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母親的貞操帶
頁: [1]

nasdse 發表於 2011-4-22 06:15 PM

母親的貞操帶

我覺得自己在十四歲時,除了性格有些孤僻,實在是一個普通不過的人。我  
沒有參加學校運動隊,不過這並不妨礙我喜歡鍛煉,尤其是長跑。學習上我成績  
優異,在高中的第一個學期贏得了優秀學生獎學金。課外愛好方面,我熱衷於辯  
論,我是校際辯論隊的兩位創始人之一。  

  除非功課有了麻煩,姑娘們對我基本上不感興趣,我的社交生活幾乎一片空  
白。在我這樣年齡,幾乎所有的男孩都像著了魔一樣追逐女孩,不過我覺得多數  
同齡女孩索然無味--幸好,她們也視我同一塊木頭。使她們感興趣的話題在我  
來看乏味無比,經常是在她們交談後好半晌,我才有一句無關的回應。我怎麼能  
夠和一個興趣沒有三分鐘熱度的女孩很好交流呢?這樣的體驗還不如獨自一人在  
浴室裡翻看父親在離開這個家前留下的破舊色情雜誌。  

  我父母之間的關係,在幾年前出現了問題,父親只想母親做個合格的家庭主  
婦,而母親還想回學校繼續接受完教育。從她繼續成人教育的那天開始,父親就  
開始不斷找母親的茬。在他們婚姻的最後一年,他對母親的謾罵到了連我也不能  
忍受的地步。在他的口頭攻擊下,母親總和他保持一定距離,只有在看到我的時  
候,才能她在心理上得到一點安慰。  

  父親只在把我當作進攻的武器來傷害母親時才注意上我。在我的記憶中,最  
深刻的記憶是他強行要教我打籃球。站在離籃框數米遠的地方,一下一下無休止  
瞄準,然後投那玩意,在我看來簡直傻透了。在對我那糟糕的投籃成績考核後,  
父親就和母親吵了起來,指責她只會把我慣成個懦夫。雖然我總是排在班上的前  
列,不過我想,只怕在學校搗蛋、不學無術更能讓他高興起來。  

  父親的謾罵加上他們之間日益出現的分歧導致父母的共同生活的基礎瓦解,  
兩年前,他們正式簽署離婚協議。最後一次爆發的導火線,是媽媽和我之間的關  
係。父親喪失理性的行為讓我和媽媽靠的越來越近,這種互相支持著的緊密關係  
顯然激怒了他。在爭執中他突然發現了我和媽媽竭力彼此擁抱和哭泣來抵抗他帶  
來的傷害,他在房間外面暴跳如雷,並用了一些我當時並不太理解的詞語瘋狂攻  
擊。第二天,媽媽去找了律師。  

  離婚後,媽媽不得不身兼兩職,並靠抵押貸款保証讓我們倆艱難度日。父親  
零星負擔一些子女贍養費。在這段日子,豌豆和意大利面條成了我們菜單上的主  
食。  

  我盡量讓媽媽工作之餘的生活輕鬆些,我成了一個不錯的男管家,另外我還  
是個稱職的廚師。我熨衣服時,領子周圍也不會起皺,這頗有難度,我也能不費  
力辦到了。頭年,我是整棟房子的大廚和清潔工,而媽媽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每  
天工作16個小時,外加星期六工作八到十個小時,這樣才能維持基本生活所需  
費用。  

  周日是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我倆一起動手花一早上的時間打掃房間,直到媽  
滿意為止,然後我們去雜貨店購物。午飯後,我們有時四處閑逛,有時就呆在家  
裡哪兒也不去,這時候,我們交談起來興之所至,無話不談,我們公開談論與我  
們生活有關的各種話題。奇怪的是,不像和學校的女孩交談,我和媽交流起來居  
然沒有一點障礙。  

  媽媽和我總有豐富身體語言交流,緊緊擁抱並親吻我。可能就是在父母關係  
緊張以後,這種方式逐漸成了媽感情渲瀉的出口,並成為習慣一直保留下來。她  
喜歡轉身給我一次突然擁抱。有時候我也會偷偷繞到她後面,突然緊緊摟住她的  
腹部,嘲笑她的抗議和妄圖掙脫我的手臂的企圖。在我鬆開她之後,她會給我一  
個吻,這時候,我看到她眼中快樂的火花。  

  周末晚上,我們通常在看一起看電視,偶爾到外面吃漢堡、看電影。碰著這  
樣的機會,我們共同享受大口嚼著奶酪牛肉漢堡的快樂。在快餐店裡,我們互相  
拿對方臉上的芥末取笑,然後用餐巾紙擦乾淨對方的臉。看電影的時候,我們只  
要輕輕一握對方的手就能對電影的內容作出會心的交流。如果在家度周末之夜的  
話,我會輕輕摟住媽媽坐在沙發上,讓她枕著我的肩頭休息。有時我會躺下把頭  
放在她的膝蓋上,媽媽邊看電視邊撫摸我的頭髮。我們都喜歡這種親情的交流,  
而這種親密的關係沒有絲毫情欲的意思在裡面。在我們享受身體的接觸的時候,  
我心裡很明白,我基本上成了媽媽的準丈夫,當然除了一個方面。  

  媽媽在第一份工作裡得到了提升,有了更多的薪水,她辭掉了另外的那份工  
作,讓她有更多的時間在家裡和我在一起,我們有了更多機會在一塊看電視、看  
書,那時候我無法想像這樣的情景:媽媽一本正經地坐在沙發的那一頭,而不是  
穿著毛茸茸的拖鞋,懶散走近我身邊,頑皮地擁抱我一下。  

  我們彼此的關係親密無間,除了一次。那是去年冬天,那次我照例從背後摟  
住媽媽,我的褲襠裡莫名其妙興奮起來。她顯然覺察出來,促狹地用臀部碰了一  
下我腫脹的下部,然後離開我身體遠一些,“看來老媽還有些魅力嘛,看來今後  
有你在的時候我都得戴貞節帶了。”她取笑我剛才極度尷尬。她接著說:“不必  
內疚,親愛的,我覺得那是對老媽的贊美。”  

  每次我從背後擁抱媽媽時,都發生同樣的事情。她不再忐忑不安,開始接受  
了這行為。我擁抱的時間越來越長,享受我的下部緊緊抵住媽媽後臀柔軟的縫隙  
時候禁忌的感覺。媽媽經常拿貞節帶來自嘲,也習慣了離開我的身體前用屁股頑  
皮地撞我一下。  

  一天早晨,我洗完澡,只穿了長睡褲,裡面沒有穿短褲。我進了廚房,走到  
媽媽背後輕輕擁抱著媽媽,照例我猛地硬了起來。媽這時候不知為什麼扭動起身  
體,我的陰莖滑入她的雙腿間,直抵媽柔軟的雙腿分叉處。媽身體一僵然後用大  
腿根擠壓起來,這讓我極度興奮起來。但媽馬上恢復自制力從我身邊離開。這時  
我發覺媽呼吸劇烈,滿臉紅暈。  

  “Paul,我想我們應該在事情出軌以前制止它發生。你已經大了,不能  
這樣擁抱你的母親了,好嗎?”  

  “我想你是對的,媽,我剛才不是有意的,我很抱歉。”  

  “我知道,讓我們忘了它吧。”  

  從那個早晨開始,我們的關係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媽對我疏遠謹慎了。每次  
我擁抱媽的時候也總保持一定距離。奇怪的是,我發現,不碰媽的身體更讓我興  
奮。  

  這時候學校開始放假了。我以年度獎學金結束了高中的第一學年。媽為我驕  
傲,答應暑假帶我度假作為對我的獎賞。過去的幾個夏天我們都呆在家裡,在家  
呆得簡直要發霉,出去度假的想法的確好極了。的誘惑實在讓人難以拒絕。  

  Ben舅舅和Pat舅媽是一對老式夫婦,平時說話不多。但在大山裡度假  
時,他們與平常不同。當我喊Ben“舅舅”時,他告訴我我已經長大了,可以  
喊他們夫婦他們的名字。和父親在一起時候的經歷讓我對成年男性保持一定的警  
覺,Ben友好、坦誠的態度很快贏得了我的親近。他甚至能拿所有的人和事開  
玩笑。  

  Pat和Ben帶領我們去我們的臥室時,給我們介紹房子的構造。三間房  
裡,兩間臥室在主客廳的兩邊。中間的房間既是廚房又是餐廳,還是起居室。在  
三間房外有分開的浴室,這些度假小屋遠離都市,生活設施簡陋,有台柴油發電  
機提供電力,水從山的更高處抽下來,所以能夠提供臨浴水管足夠的壓力。熱水  
器、空調,甩乾機和做飯的爐子的動力都來自屋後的這個發電機。這裡沒有電話  
和電視,和外界唯一的聯系是台老式調頻便攜式收音機。主客廳的兩邊各有個大  
壁爐。這裡是個免除他人打擾,清靜度假的好地方。  

  我和媽共用一間臥室的一張大雙人床。在我的印象裡我從沒有和人同睡的經  
歷,現在我要和媽睡同一張床。在心底裡我期待這樣的安排,有一兩次色情的念  
頭從思想深處冒出來。  

  在臥室放下行李後,我們和Ben、Pat外出熟悉周圍環境。小屋依山而  
建,後門滿是高大的落葉喬木。小屋前臨湖泊,一個簡陋的碼頭上停著兩艘獨木  
舟。Ben說在這兒非常適合釣魚、游泳。他還說有時間教我抓魚和駕舟。我高  
興地答應下來,除了打藍球,什麼運動我都能接受。  

  在周圍轉了一圈,太陽西墜,我們回到住處。女人們準備晚餐,我和Ben  
在走廊說話,我們談到了魚桿、魚叉,還談到了捕魚藝術。從沒看到過Ben說  
話如此滔滔不絕。  

  我集中注意力聽他說話,我覺察到了盡管我才14歲,他把我當成年人了。  
這讓我很高興。  

  晚飯後,大人們談起了這個家庭以往曾經發生過的事,我覺得一陣陣疲倦。  
Ben說到舊事談鋒甚健。回房後,我立刻就睡著了。  

  媽回房時,不開燈悄悄地鋪床不想驚醒我,她在脫衣服的時候不知道碰了什  
麼東西,還是把我驚醒過來:“是你嗎,媽?”  

  “是的,我盡力不想吵醒你,不過我想顯然沒有成功!”媽笑了起來。  

  她的笑聲比平時稍大,時間也比平時稍長,看起來,她像是喝了點酒。  

  “你沒事吧,媽?”  

  “我猜沒有,你老媽只比平時多喝了兩杯啤酒。你把被窩捂熱了嗎?這兒晚  
上可真冷!”  

  說完這些,媽鑽進了被窩,把她冰冷的腿靠在我的腿上,我故意架開她的小  
腿,她探測到我的腿的位置,再次搭在我的腿上。我們輕輕笑起來,玩起了藏腿  
與找腿的游戲。為了取暖,媽把冰冷的身體靠在我身上。我把媽摟近些,用我的  
前胸溫暖媽的背。老問題出現了,我勃起的陰莖又一次頂住了媽的臀部,媽沒有  
動,我就這樣靜靜地摟著她,享受著親密的接觸。  

  一會兒過後,媽說:“轉過身去,我要暖暖另一面。”我照著做了,當媽覺  
得更舒服些時,她說:“看來你媽在睡覺的時候也得戴貞操帶。”媽接著笑了起  
來。
  
  “媽,我不是有意的。”  

  “我明白,忘了它,我們睡覺吧。”她擁抱了我一下。  

  我能感到媽的柔軟的乳房壓住我的背,這讓我幾乎失眠,幾分鐘後,媽睡的  
那半邊床暖和起來,她轉過身去,呼吸開始均勻起來。我躺了一會兒,回味著背  
上的殘餘的柔軟。一會兒過後,我睡著了。  

  醒來時聽見Ben敲門的聲音:“該起床去釣魚了。”  

  “我們起來了。”媽回答,媽起床穿衣服,我在床上躺著,肚子上蓋著條毛  
毯,清晨的勃起還沒有完全消退,媽掃了一眼,說道:“我一定得戴貞節帶。”  
媽格格地笑著去向浴室。  

  早飯後,Ben給我上了生平第一節釣魚課。我在夠得著的每棵樹木之間甩  
桿。經過多次練習之後,我基本上能隨心所欲地把餌拋到我要的距離。現在至少  
我不必只釣“樹魚”了,這讓我多少滿意了一些。Ben把我帶到離住處四分之  
一英里遠的地方,開始真正釣魚。Ben釣上來不少鱖魚,我也釣著了兩條瞎眼  
撞上我的魚鉤的漏網之魚。  

  中午我們就吃釣上來的魚,下午我和Ben學劃獨木舟,我很快學會了基本  
的技巧,我們回頭時,Ben讓我一個人劃回去。媽媽和Pat在碼頭上看著我  
揮動船槳,Ben在我身邊指導。在我劃動小船時,看到媽的臉上滿是驕傲。看  
到媽那麼開心我也感覺不錯。  

  Ben建議游泳,我們回屋換游泳衣,水很深,水底只有細沙,沒有樹樁、  
石頭扎腳。我們游了一會兒,Ben開始教我如何在水裡把翻倒的獨木舟挪正過  
來,如何從水下上船。Ben對我的成績很滿意,告訴以後我可以獨自一人駕舟  
遠行了,並讓我搭媽媽一程。我在媽面前揮槳劃船展示我的技術。從船上觀察身  
著濕泳衣的媽媽又是另外一種風情。她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  

  晚飯後的晚上,我們在走廊上交談,我和媽媽坐在Ben、Pat對面的老  
式柳條情人椅上。月光透過湖面的反射發出長長的銀色光芒。蟋蟀在小屋周圍鳴  
唱。偶爾湖邊的牛蛙發出“咕咕咕咕”的聲音,像是從低音鼓裡敲出來的。  

  在家我以為出外旅行會想家裡的朋友,周圍的群山、小屋、湖泊對我來說如  
此新鮮,我簡直沒有時間想到他們了。舅舅舅媽熱烈交談的氣氛影響了我。我也  
興致勃勃加入他們的談話。我多問少講,從他們的觀點裡得益良多。  

  “Evelyn,你沒有想過再交男朋友嗎?你已經離婚兩年了。”Pat  
舅媽問道。  

  媽想了一會兒,回答:“我從上個月開始才開始有空餘時間,這以前我哪有  
時間想這些東西。”  

  “看來你得考慮考慮了,你還年輕,還充滿魅力。”Pat說。  

  “我接觸的男人多數或者結婚,或者都不願和一個離婚還帶個孩子的女人有  
什麼興趣。我想我過了結婚的年齡了。”  

  “Ben可以給你介紹啊!”  

  “Pat,我不需要婚姻介紹人,這些年我過的很好,Paul和我生活得  
很幸福。他給了我足夠的安慰。”媽結束了話題,這讓我很驚訝。為了証明她的  
話,她緊緊擁抱了我一下,把我拉到跟前。  

  很長時間沒人出聲,各自喝著飲料,理清思路。在月光下,我看不清Pat  
的臉色。不過顯然,她對媽的回答很尷尬。Ben大口喝著加冰的飲料,看著湖  
面。媽側過身子和我靠的更近,好像生怕我回離她而去。我這時候覺得很感動。  

  幾分鐘後,媽向Pat道歉:“對不起,Pat,我說話語氣太不客氣了。  
你知道我和前夫的婚姻很失敗,很快讓我接受另外一個男人,我還沒有做好思想  
準備接受別的男人。我還要專心照顧Paul。過幾年後,我會好好考慮。現在  
我和Paul剛從地獄脫困,享受新的生活,不想冒險再次把這些帶回地獄。這  
對Paul來說是不公平的。”  

  “你做的對,Evelyn,我得多考慮考慮其他人的處境。”Pat說。  

  “Paul是個出色的小伙,不過你還要考慮其他方面的需要。”Ben笑  
了起來。  

  “如果這也包括想駕馭我生活的男人的話,沒有這些需要我也能生活。”媽  
說完後笑了。  

  交談在繼續,剛才的緊張氣氛已經消失了。我們開始談論當天的新鮮事。乘  
他們聊天的機會,我仔細回味著剛才他們的話。媽還用手摟住我的肩膀。就像黑  
暗中的一束陽光,我下意識地想到,Ben他們說的“其他需要”指的是媽還有  
性需要。我感受到媽柔軟的身體靠著我,不由自主地,一種情緒冒了出來。我的  
注意力集中到與媽的身體的接觸上了。在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之前,我的欲望再  
次被喚起。我的觸覺神經比平常敏感了幾倍。我的注意力集中到媽緊貼著我的大  
腿和靠在肩膀的乳房上。我的心跳明顯加快,緊張得幾乎喘不過氣來。我得馬上  
從媽身邊離開,否則我會發瘋的。我立刻找借口逃回臥室。  

  我躺在床上,各種瘋狂的念頭在腦袋裡上下翻滾。我愛上了自己的媽媽。媽  
媽為我們能過上好日子努力工作。她還為我犧牲再婚的機會。我卻在幻想她的肉  
體。我怎麼了?難道我心理不正常?還是這只是每個男孩在青春期的一個階段?  
還是這種罪惡的想法只不過是一陣風,一切都會不治而愈呢?  

  不過有一點是確定的,媽成了我性幻想的唯一對象。母子結合的想法在腦子  
裡走馬燈似地轉個不停。盡管我強迫自己盡力不去想,這些念頭還是在腦子裡面  
揮之不去。迷迷糊糊中,我睡著了。在睡夢中,我開始做起和媽媽有關的性夢。  

  在媽回臥室鑽進被子時,我又醒了過來。夜晚的寒氣把她凍壞了,她像昨天  
晚上一樣讓我給她捂暖身體。我伸出手把她緊抱在胸前,我再一次勃起了,媽這  
次什麼也沒說,在暖過身子之前,沒有移動自己的身體。當她開始轉身的時候,  
我也轉過身去,讓她開始暖她的前胸,媽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摟住我的身體取  
暖。一會兒後,發現媽的肩頭在聳動,她的眼淚滴在我的衣服上。  
媽,[轉載] 母親的貞操帶[轉載] 母親的貞操帶伊莉討論區伊莉討論區你怎麼了?”  

  她不再哭了,說:“我只是又想到和你父親在一起的日子了。今天晚上的談  
話讓我想起過去我們經歷過的痛苦。現在雖然只有我們兩個萣蒠蓌蓋,滷滵漻漣我覺得很幸福。你  
呢?”  

  “我也是,我一點也不想念爸爸綟綖緋綴,嵹嶇幓幛他在我的記憶裡就只剩下他對你大喊大叫  
了。”  

  “你還想要其他人做你父親嗎?”  

  “哦,不!我覺得蜣蜱蜥蜜,碟碲碥碭只要我們倆在一起,我就很快樂了。難道你想再要個丈  
夫?”  

  “現在我不要嫨嫠嫣嫗,魟魡魠鳳我可以愛你呀,再說你也能填補我的感情。來,吻你媽媽一  
下,好久沒有接吻道晚安了。”  

  我過去吻媽的臉,媽竟用溫暖柔軟的嘴唇吻我。在窒息的幾秒鐘熱吻後,我  
們分開了。我和媽媽摟著睡著了。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了過來去上洗手間,我小跑著上床鑽進被窩,摟住媽媽的  
背取暖,她靠過來,看起來我們躺得就像兩根疊在一起湯勺。  

  “冷嗎?”她問。  

  “差點把我屁股凍掉!”  

  “我也要起來一下,我回來時,你也會暖我的身子吧。”  

  “那是我的榮幸!”我回答。  

  媽跳下床,一會兒後,她回來了,我們恢復了兩柄湯勺的位置。“你還好,  
不必蹲下身子,我的屁股差點沒凍成冰塊。”媽說。  

  “過來暖暖吧。”我抱緊她,我又有了反應。  

  “天哪,我又忘戴貞節帶了。”媽惡作劇地格格笑起來。  

  “它對自己的媽媽也有念頭。”  

  “啊,我知道,或許它想暖暖我冰冷的屁股。”媽邊說邊摟緊我。  

  我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頂住媽媽屁股的陰莖上。奇怪,她的反應和我們沒來  
這兒前有些不同。自從我們來這兒後,她的言行表現得就不像個媽媽,我表現的  
也不像個兒子。一個月前在家裡廚房我們表現出來的謹慎不翼而飛,現在媽似乎  
希望我們應該相處更親密。我動了動屁股,想躺得更舒服些。這時候,我的陰莖  
滑過媽的臀部,抵住了她雙腿間墳起的陰戶。透過睡衣和襯褲,我感覺到從那裡  
傳來的感覺,這裡柔軟溫暖。我忍不住插得更深些。我做這些的時候,媽一動不  
動。  

  我從沒有達到這樣的高潮。媽這時候動了動身子,輕微的摩擦讓我瞬間到達  
高潮,我緊緊報住媽媽的身體,讓我的腹股溝頂住媽的屁股。一陣陣高潮向我襲  
來,我洩了出來,精液噴在短褲上,同時浸濕了媽的內衣和襯褲。  

  當一切都完結的時候,我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害怕媽的不安,不敢挪  
動自己的身體。最後還是我離開了她,說:“天哪,對不起,媽,我實在忍不住  
了,就這麼發生了。”媽很長時間一聲不響,在等待的每一秒鐘裡,我的尷尬和  
恐懼與日俱增。我到底幹了些什麼?我怎麼能對自己親生母親做這種事情?  

  媽轉過身來吻了我一下,說:“Paul,不要內疚,剛才是我在挑逗你,  
這些後果都是不可避免的。這房間裡該道歉的是我。好吧,來吻媽一下,把這些  
都當成你我的小秘密,好嗎?  

  我吻了媽:“我愛你!”  

  “我也愛你!”說著眼淚從眼眶裡流出來。  

  這時Ben敲門讓我們出去吃早飯。我們擁抱了一下穿衣服,起床。當她離  
開臥式前轉身對我說:“Paul,昨天我說我不需要丈夫,其實我在說謊。”
  
  
  在我們房裡的幕簾後有個裝飾漂亮的盥洗台,上面有一大壺水、一塊肥皂和一個
洗手槽,在旁邊掛有浴巾和毛巾。我起身離開床,脫去我的襯衫,走到盥洗台在穿
著先清理一下門面。媽媽把她用過的毛巾方在洗手台上,我拿起此毛巾要把它吊到
桿子上以便晾乾。媽媽總是把她用過的毛巾在她使用的地方。通常她是個愛乾淨的
人,但這個小缺失卻是她極少數的例外。在她用過的毛巾上,我總是能聞到淡淡的
肥皂香和其他的味道。
  
  我把鼻子送到媽媽用過的毛巾前,仔仔細細用心的聞,在淡淡的肥皂味中前長
有一股令人興奮的味道,我知道這股味道是媽媽陰部花蕊的氣味,我的弟弟又興奮
起來,我幾乎又想到媽媽那蓉軟的陰部壓在我跨下的感覺。在可能侵犯媽媽個人隱
私的罪惡感下,我放下這毛巾,急忙地梳理打扮。
  
  我把昨天穿過的衣物和沾滿泥土的短褲放進洗衣籃裡,當我丟衣服時,我看見
媽媽的內褲放在最上面,而我的內褲還是因為精液而濕著的,想起媽媽用過毛巾上
的味道,二話不說便拿起媽媽穿過的內褲猛聞,我的嗅覺裡充滿著媽媽的味道,檢
視媽媽內褲上的濕痕,有這我精液以外的東西,媽媽昨天也興奮地流出愛液了。
  
  Ben一聲『早餐好了囉就放在桌上』,打斷了我的幻想,我把媽媽的內褲放了
回去,急忙走到大廳,等一下再來放肆幻想好了!
  
  彼此問候完早安之後,大家都坐在餐桌前,閒聊著遠方的親戚與最近發生的事
情,隔著餐桌我用心的看著母親,我了解到我看母親的角度變了,有著新的觀點。
在此之前她只是我媽媽,我並不注意她看來如何,只覺得她跟每個媽媽都一樣,就
只是媽媽而已。而現在我開始留意她寬鬆領口露出的胸部曲線、她那明亮的雙眼和
那極具吸引力的臉孔。當她看著我並給我一個迷人微笑時,我不再是那個聽話的乖
小孩,我變成了她肉體的追求者,也就是過去這幾個小時我所扮演的角色…….希臘
神話中娶了母親的衣底帕斯!
  
  BEN的言談起引起我的思維,他說『我顯我必須到城來看顧一下我的生意,而
Pat也需要一道去買生活必需品,你們母子倆要不要一起去還是你們比較想在這裡
住上幾天呢?』Ben徵詢著我們的意見。

  媽媽說道:『我才剛離開城裡並且我喜歡這裡,Paul你呢?』

『我們就留下吧,我正想去湖邊探險呢』我答道

媽媽就說拉:『我們要留在這囉』

『在湖的另外一邊有一片翠綠的草地,是個野餐的好地方,有個漂亮的小瀑布,而
從那裡看湖也特別的美』PAT說道,『孩子的媽,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們
準備午餐,那麼妳就可以和Paul一起去湖邊遊玩了』

媽媽問道:『Paul你覺得如何呢?要媽媽陪你一起去湖邊嗎?』

我開玩笑道:『要去探險遊玩,怎能因為無美人,使英雄不能救美呢?』

Pat嘲笑道:『孩子的媽,你養了個有騎士風範的年輕紳士喔!他將會讓許多年輕
女性為之癡狂呢!』,『真是糟糕,我早生了幾年,要是我還年青那有多好』

Ben眼神帶著笑意的說:『你正在嘗試偷走我老婆嗎,Paul』

『我只是想到湖邊探險罷了』,在困惑中我回答著。我失去了一個對猥褻談話展現
明智回答的機會。

『去吧,別讓其他女孩把你迷的昏頭轉向,而身陷在蝴蝶結中』

吃完早餐後,Pat和媽媽開始清理餐桌,而Ben則是把我帶到外面教我如何操縱發
電機,他述說著每一個部份如何運作,以及如何發動與關掉,我的職責是必須每個
早上與晚上各開機一個小時,以便冰箱與空調會冷,以及我們想使用電器時有電可
以用。Ben解釋著當發電機不動時,小木屋的輔助燈將由電池供給電力。要記得將
發電機充電,這樣晚上才不會無電可以用而暗暗的。在囉囉唆唆交代其他注意事項
後,Ben因為我學到如何運作此地,感到十分高興。

當我和Ben走回木屋時,早餐已經收拾乾淨了,而且桌上還有為我們準備的冰點。
我和媽媽便準備出發去探險了。包在防水布下的望遠鏡,便是最後一件裝備了!
Ben幫我把行李搬到船上,並把他們排好以保持船的平衡,並使他們在船沉沒時不
至脫離。我和媽媽登上船,Pat和Ben在岸邊揮手道別。

這艄獨木舟因載有兩個人與其他裝備,吃水吃的更重了,媽媽跪在船的前緣劃著
槳,而我也正操舵劃槳中媽,[轉載] 母親的貞操帶[轉載] 母親的貞操帶伊莉討論區伊莉討論區你怎麼了?”  

  她不再哭了,說:“我只是又想到和你父親在一起的日子了。今天晚上的談  
話讓我想起過去我們經歷過的痛苦。現在雖然只有我們兩個萣蒠蓌蓋,滷滵漻漣我覺得很幸福。你  
呢?”  

  “我也是,我一點也不想念爸爸綟綖緋綴,嵹嶇幓幛他在我的記憶裡就只剩下他對你大喊大叫  
了。”  

  “你還想要其他人做你父親嗎?”  

  “哦,不!我覺得蜣蜱蜥蜜,碟碲碥碭只要我們倆在一起,我就很快樂了。難道你想再要個丈  
夫?”  

  “現在我不要嫨嫠嫣嫗,魟魡魠鳳我可以愛你呀,再說你也能填補我的感情。來,吻你媽媽一  
下,好久沒有接吻道晚安了。”  

  我過去吻媽的臉,媽竟用溫暖柔軟的嘴唇吻我。在窒息的幾秒鐘熱吻後,我  
們分開了。我和媽媽摟著睡著了。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了過來去上洗手間,我小跑著上床鑽進被窩,摟住媽媽的  
背取暖,她靠過來,看起來我們躺得就像兩根疊在一起湯勺。  

  “冷嗎?”她問。  

  “差點把我屁股凍掉!”  

  “我也要起來一下,我回來時,你也會暖我的身子吧。”  

  “那是我的榮幸!”我回答。  

  媽跳下床,一會兒後,她回來了,我們恢復了兩柄湯勺的位置。“你還好,  
不必蹲下身子,我的屁股差點沒凍成冰塊。”媽說。  

  “過來暖暖吧。”我抱緊她,我又有了反應。  

  “天哪,我又忘戴貞節帶了。”媽惡作劇地格格笑起來。  

  “它對自己的媽媽也有念頭。”  

  “啊,我知道,或許它想暖暖我冰冷的屁股。”媽邊說邊摟緊我。  

  我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頂住媽媽屁股的陰莖上。奇怪,她的反應和我們沒來  
這兒前有些不同。自從我們來這兒後,她的言行表現得就不像個媽媽,我表現的  
也不像個兒子。一個月前在家裡廚房我們表現出來的謹慎不翼而飛,現在媽似乎  
希望我們應該相處更親密。我動了動屁股,想躺得更舒服些。這時候,我的陰莖  
滑過媽的臀部,抵住了她雙腿間墳起的陰戶。透過睡衣和襯褲,我感覺到從那裡  
傳來的感覺,這裡柔軟溫暖。我忍不住插得更深些。我做這些的時候,媽一動不  
動。  

  我從沒有達到這樣的高潮。媽這時候動了動身子,輕微的摩擦讓我瞬間到達  
高潮,我緊緊報住媽媽的身體,讓我的腹股溝頂住媽的屁股。一陣陣高潮向我襲  
來,我洩了出來,精液噴在短褲上,同時浸濕了媽的內衣和襯褲。  

  當一切都完結的時候,我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害怕媽的不安,不敢挪  
動自己的身體。最後還是我離開了她,說:“天哪,對不起,媽,我實在忍不住  
了,就這麼發生了。”媽很長時間一聲不響,在等待的每一秒鐘裡,我的尷尬和  
恐懼與日俱增。我到底幹了些什麼?我怎麼能對自己親生母親做這種事情?  

  媽轉過身來吻了我一下,說:“Paul,不要內疚,剛才是我在挑逗你,  
這些後果都是不可避免的。這房間裡該道歉的是我。好吧,來吻媽一下,把這些  
都當成你我的小秘密,好嗎?  

  我吻了媽:“我愛你!”  

  “我也愛你!”說著眼淚從眼眶裡流出來。  

  這時Ben敲門讓我們出去吃早飯。我們擁抱了一下穿衣服,起床。當她離  
開臥式前轉身對我說:“Paul,昨天我說我不需要丈夫,其實我在說謊。”
  
  
  在我們房裡的幕簾後有個裝飾漂亮的盥洗台,上面有一大壺水、一塊肥皂和一個
洗手槽,在旁邊掛有浴巾和毛巾。我起身離開床,脫去我的襯衫,走到盥洗台在穿
著先清理一下門面。媽媽把她用過的毛巾方在洗手台上,我拿起此毛巾要把它吊到
桿子上以便晾乾。媽媽總是把她用過的毛巾在她使用的地方。通常她是個愛乾淨的
人,但這個小缺失卻是她極少數的例外。在她用過的毛巾上,我總是能聞到淡淡的
肥皂香和其他的味道。
  
  我把鼻子送到媽媽用過的毛巾前,仔仔細細用心的聞,在淡淡的肥皂味中前長
有一股令人興奮的味道,我知道這股味道是媽媽陰部花蕊的氣味,我的弟弟又興奮
起來,我幾乎又想到媽媽那蓉軟的陰部壓在我跨下的感覺。在可能侵犯媽媽個人隱
私的罪惡感下,我放下這毛巾,急忙地梳理打扮。
  
  我把昨天穿過的衣物和沾滿泥土的短褲放進洗衣籃裡,當我丟衣服時,我看見
媽媽的內褲放在最上面,而我的內褲還是因為精液而濕著的,想起媽媽用過毛巾上
的味道,二話不說便拿起媽媽穿過的內褲猛聞,我的嗅覺裡充滿著媽媽的味道,檢
視媽媽內褲上的濕痕,有這我精液以外的東西,媽媽昨天也興奮地流出愛液了。
  
  Ben一聲『早餐好了囉就放在桌上』,打斷了我的幻想,我把媽媽的內褲放了
回去,急忙走到大廳,等一下再來放肆幻想好了!
  
  彼此問候完早安之後,大家都坐在餐桌前,閒聊著遠方的親戚與最近發生的事
情,隔著餐桌我用心的看著母親,我了解到我看母親的角度變了,有著新的觀點。
在此之前她只是我媽媽,我並不注意她看來如何,只覺得她跟每個媽媽都一樣,就
只是媽媽而已。而現在我開始留意她寬鬆領口露出的胸部曲線、她那明亮的雙眼和
那極具吸引力的臉孔。當她看著我並給我一個迷人微笑時,我不再是那個聽話的乖
小孩,我變成了她肉體的追求者,也就是過去這幾個小時我所扮演的角色…….希臘
神話中娶了母親的衣底帕斯!
  
  BEN的言談起引起我的思維,他說『我顯我必須到城來看顧一下我的生意,而
Pat也需要一道去買生活必需品,你們母子倆要不要一起去還是你們比較想在這裡
住上幾天呢?』Ben徵詢著我們的意見。

  媽媽說道:『我才剛離開城裡並且我喜歡這裡,Paul你呢?』

『我們就留下吧,我正想去湖邊探險呢』我答道

媽媽就說拉:『我們要留在這囉』

『在湖的另外一邊有一片翠綠的草地,是個野餐的好地方,有個漂亮的小瀑布,而
從那裡看湖也特別的美』PAT說道,『孩子的媽,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們
準備午餐,那麼妳就可以和Paul一起去湖邊遊玩了』

媽媽問道:『Paul你覺得如何呢?要媽媽陪你一起去湖邊嗎?』

我開玩笑道:『要去探險遊玩,怎能因為無美人,使英雄不能救美呢?』

Pat嘲笑道:『孩子的媽,你養了個有騎士風範的年輕紳士喔!他將會讓許多年輕
女性為之癡狂呢!』,『真是糟糕,我早生了幾年,要是我還年青那有多好』

Ben眼神帶著笑意的說:『你正在嘗試偷走我老婆嗎,Paul』

『我只是想到湖邊探險罷了』,在困惑中我回答著。我失去了一個對猥褻談話展現
明智回答的機會。

『去吧,別讓其他女孩把你迷的昏頭轉向,而身陷在蝴蝶結中』

吃完早餐後,Pat和媽媽開始清理餐桌,而Ben則是把我帶到外面教我如何操縱發
電機,他述說著每一個部份如何運作,以及如何發動與關掉,我的職責是必須每個
早上與晚上各開機一個小時,以便冰箱與空調會冷,以及我們想使用電器時有電可
以用。Ben解釋著當發電機不動時,小木屋的輔助燈將由電池供給電力。要記得將
發電機充電,這樣晚上才不會無電可以用而暗暗的。在囉囉唆唆交代其他注意事項
後,Ben因為我學到如何運作此地,感到十分高興。

當我和Ben走回木屋時,早餐已經收拾乾淨了,而且桌上還有為我們準備的冰點。
我和媽媽便準備出發去探險了。包在防水布下的望遠鏡,便是最後一件裝備了!
Ben幫我把行李搬到船上,並把他們排好以保持船的平衡,並使他們在船沉沒時不
至脫離。我和媽媽登上船,Pat和Ben在岸邊揮手道別。

這艄獨木舟因載有兩個人與其他裝備,吃水吃的更重了,媽媽跪在船的前緣劃著
槳,而我也正操舵劃槳中...<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