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吸精女的告白
頁: [1]

e223066 發表於 2009-11-24 05:20 AM

吸精女的告白

我是個愛食精的女人,當男人熱呼呼的精液通過我的口腔,黏漿塗滿我的舌頭,咽入我的喉嚨時,那充滿異味的灼熱感,會把我徹底的燃燒,把瘋狂的拋起,我的快感像在雲端飄浮久久不墜。
  我喜歡食精,我喜歡在口中翻攪精液的感覺,讓精液浸潤口腔中每個角落,讓男人濃郁的體味盤據我的鼻息和味覺間,再慢慢吞進喉嚨、食道,填飽我的胃,那滋味和那滿足感,會讓我抓狂,總要神馳目搖好一陣子才能回神,美不可言。
  我知道,正常的女人都厭惡食精,這讓我覺得,我是不是哪裡有問題?為什麼我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別的女人,對於食精避之唯恐不及,為什麼我卻會在男人胯下,貪婪的吸吮精液?我懷疑我是個淫穢的色情狂,雖然我的外表很清純、很正常。
  我叫小虹,今年28歲。十多年來,我每天都在想吃精子,吃不到精子就心神不寧,直到吞下大量精液,我才會心滿意足的定下神來,做正常人的事。但是沒過多久,我又會渴望下一頓精子。
  我第一次食精,是國中畢業,上高一前的暑假,也就是15歲的時候。那年剛考完高中,爸媽把我送到美國聖地牙哥阿姨家渡假。阿姨和姨丈有一個獨子,也就是我表哥,他們兩年前從台灣移民美國。
  阿姨在聖地牙哥的房子很大,有五、六個房間,社區很高級,房屋四週有大草坪,後院還有遊泳池。姨丈和阿姨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隻有表哥每天陪著我玩耍,表哥比我大兩歲,小時候就跟我很要好,我在那裡過著渡假一樣的日子。
  這天遊完泳,我和表哥分別到自己房間去淋浴。洗完澡,我罩上一件寬大白色低領無袖T恤,因為剛才遊得筋疲力盡,所以懶得穿內衣了,下身隻穿上小內褲,就到樓下客廳了。
  表哥已洗完澡,穿了條寬鬆短褲,上身赤裸,喝著飲料看電視。我的T恤剛好遮得住內褲,露出半個肩,因為跟表哥是兩小無猜的關係,所以也沒在意的坐在表哥旁邊。
  15歲的我,身材發育得相當成熟,身高163CM,胸部兩顆乳房小巧玲瓏,兩粒淺紅色小小乳頭,常常不明不白的堅挺著,陰部也已長出稀疏但整齊的細毛,身形苗條勻稱,還有一雙同學羨慕的修長大腿。
  雖然小時候常和表哥光著屁股玩在一起,但自我身體發育後,便不曾和表哥裸裎相見。這幾天遊泳,雖然知道對方身體有跟以前不一樣的變化,但也隻想成是長大,從未聯小到性事。 
  我坐在表哥旁邊看著電視,隨意嘻笑聊著,表哥似乎比平常更多看了我幾眼。
  電視播出一個搞笑的節目,我不時笑著倒在表哥懷裡,還把頭枕在他的大腿上。
  驀地,我發現表哥短褲管內,有根肉色棍子伸在外面,而且就在我眼前。我還不知那是什麼,就把他褲管撩起來,看見那根「肉棒」長在他的兩腿中間,才知道那是他的陽具。
  表哥不安的推開我,想把肉棒收進褲管內,但是硬梆梆的肉棒似乎不肯聽話,收進去沒兩下,又跳出來探頭探腦。
  我伏下身子,好奇的摸著那根還有肥皂香味的肉棒,表哥發出一聲呻吟,想把它縮回去。
  我雖然未經人事,但多少從同學、書籍、報紙上得知一些男女之事,表哥的呻吟,我知道那不是痛苦,而是興奮、舒服。於是我繼續輕輕的來回撫摸著。
  「小虹……別……別這樣……」
  「哥,不舒服嗎?」我看見龜頭上冒出一滴晶瑩的液體,好奇的摩擦著。
  「不……不是……」才幾秒鐘,表哥突然呼吸急促,要抽回身子,我還來不及反應,龜頭就噴出一道白色液體,直直噴到我的口鼻間,我輕呼一聲,又有好幾道白柱噴出來,都噴到我的臉上。
  表哥滿面通紅,將肉棒收進褲內,急急忙忙起身,跑回自己房間。
  我吃驚的望著表哥背影,發了一回呆,回想剛才的一幕:「那是什麼東西啊?那東西怎麼會噴出東西出來?」
  熱熱的液體從臉上流進嘴唇,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一股雄腺體味沖進我的味覺,讓我產生迷樣感覺,身體一熱,全身舒暢酸軟,像是一陣電流鑽入脊髓。
  「這是什麼感覺?」我驚異的問自己。停了一下,伸出舌頭再舔了一下已經變溫的液體,細細體會一下味道,像腥不是腥,像甜不是甜,很奇妙的味道。
  我把臉上的液體刮進嘴裡品嚐,那股電流又來了,身體酸軟,臉上發脹,全身毛細孔都張開了似的,體內在神經在跳動,讓我虛脫了好一直陣子。前所未有的感覺,可確定的是,那是舒暢到極點的感覺。
  我仔細思索我有限的性知識,思所半餉:「那就是男人的射精了。」雖然確定了答案,但還是對第一次看到射精而驚喜不已,尤其是嚐到精液的滋味。
  我走到表哥房門口,敲了一下門。裡面沒聲音。我推開房門,瞧見表哥躺在床上,用枕頭矇著頭。
  我坐到床沿,輕輕搖了一下表哥:「哥……」
  表哥不吭聲,半響,才悶悶的說:「小虹,對不起。」
  「哥,對不起什麼,剛才……,我很喜歡那樣……」
  表哥拿開枕頭,不解的看著我:「哥,你別笑我,我很喜歡那樣。」
  「什麼?」表哥更加不解。我的手摸著他的胸膛,小聲對著他的耳朵說道:「你的精子真好吃。」
  表哥呆了一下,我怯怯的把手伸向他的胯下,發現肉棒還是硬的。
  表哥推阻著:「小虹,可是我們是表兄妹,這樣下去會亂倫……」
  「哥,我不會跟你……性交的,我隻要吃……你的……精子。」
  聽到我的話,表哥阻擋的手一呆,我的手趁勢握住他的肉棒。
  我脫下表哥的短褲,讓他平躺著。我趴下身子,更近距離的觀察他的肉棒。那肉棒變得異常粗大、堅硬,昂然怒目的瞪著我,尿道口還流著剛才剩下的精液。
  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龜頭,把那滴精液舔乾淨,覺得津津有味,但還是覺得不夠,於是我張大嘴巴,含住龜頭吸吮著,向小孩吸奶那樣。
  我讓龜頭深入口腔深處,嘴巴立刻生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心頭有無限的踏實感,也許是嬰兒吸奶頭那樣的滿足感。
  不一會兒,表哥推著我的頭,急道:「小虹,讓……讓開,要……出來了。」
  我還沒來得及問什麼東西出來,嘴巴裡的龜頭突然又脹大一圈,感覺一股液體注入口腔,我立刻意識到他在射精,於是更加緊緊含住龜頭。
  龜頭不斷在跳動,我的嘴巴感覺不斷湧入精液,直到裝滿。龜頭停止跳動,我靜靜讓精液停在嘴中,精神一陣蕩漾,全身舒服的感覺又來了,還發起抖來。
  我含著滿口精液,讓精液涓滴流進喉嚨,捨不得吞完。
  終於還是吞完了,我恍惚的神情也約略清醒。發現表哥正在注視著我。
  「小虹,你怎麼了?叫你都不應。」
  「哦是嗎?剛才好像飄在半空中,盪來盪去,好舒服。」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真有那麼舒服?我還以為隻有我舒服。」
  「你也舒服?那我還要吃……」說著,我又低頭用嘴搜索他的肉棒。
  「不要啦,貪心鬼,我已經出來兩次啦……」表哥閃躲著。
  「唔……」我不理會他的抗議,一口又捉住他的龜頭。
  我含著龜頭,舌頭繞著龜頭打轉,嘴唇不時咂著冠狀溝,上下來回套著。
  表哥發出舒服的呻吟聲,我的肉慾越發熾熱,更加賣力的吸吮著,有時讓龜頭深入我的喉嚨,恨不得把整支肉棒吞下去。
  跟剛才不一樣的是,表哥並沒有很快洩出來。
  我嘴巴大約套了好幾分鐘,表哥才又洩出來,不過沒有前兩次那樣濃稠,但一樣洩滿我的嘴巴,讓我心神蕩漾。
  好一會兒我回過神來,表哥問我:「真有那麼好吃嗎?」
  「嗯,真的很美味,不像食物的美味,而是能挑動我神經的美味……」
  表哥呆呆的望著我,喃喃說道:「小虹……小虹……」
  「怎麼,你不想給我吃嗎?」我摟住表哥的脖子。
  「不是不是,隻是……那東西真的很好吃嗎?」
  「真的很好吃呀,哪,給你吃吃看。」我笑著湊上我的唇,吻住表哥的嘴。
  「不太好聞耶。」表哥別過臉。
  「哪有?」我抓住表哥的臉,將舌頭伸進他的嘴,跟他舌吻著。
  表哥被我吻了兩下,逃出我的吻:「好啦好啦,你要吃就盡量吃,不要給我吃。」
  「真的哦,你以後要常常給我吃哦,不準小氣。」
  表哥頓了一下:「小虹,那……我想看看你的……你的……身體,可以嗎?」
  雖然吃了表哥三次精液,但一聽表哥這個要求,我的臉卻紅了,「不好。」
  「其實剛才已經看到了。」
  「什麼時候?」我驚奇的問。
  「剛才你下樓坐在我旁邊,衣服穿這麼大,裡面又沒穿內衣,隨便動一下我就看到裡面了。」
  「真的?」我低頭看一下胸口,果然從歪斜的衣領裡,清楚看見乳房和乳頭,甚至看到小內褲。
  「你好壞,偷看人家。」我搥打著表哥。
  表哥捉住我的手,嘻笑說,「你還在我身上摩蹭,衣服歪七扭八,裡面早被我看光啦,害我那裡……硬起來,好難過。」
  「哦?真的?」我再次審視上衣,發現舉手投足,很容易走光,隻有端坐時才會遮得住。
  「好好坐也沒用,你裡面沒穿,奶頭又那麼尖,還是很有得看啦。」
  表哥不說,我還真看不出來:「那……好看嗎?」
  「嗯,當然啦,你下樓時,我那裡就硬了,等你在我身上摩蹭時,我就忍不住快出來了。」
  「我真的那麼有魅力?」我站到穿衣鏡前,脫下T恤和內褲,仔細的端詳自己。嗯,真的,以前都沒有自己那麼性感,圓潤的胸部,纖細的腰部,翹翹的臀部,還有修長的雙腿,顯得那麼勻稱,小腹下一小片稀疏的細毛,順從整齊的呈倒三角形。更重要的是,還有一張我從小就知道的秀麗臉孔。握這才注意,我已是十足的小美女,連我都為自己著迷了。
  回過頭來,表哥正直直的瞪著我看,胯下的肉棒又像棒槌一樣直立,龜頭也對著我怒目直視。
  我赤裸裸的爬上床,與表哥肌膚相貼著。表哥摸著我的胸部,指尖逗弄著我的乳頭,害我麻癢難當,乳頭立刻凸了起來。表哥把手伸向我的陰部,撥開我的陰唇,不斷來回揉著。
  我感覺下面濕得厲害,表哥大口喘著氣,突然翻身把我壓在下面,打開我的雙腿,將龜頭頂住我的陰唇,就要插入。
  我閉上眼睛,準備迎接這一刻。卻覺表哥頂著陰唇,一味喘著氣,並沒有插入。
  「哥,快進來……」我小聲要求著。
  表哥卻翻身坐起,背對著我,不發一語。我慢慢坐起來,自背後攀著表哥:「哥,怎麼了?不喜歡我?」
  「不……不是,我喜歡你,可是你是我妹,我不能這樣對你……」
  「為什麼?」
  「這樣是亂倫,為了你好,我不能跟你……作愛。」
  「可是,哥……我喜歡你。」
  「就因為喜歡,才不能這樣。」
  我想了想,好像表哥說得很對:「好,那我們不插入,可是我要吃你那裡……」
  不等表哥說話,我就趴下身子,用嘴巴捉住他的龜頭。
  為了彌補不能插入的遺憾,我發狂似的舔著表哥的龜頭,吸吮肉棒周圍,輕咬著肉棒根部,又將肉棒狠很的通入喉部,讓龜頭直抵我的口腔深處。
  表哥隻有哼哼唧唧的份,身體扭曲著,兩手緊抓住床單。
  看著表哥舒服的表情,我含得更起勁了,想像表哥插入我的陰道,我用口腔取代陰道,讓表哥的肉棒深深插進我的喉嚨,來回進進出出。
  這樣過了好一會,表哥擡起屁股,一陣哆嗦,我的嘴巴多出一股股液體,想來表哥正在噴精了。
  我一面慢慢吞嚥精液,一面繼續容納新的精液,真希望他永遠噴不完,讓我成為儲存精液的容器。
  短短幾小時內,我竟然連續吞下四次表哥的精液,我用心體驗完第四次吞精的感覺後,意猶未盡的躺在表哥的懷裡,緊緊摟著他不放,為表哥今天帶給我的奇遇而欣喜不已。
  「哥……」
  「嗯……」
  「舒服嗎?」
  「舒服得虛脫了……」
  「那……我們以後不作愛……」
  「好……」
  「但是要給我吃……」
  表哥吃的一笑:「小虹……你真是……」
  「真是什麼?」
  「真是……真是……淫蕩。」
  「好啊,你笑我……」我用剛剛滿含精液的嘴巴強吻他,他趕忙求饒:「不淫蕩,不淫蕩,救命啊……」...<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