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農村經典亂倫之事
頁: [1]

yo31717 發表於 2009-9-17 02:48 PM

農村經典亂倫之事

農村經典亂倫之事

母親序“福山——福林——呐——”每到夜色降臨,[轉載] 農村經典亂倫之事-1[轉載] 農村經典亂倫之事-1伊莉討論區伊莉討論區燈火初上的時候,村子上空就響起娘呼喚我和弟弟回家吃飯的的聲音。全村人都說娘是俺村最賢慧的女人。

娘十七歲嫁到俺家摦摥搴摽,蓆蒼蓄蒐生了我們兄妹四個,為時代單傳的我們家立了大功。大哥福山蜲蜢蜦蜿,賒赫趖趕我叫福林,排行老二誓誡誘誧,緀綡綰綷妹妹福妮,老三福海跿踆踅踉,瑤瑵瑣瑪兄妹之間都相差三歲。人丁興旺了,貧困的生活沒有改變。我們弟兄一個個人高馬大的長成了漢子,可是一直娶不上媳婦。大哥二十八歲那年,用我妹妹福妮換親才娶回了嫂子。

隨著年齡的增長,眼看著一般大的夥伴一個個娶了媳婦,建立了小家庭。我的心裏開始不平靜起來,那種渴望女人的欲望日益強烈。特別是參加了朋友的婚禮鬧了洞房以後,一個成熟男人的衝動猶如火山爆發般難以控制。也許就是那時侯我開始對女人產生了強烈的興趣,可望而不可及的煎熬使我更加的痛苦。

在城裏打工的時候,看到城裏女人一個個豐乳肥臀、粉臂圓腿,更使我欲火難耐。那種焦躁的渴望、炙熱的衝動常常使我無法自製。但是理智又不允許我去貿然的出去攔路施暴。壓抑的情緒中,又常常聽到同伴們講那些女人的種種妙處,使我對女人如同著了魔一般的思念、渴望,甚至見了母豬,母牛都有一種強烈的衝動,我沒有錢去找小姐,但是我更沒有膽量去佔有別人家的女人。對女人的渴望常常使我焦慮不安,夢想著有一天象傳說中的那樣,從天上掉下來一個林妹妹來。

幻想畢竟不是現實,牆上畫馬不能騎。我不得不考慮現實的問題,想遍我接觸的女人,年紀大的,我不敢找,年齡小的又擔心不順從我還會叫嚷起來,翻來覆去的想來想去,沒有一個能夠可以滿足我的欲望的。

也許就是那時候,我想到了她——娘-----我的生身母親,她是我身邊唯一的女人,她能夠滿足我的欲望,我又不用擔心她會暴露我。從那以後,我開始關注娘的一切。

娘才五十歲,卻顯得格外的蒼老。娘的頭髮很長,黑髮中夾雜了許多白髮,顯得格外灰白,常常挽成一個大大的髮髻盤在腦後,娘的額頭上有幾道深深的皺紋,眼角的魚尾紋細細密密的刻下了歲月的烙印,娘已經是一個十足的鄉下老太太了。

娘除了年紀大了一些,臉上有了皺紋,頭上添了白髮,但是她畢竟還是一個女人呀。我努力說服自己:娘雖然長得不算漂亮,身材也不很均勻,但她畢竟擁有女人所有的一切,有一身豐韻的肌\膚,有一對下垂但是又肥又大的乳房,襖粋?充滿肉欲的屁股。謹這些就足夠了,如果再象城裏的女人那樣打扮起來,娘也許會有幾分姿色的。對於我來說,只要是女人就足夠了,我需要女人,我渴望女人,娘就是女人。

我就這樣暗地裏愛上了俺娘,並且想像著娘無數次的手淫,也曾經……期間的苦楚真的是一言難盡,直到那年的盛夏……

第一回蘆葦叢娘倆涉欲河兒奸娘初試雲雨情將要日落西山的時候,我終於鋤完了最後的一壟玉米地。我站在地頭,用腳蹭蹭明光閃亮的鋤板,擦了一把滾落在胸膛上的汗珠,抗起鋤頭,走出齊腰深的玉米地,沿著河邊的小路收工回家。

本來今天是我與弟弟福海和娘我們三人來鋤玉米地的,三弟福海正值讀高中暑假期間,怕熱怕累,不一會就叫嚷著“要中暑了,累死了”,要回家溫習功課。娘吵他說:“有本事考上大學離開這窮山窩,到大城市裏住,就不用受這份罪了。”三弟說:“等著吧,明年我考上大學,把娘和爹都接到城裏住。”娘一聽這話就開心的樂了:“我就等著你上大學,享你的福呢。好吧,回去找個涼快的地方好好讀書,可別貪玩呀。“於是,三弟便哼著小曲,沿著田埂回去了。

“娘,你也太慣老三了。”我不大樂意的對娘提了意見。

娘手搭涼棚看看遠去的三弟,笑眯眯的說:“前幾年你上學的時候,我和你爹也沒有管過你呀。他這時候正是長身子骨的時候,不能累著了呀。”

是呀,幾年前,我也是怕幹活怕熱怕累,總想要金榜提名,魁元高中,讓受了一輩子苦和累的爹娘享享清福,要不爹娘給我起名福林就白起了。

誰知道命運不濟,一連三年高考,年年都名落孫山。爹敲打著手裏的旱煙袋說:“認命吧,下學回來跟爹學學石匠手藝,只要肯下力氣,也餓不著的。”娘也勸我說:“學會石匠,藝不壓身,你也二十四五了,也該成家了。吃幾年苦掙些錢,蓋兩間房子,娶個媳婦成一家人,我就放心了。”

爹娘的話決定了我的命運。我輟學後學會了石匠,手藝超過了爹,卻到現在也沒有娶到媳婦。

太陽偏近西山的時候,玉米地已經鋤了大半。天熱的象蒸籠似的,玉米地裏密不透風。娘的衣衫後背被汗水浸透貼在了身上,汗水順著娘黑裏透紅的臉頰脖頸直往下流。我不由得心疼起來:“娘歇歇回家吧,這麼一些地,到不了天黑,我就把它鋤完了。”

娘直起腰,拂了一下散落在額前的頭髮,手搭涼棚望望遠處說:“天還早呢我再鋤一趟。”

只要和娘單獨在一起,我就會有一股強烈的衝動,就想窺視娘的身體。隔著玉米葉子,我看到娘的上衣領處的扣子沒有扣齊,脖子以下露出了汗津津的皮膚,兩個曾經哺育過我們兄妹四人的一對奶子又圓又大,雖然有些微微下垂,卻依然那麼飽滿,晃晃蕩蕩的垂在胸前,真的讓我無比的亢奮。娘拉起衣襟擦汗時,無意中露出了一節白皙的肚皮,更使我激情膨湃。我急忙關切的把毛巾遞給娘:“娘,看把你累的渾身都是汗,你歇著吧,這點活我緊緊手就做完了。”

娘擦擦汗又用毛巾扇了幾下說:“不累呀,就是天熱,沒有一點風,福林你也歇一會吧。”

“我不怕熱,娘還是回去歇歇吧,也該給俺爹熬藥了。”爹是那年在建築隊打工時,從腳手架摔下來的。當時就斷了氣,經過幾天幾夜搶救,命總算是保住了,卻斷了腰骨,下肢癱瘓了。為給爹治病,耗幹了我家的所有積蓄,賣了羊賣豬,賣了豬賣牛,值點錢的全賣掉了,不但沒有治好爹的病,還欠了一屁股的外債,直到現在爹還在床上躺著。這恐怕也是我找不到女人的主要條件,我們那裏的女人找人家首先就是要看家境怎麼樣。

“那也行,鋤完這塊地你也早些回去歇歇,福海在家會給你爹熬藥的,我趁天還早,到河邊把衣服洗洗。”娘說罷收拾一下我們的髒衣服,順著河邊的小路走了。望著娘的背影,我心裏一陣莫名其妙的衝動,一直到娘的背影消失在河邊的蘆葦叢裏。

爹病倒以後,我也一下子承擔起家裏的重擔。田裏地裏的活都得我去做,裏裏外外都得我來管。娘就是那時侯一下子蒼老了,頭髮開始花白,臉色也顯得蒼白了,整日裏愁眉不展。

回想著這些不著邊際的往事,不知不覺走到了河彎的蘆葦邊。我走進蘆葦叢中,放下鋤頭,脫下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背心和短褲,象小時侯洗澡那樣,手接了一把尿洗洗肚臍,便縱身跳進了河水裏。

河水很淺,清澈見底。我將身子浸沒在水裏,仰面朝天,任河水漂浮著我強健的身軀。我的體毛很重,特別是大腿和胸部,黑糊糊的,被河水一沖,全都緊貼在皮膚上,把兩腿間那根男性陽物襯托得格外突出。我放鬆身心,靜靜地躺在河水裏,默默的享受著大自然的寧靜。

突然,我浸在水裏的耳朵聽到附近有撩水的聲音。我以為是水鳥或者是魚在戲水,並沒有在意,但撩水的聲音接連傳送過來,直覺告訴我,附近有人在水裏。我一個鯉魚打挺翻過身,朝水響的方向游去,其實是在水裏爬,因為水很淺,兩手可以觸地。饒過一片蘆葦,聲音更加清晰。我循聲望去,在距我十幾步遠的水裏,有一片茂密的蘆葦;蘆葦的旁邊,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背對著我,面朝落日餘暉,正在漂洗一頭長及腰肢的秀髮。

我的心一下子揪緊了,“突突突”狂跳起來。我急忙躲在蘆葦叢中,大氣也不敢出。那撩水的聲音卻使我忍不住撥開蘆葦望去。在夕陽的映照下,半邊河水都成了橘紅色,那裸浴的女人通體橘黃明亮。顯然她是跪在水裏,河水及到她的臀部,她光滑的肩背上滾動著晶瑩剔透的水珠;她偏低著頭,把秀髮浸在水裏,兩手一上一下交替的理順著濕漉漉的長髮;從她臂彎處,依稀可以看到挺聳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在晃動……夕陽為她勾靳出一個婀娜的輪廓,可惜她背對著我,看不見她的面部。

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我使勁掐一下大腿,尖銳的疼痛使我清醒的意識到:這不是夢!男人的本能使我環視了四周空曠寂靜的蘆葦叢,這是將近日落西山的傍晚,微風輕輕的吹,小河靜靜的流,蘆葦葉子沙拉拉的響,這裏一片寂靜。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時機,我的心臟頓時狂跳起來,真的是七仙女下凡了嗎?色欲撞擊著我的神經,我毫不猶豫的向她靠近。我心中快速的設想著可能出現的情況:她不順從怎麼辦,她反抗怎麼辦,她叫喊怎麼辦……我顧不得那些了,強烈的欲望衝動使我忘卻了一切。我象一條水蛇悄無聲息的向她靠近,而她竟然毫無知覺。這使我竊喜,使我興奮,使我無法控制自己。近了,近了……在距他不到兩步的地方,我猛的從水中竄了起來,不顧一切的向她撲去------她受驚了,隨即是一聲刺耳的尖叫!“誰——?

天啊!受驚的不僅是她,同時也讓我大吃一驚!原來她竟然是……俺娘!

就在她回頭的一刹間,我們四目相視,面面相對,我驚呆了:“娘!是你……”

“福林!”

我窘迫及了,臉漲得紅熱發燙,心臟好象一下子停止了跳動,四肢僵直的一動也不能動。娘跌坐在河水裏,長長的頭髮漂浮在水面上,整個赤裸的胴體在清澈的河水裏更加細白柔嫩。如果不是娘那不滿皺紋的臉,我怎麼也想不到這美豔的身體會是我的母親。

“福林,別---過來呀,我是你娘呀!”娘帶著驚恐的叫聲,使我回過神來。她的確是我娘,生我養我的親生母親!她滿含羞色的雙眼,緋紅的臉頰,嘴角下那顆小黑痣,額頭那幾道深深的皺紋和那常年盤在腦後而已經開始斑白的頭髮……真的是我娘呀!

我猛的一個機靈,發現自己赤身裸體站在娘的面前,兩腿間那根雄偉壯碩的肉棒直挺挺的對著娘的臉,龜頭象一個小拳頭似的黑紅紫亮,青筋暴突,勃勃抖動著。強烈的衝動使我的腦海一片空白。

“娘!我要的就是你呀!”我猛的撲了過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了起來;但她的胳膊象魚一樣的光滑,她用力一掙便溜了出去。我張開雙臂把她緊緊的抱在懷裏,我用力太猛,腳下一滑,我們雙雙摔到在水裏。娘被水嗆了一下,我很快把她拉了起來,抱起來就向岸邊的蘆葦叢奔去。

“嘩嘩嘩……”一路浪花飛濺。由於娘的掙扎,幾次都差點摔倒河水裏。

我把娘抱到蘆葦叢那片茂密的草地上,我在性欲強烈的衝擊下,不顧一切的把娘壓在了身下。娘怒聲的呵斥著,叫駡著;娘的身子光滑得象一條剛從水裏撈出來的鯉魚,不停的掙扎、反抗,她用手抓,用腳踢,用嘴咬,我不得不強制性的制伏她。我抓住她亂揮亂舞的雙手,用力摁在她的頭上邊;我強壯的身軀重重的壓在她瘦小的身上。娘畢竟是五十歲的女人,怎抵的過我正直當年的壯漢,經過一番肉搏,娘早已經氣喘吁吁、渾身癱軟了。她無力的閉上了眼,把臉扭向一邊。

我寬厚的胸膛壓扁了娘豐柔的雙奶,我跪在娘的雙腿之間,用膝蓋頂住娘的大腿,使她的雙腿向兩邊張開。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我撲上了母體,娘本能的扭動著身體抗拒著。

“福林。。。你。。你作什麼。。。”娘掙扎著說。

“娘,我……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我要……”我的右手摟緊了娘的腰,一隻手伸向了她胸前,搓揉她肥大的奶子。

“不……你這畜生,我是你娘呀……”她掙紮著要拉出我的手。

“娘,你聽我說……”我抓住她的手,用力壓住讓她不能動彈。她的雙乳因呼吸而急劇的起伏著,柔軟的頂著我的胸膛。我柔聲的說:“娘,你聽我說,我已經快三十的人了,連女人是啥滋味都沒有嘗過呀!我真的受不了了,娘就忍心讓我打一輩子光棍?娘,讓我嘗嘗女人的滋味吧,不會有人知道的……”

我嘗試著放開她的手,她果然不再掙紮,只是閉著眼睛,眼裏湧出兩行淚珠。此刻,我已顧不得許多,我急切的說:“娘,娘,我,我快硬死了……”

我親了她的臉,她唔了一聲,只見她滿臉桃紅,幾綹頭髮飄在前額,豐潤的嘴唇半閉著。我早已堅硬如鋼釺似的肉棒猛的頂進娘的兩腿間。我是第一次接觸女人,迫不及待的挺起肉棒粗魯的一陣亂頂亂撞,粗大的龜頭不是頂到娘的大腿根上,就是順著大腿滑向下邊,還有一下刺溜溜擦著娘的肚皮竄上來。我每頂一下,娘的身子就是一陣戰抖。我用興奮得發抖的右手伸到下邊,撐開娘兩條白晰豐滿的大腿,抓住我的肉棒在娘的陰戶上摩擦,陰莖的龜頭敏銳的觸到了娘光滑如絲的陰毛,蹭得我奇癢無比,我不由自主的向下用力猛插……

“喔……呀---”只聽我娘一聲尖叫,她的雙腿一陣亂踢亂蹬。我突然感覺到肉棒的龜頭進入了又緊又暖的肉縫裏,足有雞蛋那麼粗大的龜頭一下子被娘的陰唇卡住了。

那時侯,我對性愛一無所知,只想用力插進去快活,那裏知道還需要挑逗、愛撫,要等到陰道潤滑以後再插入的道理呀。況且娘已經是五十歲的老婦人了,分泌液已經不多了,又是在那種母子亂倫的時刻,怎麼會有那種性欲的衝動呢。娘的陰唇因恐懼而收縮,陰道因緊張而乾澀,我又不懂得什麼技巧,那麼粗大的肉棒硬生生的攜帶著陰毛,撐著陰唇往裏猛插,娘怎麼能夠忍受呢?但我卻不懂得這些,只感覺到那種溫熱生澀的快感強烈的激發了我的性欲。我鬆開了肉棒,緊緊抱住娘渾圓的屁股,讓她的陰部和我緊貼一起,我弓腰縮臀,把龜頭對準娘的肉穴猛烈的狂縱,陰莖象一根粗硬的肉棒一下子插進去了大半截……

“啊!疼……呀……”娘失聲尖叫起來,她的手掙脫了我的控制,死死的摳住我的肩膀,指甲都掐進了我的肌肉裏。娘伸直了脖頸,下巴高高仰起,頭急劇的左右擺動著。隨著我的插入,娘的腰肢挺了起來,兩條腿嗦嗦發抖。我不等娘叫出聲來,我就雙腳猛的蹬地,腰臀下縱,接著就是第二次猛力狂插,我粗硬漲大的肉棒“唧……”的一聲,一下子連根插進了娘的陰道深處,陰莖的包皮也被娘的陰唇粘連著捋到了根部。

我終於插入了母親的肉體。

好爽啊!陰莖破處那種生澀的痛,那種硬挺挺的插入,那種被娘的陰道緊緊吸允的溫燙,使我的性欲一下子達到了高潮。我還沒有來得及體會在娘的肉體抽插的快感,憋脹的精液就象沖出閘門的激流一樣激射而出,一任我充足的精液一股腦的噴進了娘的體內……我死死的頂著娘的下體,直到射盡最後一股,陰莖不在勃動。

太快了!我還沒有享受到我所渴望高潮,沒有體會到那種盡情抽插的快感,竟然就這樣一瀉千裡了,真的讓我懊喪。剛才還堅硬如鐵的陰莖急劇的軟縮,似乎要自動退出一樣,我趴在娘的身上一動也不敢動。我豈能喪失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失去這次機會,以後往哪裡再找呀?

欲知後事如何,切看下回分解。...<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