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BL]雙胞胎的遊戲 BY夜犽之夜 [短文 / 激H]
頁: [1] 2 3 4 5 6

sadnessfung 發表於 2010-10-1 05:43 PM

[BL]雙胞胎的遊戲 BY夜犽之夜 [短文 / 激H]

大致內容簡介:此文是三p,一攻二受。

攻是二受的家庭教師,是攻的工作。

本來受只是對攻做惡作劇,而攻則顯得對他們有些弱氣。

而受的惡作劇漸漸由身體變成引誘……攻在受家洗澡時,二受一起進入洗手間,來偷襲攻……

而H則自然地發生了。

「欸,哲宇今天下午沒課吧!我們去網霸賽一場。」

「不了,今天下午我有工作。」

葉哲宇面對好友興致勃勃的模樣,稍嫌冷淡得拒絕。

「啊,你又要去家教啊!你不是很討厭那兩個死小鬼嗎?」

說到那兩個小鬼,葉哲宇臉瞬間垮了下來,無力的點點頭。

「我有什麼辦法,一堂課五千耶!要是你會不去?」

「那也要看啊,如果工作的對像會把我推到泛著蒸氣的熱水浴缸,我才不屑那些錢。」

葉哲宇嘆了口氣,將桌上的書收拾乾淨,上次被燙傷的部份仍隱隱作痛呢!

「再說,那兩個小鬼智商那麼高,會屑你這不出名大學畢業的家教,他們只是單純要整你的啦!」

「......也許你說的對,再被這樣整下去,我的皮早晚會被剝掉。我近幾天去辭職好了。」

「正確選擇。」

看箭好友豎起的姆指,葉哲宇又深深的嘆了口氣,一個身高一百八的大學生竟被兩個十五歲的小朋友整到落荒而逃,這件事傳出去肯定被笑死。

就在他想著如何說出辭職又不傷那兩個孩子的自尊時,口袋裡傳來鼓譟的聲音,那是他的手機。

看了看手機上頭的來電顯示,他一掃之前的憂鬱,開心的按下通話鍵。

“在做什麼?”

可琳甜美的聲音從那頭傳來,她可是葉哲宇追了好久終於到手的學妹。

「沒。剛要回家,怎麼了?」

“我想你。等會有空嗎?”

「恩.....我要去家教,可能沒辦法。對不起啦。」

“家教?真是的,那你上完Call我,我爸媽今晚要出去。”可琳對這一類話,說的一點都不害羞。

葉哲宇聽了,臉頓時紅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應了聲。

“那你是答應了。我有驚喜哦!期待吧!”

電話那頭,傳來了親吻的接觸聲後,她便掛上電話。

「今天也不全是壞事嘛!」

交往了三個禮拜,總算要從一壘下來了,說不定會直接全壘打呢!一想到之後的事,葉哲宇不免竊笑,自己終於要擺脫大學零戀愛記錄啦!

這樣想著,去家教的折磨彷彿減輕了許多。


可不曉得是天不從人願,亦是天氣預報忽然該死的準了,葉哲宇才出了家門沒多久,便起了個大雨。

原本想回去穿上雨衣,但一看錶才發現時間真的不早了,只要一想到雙胞胎會對遲到做什麼處罰,他就不自覺打個寒顫。

不顧與淋濕了一身衣,他催著摩托車的油門,再最後一分鐘趕到了目的地。

「啊,哲宇你來啦.....怎麼沒穿雨衣呢?這麼大雨!」

才到了門口,一名身材姣好的美婦就叫住成了落湯雞的葉哲宇。

「白小姐妳好,因為說好的時間要遲到了,所以顧不得雨衣就出門了。」

「噯,遲到一會不會有事的。而且不是說了嗎,叫我白太太就好,都一把年紀了被叫小姐可怪的。」

美婦掩嘴笑著,明明快四十歲了,卻不可否認仍那姣好的身材,保養甚好的皮膚看起來只不過三十出頭。

「才不會呢!妳那麼漂亮,叫小姐應該的。」葉哲宇發自內心的說。

「呵,哲宇的嘴巴這麼甜,一定很會哄女孩子!.....啊,我真是太糊塗了,怎麼讓你在雨中說話呢!」

美婦皺著眉,將葉哲宇拉到了客廳,白家是地區小有名氣的賈商,宅第雖沒有真正的豪宅華麗,卻有著另一種的獨特風華,是葉哲宇這些平民平日不可能接觸的。

只不過都來了這麼多次,該驚訝的都驚訝完了,葉哲宇只是淡淡的瞥了大廳一眼。

「全身都濕了。管家,拿個葉先生能穿的衣服來!....真是不好意思,下這麼大雨還讓你這麼特地跑來。」

「沒事沒事,笙竹和笙菊呢?」一進門沒瞧見那兩個小惡魔這點反而讓他比較訝異。

「那兩個啊,知道你今天要來,一下課就躲在房間,不曉得在弄什麼。」美婦瞧著樓梯,無奈的笑著。

.....一定是用來整我的.....葉哲宇只要一想到需要他們費時間準備的『遊戲』,他就不禁開始懷疑今天不抱病假是不是個錯誤決定。

「嗯,我公司還有事,那麼哲宇我先走了。」

看了一下錶,本來就準備出門的她朝著哲宇點了點頭。

「好的。.....那個,白小姐。」

「什麼事?」

正從一串鑰匙中挑出車鑰匙,她轉過頭看著不知如何起頭的葉哲宇。

「我.....可能無法再擔任笙竹和笙菊的家庭教師了。」

「咦,為什麼!?」

美婦驚訝的睜大眼,原本尋找鑰匙的動作也停了下來,「難道是因為時薪不夠?」

「不、不是的,你們開的條件很好,是......我的問題。」

總不能說被你的兩個兒子欺負的落荒而逃吧!葉哲宇苦笑,他總覺得背後的灼傷又開始泛疼了。

「這......說起來丟臉,之前已經有好幾個家教被我那兩個兒子整的落荒而逃,你是裡頭待最久的,我想笙竹和笙菊一定非常的喜歡你,難道沒有轉圜的餘地?」

被如此美麗的女人凝視,一般的男人馬上就低頭了,可是只要想到雙胞胎之後又會想出怎麼樣的把戲,他就一身雞皮疙瘩。

於是,葉哲宇只能歉意的笑了笑。

美婦無奈的低下頭,「你也有你的苦衷,那我就不多勸說了。我只是希望你在考慮看看。」

她嘆了聲,打開了玄關的門,走了出去。不一會就聽到BMW駛動的聲音。

葉哲宇吐了口氣,這才再度意識到自己仍穿著濕透了的衣服。

「少爺!你們怎麼會在這!」

拿著乾衣服走來的老管家,驀然的停在樓梯口,說著讓葉哲宇挫了一下的話。

頭一抬,便對上了雙胞胎的眼睛,雖然無法馬上辨識出是哥哥還是弟弟,但他隱約察覺是最令人頭痛的惡魔哥哥。

「你要走了。」笙竹走了下來,穿著最喜歡印有青竹圖案的休閒衣,眼睛裡帶著被背叛的憎恨。

「我......」

「是我們的錯嗎?」笙菊從笙竹後頭探出,眼神中難得有愧疚之色。

「不.....是私人原因。」

「騙子!」

笙竹一咬牙,將擺放在樓梯口的陶瓷娃娃翻倒,推開老管家跑上了房間。

「竹.....」雖然是自己恨的牙癢癢的小惡魔,但再看到笙竹的模樣,心中馬上傳來應該留下來的呼喚。

「葉哥哥是笨蛋!」

笙菊甩過頭,也跑回了房間。老管家緩緩的嘆了口氣,有些責備的看著葉哲宇,「小少爺們非常喜歡您啊。請容我說句話,少爺們之所以老是整您,是因為想讓您注意到他們啊......」

這大概是一般小孩都有的心理,葉哲宇知道,只不過他們所做的舉動實在是太嚇人了,他自認心臟還沒強到可以容忍到那個地步。

不曉的如何回應的葉哲宇,只能用沉默來代替辯白。老管家看了他一眼,將乾淨的衣服遞上去,「去洗個澡。要是夫人知道你感冒,會責備我的。今天仍算是你的工作時間,請好好陪著少爺們。」

葉哲宇接過衣服,朝老管家點了點頭,逕自走向位於二樓的浴室。

他曾上廁所來過幾次,卻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樣躺臥在浴缸裡。白家的浴缸說大不大,說小嘛到也容的下四五人同時泡著。

脫下已經有些乾的衣服,葉哲宇摘下眼鏡小心的放在一旁,看起來主要以泡澡為主的浴室,淋浴設備顯得簡陋許多,他抱著反正最後一次了,就奢侈一點的心態,將水轉開。

嘩啦啦的熱水滾落至由磁磚打造的浴缸,不一會便盈滿了水,莫約七坪的浴室便充斥著白晃晃的水氣。

葉哲宇赤裸著全身坐在浴缸邊,手划過終於平靜的水,溫熱有些燙手讓淋雨而有些失溫的他感到一陣舒適,有些迫不及待的浸下水。

「哇!真舒服,有錢人真好,還自動控溫哩!」

他有些忘形,舒適的水讓原本抑鬱的心情大解放,將身體在往下滑,讓水浸到脖子,他舒暢的呼了聲。

這時,浴室的門被打了開來,原以為是老管家的他不甚在意,閉起眼睛感受著水的溫適。

忽然,水花漸起的聲音打破了他想輕鬆的念頭,睜開眼,此時雙胞胎一左一右的靠著他,精明的細長眼睛打量著他。

「你、你們幹麻?」

「泡澡啊!」笙菊目不轉睛看著葉哲宇胸前亞麻色的凸起。

被雙胞胎打量的不好意思,葉哲宇滑開水去到了浴缸的另一頭,沒想到雙胞胎竟跟了過來。

「葉哥,既然你都要走了,讓我們幫你刷刷背嘛!」

明明剛剛一臉快要哭的模樣,笙竹此時卻蕩起奇妙的笑容,不等葉哲宇回答,便滑到他背後。

「不、不用了啦!」

天知道他們會做什麼,像上次說要幫自己按摩,結果將一隻手掌大的蜥蜴丟進自己的襯衫裡面,一想到那恐怖的回憶,葉哲宇試著滑開水,卻被笙菊抓住了手。

「葉哥,你都要走了,在整你下去也沒用了。」

在惡作劇的時候,笙菊往往被派作裝可憐的角色,明明是相同的一張臉,卻讓人憐愛的捨不得繼續發怒,就在你準備原諒他們時,你就會發現另一隻蜥蜴已經鑽進你的褲子裡......

「不....我看還是算了。」

就在葉哲宇準備逃離時,背部已經傳來一陣溫熱的觸感,笙竹比自己小上很多的手正磨蹭著他的背部。

不可否認的,他的確很有技巧,一下子就讓原本心生反抗的葉哲宇軟化,任由他拿捏。

「葉哥,你的背好光滑噢!」

笙竹說著,揉捏的力道逐漸向下,在腰部的施力顯然鬆了很多,可能是考慮腰部的敏感,太大力只會生疼而放輕力量。

「葉哥,看不出來你肌肉還蠻結實哩!」

笙菊則在水中坐上了葉哲宇的大腿,手則在他長年運動的肌肉上按摩,胸大肌、腹側肌,每一處肌肉都有一種力道。

彷彿來到了最舒適的按摩寮,血液循環因略燙的水溫而加快,前後那媲美最專業按摩師的技巧,幾乎讓他舒服的想要叫出來。

「葉哥,你要離開前可不可以幫我們解答。」笙菊的聲音不知何時來到他耳邊,已經舒服的泛睏的葉哲宇迷濛的點頭。

「我們最近看了一本書,可是一直不知道他再說什麼。」

連相對論以及量子力學都朗朗上口的兩個天才兒童,有哪本書是他們讀不懂得,要是平時葉哲宇一定能察覺這個言語圈套,但正處在迷濛狀態的他可沒能這麼多。

「那本書上說啊.....男人手淫是磨蹭自己的陰莖,可是到底要怎麼做?」

笙竹也貼在葉哲宇耳邊,說話不知因為是葉哲宇已經泛傻了,還是刻意如此,總覺得他此時的音調特別煽情。

「這....我不知道怎麼說吶!」

「不然葉哥示範好了。」

葉哲宇扶著浴缸坐起來,雙手摩擦著自己的陰莖,已經舒適的身體一瞬間便跳了起來,粗長的柱身脫離了水面。

「哇,葉哥的好大哦,我們可不可以摸?」

笙菊低聲的說著,運用人體陷入舒適而迷糊的腦子進行催眠,這是暗示的一種較為容易的方式。

葉哲宇看著雙胞胎一眼,腦袋只處在極度舒適的狀態,只能迷迷糊糊的點頭。

笙菊的手摸上了那比水更為灼熱的肉幹,運用按摩的技巧頓時讓葉哲宇歡快的從鼻子裡哼了聲。

「葉哥好詐哦!自己先舒服,我也要啦!」

不甘被冷落的笙竹也起了身,站起來的高度剛好讓那挺起來的東西正對上葉哲宇,葉哲宇不用示意,身體上的快感支使他下一步的動作。

他左手抓住了花莖,將尚未完全褪下皮囊的小龜頭含在嘴裡,用著舌頭將那層薄皮舐開,露出裡頭鮮嫩的顏色。

「啊....葉....葉哥........」

似乎也是第一次被這麼做,笙竹不再想之前的鬼靈精,反到露出讓人害羞的模樣,捧著葉哲宇修短的頭髮,想將自己更深一層的進入。

葉哲宇的右手仍活塞著自己的陰莖,只是握著的不再只有自己的,大腿夾著葉哲宇的腰,笙菊的小陰莖被葉哲宇一併搓揉,互相磨蹭的陰莖在熱水中更加敏感。

「葉哥.....葉哥......好、好舒服哦......」

「還要....我還要.....葉哥......不要離開......離開我們.....」

笙竹笙菊相彷的聲音,色情的流露在滿是蒸氣的房間,葉哲宇無法說話,因為他正忙著右手的律動和舌頭的吸吮。

還不夠還想要的念頭在他腦子裡蔓延,他想要的是更多更多........!

也許是雙胞胎的關係,笙竹和笙菊的東西同時勃發,流洩出濃郁的花蜜,觸覺、視覺甚至是味覺聽覺的極大饗宴,讓本來就還未真正發生關係過的葉哲宇第一次在別人的注視下,射精了。

○●○●

很久沒有睡的這麼迷糊了。

葉哲宇顫抖著眼瞼,有些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只知道那是張異常柔軟舒適的大床,而自己身邊正縮著兩團溫暖的東西......

.......等等,這是什麼!?

有些驚醒的葉哲宇驀然的睜開眼,第一眼所見竟是自己噩夢般的兩隻小惡正吸吮自己身下的男性象徵。

「葉哥,你終於醒了!」一名男孩此時正吸吮著自己想也不敢想的乳頭,此時葉哲宇已經沒心情分辨誰是誰了。

「你.....你們在做什麼!」

正當葉哲宇想跳起來,卻發現自己的雙手已經被毛巾繞了個金錢結,綁在床頭,身上穿的衣服被褪到鎖骨,而雙腳則被自己的褲子縛住,四角褲被拉到膝蓋以下,露出整個勃起的男根,而那正被含在一個男孩嘴裡。

「葉哥在浴缸裡睡著了,本來想帶你回床上,穿好衣服等你醒來後在玩,怎麼知道葉哥睡這麼久,看得我倆嘴都饞了,只好先做啦!」

顯然是笙竹的口氣,此時他正漬漬有聲的“吃”著葉哲宇的陰莖。

「葉哥,對不起啦!如果你想玩脫衣服,下次我們一定等到你醒,可是今天是我們的第一次啊,我們可等不了。」

此時,顯然裝可憐的正是笙菊,他正伸出舌頭,舔著葉哲宇的乳頭,鮮紅的色澤在亞麻色的乳頭上留下了一痕晶瑩的水痕。

「你們不要這樣子,這麼做很變態啦!」

「可是葉哥翹的這麼高,難道葉哥也是變態嗎?無所謂啦,我們就是喜歡變態的葉哥。」

笙竹想小狗舔著不捨咬下的骨頭,先是將整隻吞進喉嚨,接著舔舔桃子狀的龜頭,在沿著柱狀向下,在凹陷處用舌尖輕觸,順著浮出的青筋來到睪丸。

「啊....哈啊.....別舔那!...不....拜託!」

葉哲宇有些暈眩,這兩隻小惡魔的技術真是太好了,堂堂一個大學生竟被兩個國中生玩弄的求饒。

「葉哥很高“性”吶!真好,每次我們耍著玩,總是很生氣的模樣,這次總算高興了。」

笙竹輕笑,放開不停顫抖流露出強烈麝香的陰莖,小巧的舌頭含著葉哲宇另一邊的乳頭,輕輕嚙著。

「啊.....哈啊.....不要....咬啊.......」

葉哲宇大叫,雙手雙腳都被綁了起來,身體敏感處不斷撫摸的情況卻又無法因此射精,這讓他無奈痛苦卻興奮的喘著。

「竹。」

笙菊此時將花莖湊上了葉哲宇的嘴邊,示意了笙竹一眼。

笙竹會意,將葉哲宇高聳的陰莖扶正,輕巧緩慢的坐上去,被這大大悖離常識的一幕驚嚇,葉哲宇驚恐的看著笙竹圓潤的翹臀,那不應該這麼做的穴口完全含住自己的陰莖。

「好....好爽......天、葉哥的.....大......哈啊...啊啊.....」

淫蕩的叫聲,從一個年輕的國中生嘴裡傳來,格外讓人受不暸,笙竹雖然是第一次,但意外的有天賦,柔軟細滑卻緊緊包住了葉哲宇的陰莖。

從葉哲宇這個角度,能輕易的看到那進進出出的男根以及不斷收縮的內壁,像吃不夠般,那裏頭不斷的分泌濕滑的蜜液,小陰莖直直挺起,彷彿要告訴大家快來觸碰他似的。

「葉哥,人家也要。」

笙菊趴在葉哲宇堅實的腹部,讓自己的小東西能順利被含住,雪白的玉莖輕輕顫抖,顯然主人已經興奮到了極點。

想看....還想多看那兩個孩子淫蕩的樣子............

葉哲宇拋開了理智,舌頭舔弄著小陰莖,時不時來到後頭跟著溺出淫水的蜜穴,像隻饑渴的蜂鳥,吸吮著怎麼也不夠的花蜜。

「啊.....葉哥....你不要....吸的這麼......用力啦..啊啊!哈啊!........」

笙菊喝喝的喘著,回過頭正好瞧見兄長被頂的一上一下跳著的東西,沒有猶豫也不需要猶豫,他含住了那不斷吐出精水的陰莖。

如此有人路過,一定會為這色情的畫面感到羞赧,雙胞胎一個後頭的小穴含著男人的大陰莖,一個邊被男人舔著穴口邊含住自己兄長的陰莖。

「要....要射啦!」

受過最大刺激的笙竹終於忍受不住,將精液射滿弟弟的臉頰,雙胞胎的神奇感應讓笙菊接連著驚呼射精。

洩的男人古銅色的身子,彷彿沾上了黏膩的奶油,強烈的糜香讓人暈眩。

「還沒.....還不夠.......」

已經完全被性慾佔據的男人,像頭野獸般拼命的動著,已經被貫穿數次的笙竹早就受不暸了,知道哥哥撐不住了,笙菊將笙竹推開,抬起嬌俏的屁股,讓男人像野獸般肏他。

「好...好舒服.....我要肏爆....你們的騷穴!」

「葉哥....太大了....慢點...慢....哈啊....哈......」

笙竹喘過了氣,看著仍無法滿足的男人,有些發愣的想,兩人的初夜在這個發情就停不了的野獸真的合適嗎?

然而情況已經不容他多想,眼看弟弟即將承載不了男人的盛情,又將爆發出來,他要馬上遞補上去,不然不知男人會做出什麼事。

爬著過去的他感到四肢鬆軟,天!葉哲宇的精力怎麼那麼強啊!兄弟倆輪番上陣卻還沒把男人榨乾。

自己反到爽的連左右都分布清楚了!

已經不曉的射出了多少精液,只知道男人最後射出濃郁精水時,他和弟弟都真正的鬆了一大口氣。

男人爽完便昏了過去,而雙胞胎則一左一右的抱著他結實的腰部,在溼的慘不忍睹的被單上,沉沉的睡去......


葉哲宇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

「喂.......」

“不是說要Call我了嗎!?”電話那頭,傳來可琳嬌嗲的怒斥。

「....不好意思,我忘了。」

葉哲宇看了左右抱緊自己的雙胞胎,沒有想像的驚訝,只有淡淡的瞥了眼。

“忘了!你知不知道人家等了你一個晚上!”

「對不起,我們分手吧。」

“什麼!?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沒等可琳說完,他逕自掛上電話,並將它關機。

葉哲宇緩緩的嘆了口氣,他身上全是歡愛一夜的造成的痕跡,陰莖的部份更是黏稠的可怕。

算了,等會再來清吧!等他們兩人醒來。

葉哲宇拿起手機旁的眼鏡戴了起來,驀然想起歡愛時,兩人不斷求饒的模樣,心生一計的看著熟睡的兩人。

我會把你們欺負我的部份連本帶利的要回來!

在這之前.......

葉哲宇俯下身,親吻著兩人熟睡的臉頰。

「早安。」

[ 本帖最後由 sadnessfung 於 2010-10-1 20:03 編輯 ]...<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kathleew 發表於 2010-10-1 05:59 PM

我還以為雙胞胎是攻= ="
怎麼用這種方法留人的...
直說不就好,

dark32313 發表於 2010-10-2 04:29 PM

我原本以為雙包胎會是攻
沒有想到平時乖乖的人
才是真正最厲害的大野狼

a79923 發表於 2010-10-4 09:34 PM

真是意想布到阿
雙胞胎貌似攻君
卻十分有潛力的受君

bodoqo 發表於 2010-10-5 07:15 AM

呵~
第一次當小攻,就激發邪惡的因子啦
原本邪惡的小受...
如果有後續,應該會挺有趣的;P

nevercry 發表於 2010-10-8 07:36 PM

這個還有後續嗎 ?
很好看呀?
2兄弟都是受的
還以為家教會被虐
還有...他們準確的我都還沒看到

mis635220 發表於 2010-10-9 05:37 PM

一開始我還以為雙胞胎是攻呢

結果斯文的家教老師才是攻阿

文中"葉"原本那麼的想逃離"竹"跟"菊"

但是卻又被"竹"跟"菊"輪流.........

不過攻的體力還真是嚇人啊

雙胞胎輪流來還搾不乾他  不過攻也真的很酷說

文中:葉哲宇看了左右抱緊自己的雙胞胎,沒有想像的驚訝,只有淡淡的瞥了眼。

手機中的女友對他說:“忘了!你知不知道人家等了你一個晚上!”

攻對手機中的女友說:「對不起,我們分手吧。」

真的很酷   而且接受度也超高的  沒被雙胞胎嚇到...<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

nancy200224 發表於 2010-10-9 06:15 PM

哇!跟想像中完全不依樣
一開始都會以為雙胞胎是攻
真的人不可貌相阿

ricky850803 發表於 2010-10-9 09:58 PM

發帖很辛苦
所以回帖是一定要的
請大大加油

黏黏蟲 發表於 2010-10-17 03:19 PM

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victory:
這對雙胞胎
最終還是嚐到了
引火自焚的感覺了吧:lol
不過
是''性''福的慾火:loveliness: :loveliness:

smilewiwi 發表於 2010-10-21 12:22 AM

這篇其實很好看呢~~想看看這如果出長篇會怎樣

荳荳寶寶 發表於 2010-12-21 09:16 AM

怎麼會這樣咧...我以為是2雙胞胎攻一個沒想到...
盡然是相反><" 不過這兩支小惡魔 真的受的可以...
攻..也有點深藏不漏QQ 這麼久@@ 把兩支小惡魔搞的累趴~
內容還不錯 但是 有些小短^^"

e050145 發表於 2010-12-31 12:42 AM

雖然先前已經看過這一篇文章了
再看一遍還是覺得寫得很好
是好文章就要好好收藏

starsky11 發表於 2011-3-8 08:25 PM

這樣打會讓人誤會啦哈哈
不過我倒沒有想到雙胞胎會是攻啦
若是兩攻的話那受不就很可憐哈

fin19 發表於 2011-3-28 12:52 AM

剛開始頑皮的小孩變成了甜文
不過那對雙胞胎真的很讓人意外
但小攻最後的決定也很乾脆
這算是疼小孩還是疼情人呢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