高兴,因为除了笑声之外还可以看到她粉脸上流下的泪
水。

  「好!我答应当铁丑的侍女!」木婉清止住笑声,严肃的说道。

  她的话引起了四大护法的一阵议论,之前还那么倔强的她怎么忽然间来个颠
覆性的变化令人费解。最惊讶的是钟灵,她睁大眼睛看着木婉清,似乎这句话对
她的打击很大。

  「木姐姐,你……怎么会答应呢?」钟灵摇晃木婉清的肩膀叫道。

  「好,那你们一会儿到右使的房间去为右使大人洗尘!」慕容复说道。

  铁丑依然没有表情,他第一个离开厢房,然后其他人也一同离去。只留下木
婉清和钟灵二人。

  「灵妹,你冷静一点,」木婉清握着钟灵颤抖的小手说道:「其实结果已经
很清楚,我们没有选择。」

  「什么清楚?我才不要做铁丑的侍女,他一定会对我们……一定会玷污我们
的!」钟灵挣开木婉清的手摇着头哭道。
  「难道你每天晚上没有听到后山传来的唉叫声吗?」木婉清说道。
  钟灵止住泪看着她:「那些灵鹫宫的女弟子?」
  「慕容复的话就是指这个。其实贞洁势必难以保存,你希望是受一个人的折
磨,还是希望象灵鹫宫女弟子那样受众多人的折磨呢?」木婉清说完也闭上眼睛
低下头垂泪,她一时间也很难接受。

  「不,我不要被那么多人……」钟灵一想到那些丑恶的面孔马上摇头搅乱脑
海里的景象。

  木婉清整理好情绪,再说道:「看来铁丑在这里有一定的地位,至少其他人
不敢与他作对,服侍他是唯一减少痛苦的方法,要记着我们还要等段郎回来!」

  「要是段郎知道……」钟灵说道。

  「假如他不能原谅我,我会咬舌自尽以表清白。」木婉请坚定的说道。

  「那样的身体还清白吗?」钟灵说道。

  「至少我的心是清白的,我的一生只爱段郎!」木婉清说道。

  「我也是!」钟灵握起木婉清的手。

  双对无言,二人湿湿的眼睛中流下的不单是泪,还有无以形容的悲哀。

  铁丑一行人来到他的住房里。

  「左使真厉害,三言两语便搞定那两个皇妃,不简单!」怒巨灵说道。

  「是啊,虽然我不太明白左使的说话,但是还真管用,我本来以为会要用些
强硬手段的。」哀骷髅说道。

  慕容复正被那二人赞得沾沾自喜,铁丑却给了慕容复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慕容复被铁丑扇在地上。

  「铁丑你……!」慕容复捂着脸咬牙说道。

  「你!」铁丑指着慕容复的鼻子说道:「明知道段誉生死未明还呆在这里干
什么?还不出去打听消息,浪费了我给你那么多的时间,滚!」

  「要我亲自去?」慕容复不忿道!

  「难道要右使大人去吗?」喜弥勒说道。

  慕容复环顾众人冷漠的目光,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傲慢的家伙!」怒巨灵不屑的说道。

  「乐幽魂,你去监视他。」铁丑对乐幽魂说道。

  「是!」乐幽魂领命眨眼就不见了。

  「哇,乐幽魂的轻功越来越俊啦!」哀骷髅说道。

  「你们三个也有任务。」铁丑说道。

  「是!」三大护法齐跪说道。

  「二十天内把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掌门都给我抓来。」铁丑说道。

  「属下领命!」三大护法也马上出发。众人退下后,房间里剩下了铁丑。此
时,又有人前来他的房间,来的是木婉清和钟灵。

  木婉清和钟灵二人呆呆的站在门前。

  铁丑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好了?」

  「是的!」木婉清说道。

  「不后悔?」铁丑道。

  「不后悔!」钟灵道。

  「那好!连日的奔波我也有点累,你们陪我去泡一泡灵鹫宫出名的温泉吧!」
铁丑说道。

  铁丑自己走在前面,木婉清和钟灵对望一眼无奈的跟在他的身后。很快他们
已经来到温泉浴池,这里长年累月弥漫的水蒸汽,只站在门外,扑面而来的水蒸
汽已可以?媚愀惺艿嚼锩娴氖...<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