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穆桂英誘姦兒子楊文廣
頁: [1]

cdp5578 發表於 2009-8-24 11:53 AM

穆桂英誘姦兒子楊文廣

穆桂英今年三十五歲,她十七歲時就嫁給楊宗保為妻,後宗保戰死疆場。她獨守空房七八年,想起夫妻恩愛纏綿之情,望著鏡中自己並未隨歲月衰減的花容月貌,常展轉反則,難以入睡。在她三十四歲生日的晚上,她喝多了,兒子楊文廣將母親抱進了臥房,此時的穆桂英在酒精的作用下,情慾如潮,將兒子看成了丈夫楊宗保。她將自己緊緊地貼在兒子的身上,雙手勾在兒子的脖子上,性感鮮紅的美唇吻上了楊文廣的嘴。正值青春期的楊文廣看著母親美麗豐滿的身體和春情蕩漾的俏臉,一下激起了他強烈的慾望。
他把母親穆桂英放在芙蓉帳中,解開她的玉帶,將母親長裙和裡面貼身的褻衣褻褲脫掉,柔嫩的豐乳和飽滿紅潤的小謎蜜穴露了出來。他用手去摸穆桂英的小穴,發覺那裡已經淫水氾濫了。在明亮的燈光下,楊文廣細細把玩著母親美玉般的胴體,只見穆桂英赤身裸體,面貌嬌美,肌膚白嫩,豐滿呈粉紅色,雙頰酒窩隱現,身材修長豐滿,王乳高挺,豐肥飽滿,伸手一摸軟綿綿,但彈性十足,乳頭大而呈粉紅色,伸手一握緊繃繃而硬中帶軟,小腹平坦光滑,腿胯間陰毛烏黑濃密,蓬亂的蓋滿小腹及腿胯間,肥美柔嫩的陰戶高突似如出籠肉包,陰唇呈粉紅色,微微張開著,肉縫還紅通通像美少女的陰戶一般,玉洞中流出的蜜液在燈光下閃著誘人的光芒。
這時的楊文廣已情慾激昂,穆桂英渾身酥軟,任憑兒子文廣擺佈。楊文廣抱起母親,將她放在自己眼前,然後分開母親美玉般的大腿,穆桂英的小穴頓時暴露無遺。只見她的小穴和屁眼周圍都長著細細的穴毛,粉紅色的小嫩穴一張一合,不斷有淫水流出。楊文廣俯下身,用舌頭去舔母親的陰核,一邊舔,一邊用兩個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裡,來回抽送,轉動。穆桂英被弄得上氣不接下氣,欲仙欲死,小穴夾得緊緊的,淫水不斷地往外流。忽然,穆桂英『嗯』的一聲,渾身一陣顫抖,一股陰精從小穴裡湧了出來,原來她已經洩了。」
楊文廣看時機已到,也不怠慢,解開褲子,亮出那已經堅硬如鐵的大雞巴,對準穆桂英的小穴,一下子挺了進去,然後不緊不慢地抽插起來。穆桂英被操得欲仙欲死,連連浪叫,不一會兒,就連洩了兩次,乳白的陰精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楊文廣將母親抱了起來,下體緊緊貼著穆桂英的陰戶,然後用大肉棒頂開穆桂英的蓬門,鑽進了她的花蕊中。穆桂英此時已完全意亂情迷,也不管自己是文廣的母親,任由他攬住纖腰,邊抽插自己的玉穴邊在裡屋走動。誰知這一動,小穴更加酥麻騷癢,猶如無數只螞蟻在爬,淫水已經濕透了褻褲,順著大腿往下直流。
穆桂英雖然神志尚清,但全身酸軟,楊文廣笑道:「娘,文廣為你雪中送炭,舒服嗎,我要讓媽媽從此以後過上快活的日子」說著話,揉著母親穆桂英的玉乳,將大肉棒從她的小美穴中暫時抽了出來,同時帶出母親的一大片陰液。
穆桂英雖然已經年三十五,但由於天生麗質,保養得好,所以仍然如花似玉,風韻十足,全身皮膚宛如白玉凝脂,一對玉乳嬌挺渾圓,兩個淺紅色的乳頭堅挺高翹,腰肢纖細,肚臍深凹,小腹下穴陰毛濃密,形成一條細長的毛路,玉腿大張,烏黑的陰毛圍著美麗白嫩的小蜜穴,淫水正不住往外流淌。 
楊文廣將穆桂英的玉體放在床上,然後跨在她白玉般的胴體上,分開母親穆桂英的雙腿,將粗壯的大肉棒頂在她的小穴口上,來回研磨起來,就是不插進去。再看母親桂英,粉面通紅,秀眉深蹙,銀牙緊咬,顯然已處崩潰邊緣。楊文廣有意要臣服母親桂英,又用手指去捻弄她那已經充血腫脹的陰核。這一下穆桂英再也受不了了,她拚命地扭動著肥臀,浪聲高叫道:「好兒,快……快些給媽媽吧!」楊文廣笑道:「娘,你要什麼呀?不說清楚文廣可不知道喲。」穆桂英已經陷入了情慾的狂瀾中,幾近瘋狂,連聲道:「娘要……要文廣的大……大雞巴……快……快用大雞巴插插桂英的小淫穴……求求你啦……媽媽快要受不了了……」楊文廣這才將那話兒一下子插進了母親穆桂英的小穴裡,一邊抽送,一邊道:「媽,你現在好浪哦,兒子插得您舒服嗎。」
穆桂英被插的呼天喊地,嬌哼連連:「嗯……唷……我是文廣的騷娘……我是兒子的小淫穴媽媽……桂英欠操……快些用力操娘……快些操爛小淫穴……啊……噢……」她小穴猛夾,肥臀猛搖,淫水如泉湧,不一會功夫,就連洩了數次。高潮過後,楊文廣趴在母親穆桂英的胴體上,只見她酥胸玉臂,粉股雪彎,一對乳峰高聳堅挺,乳首嫣紅,纖腰豐臀,穴毛纖細轉曲,井然有致,小穴嬌艷欲滴,陰核隱約可見。楊文廣探出雙手,抓住穆桂英的玉乳揉搓起來,還不住用手指捏弄那小巧的乳頭。不一會兒,兩個乳房膨脹起來,乳頭也變得越來越硬。楊文廣心中大喜,他張開大嘴,含住穆桂英的一隻乳房,一陣猛吮,又用舌頭去輕舔她的乳頭,另一隻手則滑過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去摸她的小穴……穆桂英獨守空房七八年,不想今日在兒子面前脫光衣服,裸露出自己寶貴的玉體,並將自己的守了多年的貞操給了兒子。現在雙乳又被兒子肆意玩弄,有一種莫明的快感在體內流動,使她忍不住想要哼叫。小穴如蟲爬蟻走,騷癢難當,淫水有開始大量往外直流。
穆桂英只得緊咬銀牙,拚命壓住自己心中已經開始點燃的慾火。楊文廣用手一摸穆桂英的小穴,那裡已經是淫水氾濫,心中暗道:「想不到平時高貴守禮的媽媽,竟然如此騷浪,才用了一分的功夫,就已經這般模樣,今天定要將媽弄得心服口服,在我胯下稱臣。」想到這,楊文廣用食指按住穆桂英的陰核,輕輕捻弄起來,同時中指一勾,插進了她濕滑的小穴裡,在裡面一陣摳摸。穆桂英美麗性感的身體,哪裡經得起這般挑逗,她整個人都崩潰了,她扭動腰肢,猛夾小穴,口中發出一陣陣令人心醉的嬌哼:「……哎……唷……嗯……好癢呀……好美啊……呵……」那楊文廣見此情景,不禁喜出望外,笑道:「娘,急什麼,好戲還在後頭呢!」說完,他又蹲下身子,用舌頭去舔穆桂英的小穴。
這一下可要了穆桂英的小命,她拚命扭動嬌軀,毫無羞恥地連聲浪叫:「……嗯……好文廣……媽媽的小穴快要癢死啦……小穴快要洩了……喔……」楊文廣毫不理會,繼續埋頭猛舔,還把陰核含在嘴裡吮吸,用舌尖伸進小穴裡攪動。這時,只聽穆桂英「啊」的一聲,嬌軀一陣顫抖,一股陰精從騷穴深處湧了出來。楊文廣趕緊用嘴接著那股陰精,全都喝了下去,然後道:「都說『楊家槍』天下無敵,今日讓媽媽見識一下厲害。」說著,幾把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結實的肌肉和胯下那黝黑粗壯的大肉棒。那穆桂英偷眼一看,真是又怕又愛,小穴禁不住又騷癢起來。那楊文廣雙手握住母親的纖腰,大肉棒對準小穴,猛地插了進去。穆桂英「哎喲」一聲,雙目翻白,幾乎被插昏過去。
  楊文廣只覺得母親小穴裡又濕又暖,把大肉棒夾得緊緊的,禁不住讚道:「娘,好過癮的小嫩穴!」一邊說,一邊挺動大肉棒,在小穴裡緊抽慢插起來。穆桂英宛如一隻溫馴羔羊,嬌軀隨著楊文廣的抽插前仰後合,秀髮飛舞,玉乳搖曳,呻吟聲如貓叫春:「……哦……呵……啊……桂英的小穴被兒子操開花了……啊……媽的小穴又洩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穆桂英已經洩了三次,淫水和陰精順著大腿往下直流,流得滿床單都是。楊文廣從小穴裡抽出大肉棒,又繞到穆桂英身後,只見兩片雪白渾圓的豐臀大張,那珠圓玉潤的屁眼一覽無遺,在屁眼四周還長著幾根稀疏的穴毛,令人垂涎欲滴。
楊文廣叫人拿來一塊牛油,然後他用手將牛油塗在穆桂英的屁眼上。穆桂英做夢也沒想到兒子楊文廣會玩弄自己親娘的屁眼,一時又驚又怕,顫聲哀求道:「文廣,求求你啦,別弄桂英的屁眼,小穴隨便你怎麼玩都行……」楊文廣笑道:「娘,兒子待會保證你舒服。」說著,他又將牛油塗在大肉棒上,然後將大肉棒緩緩插進穆桂英緊小的屁眼裡。由於有牛油的潤滑,穆桂英只是覺得屁眼脹得要命,十分難受。楊文廣一隻手輪流揉搓穆桂英的兩個乳房,另一隻手的拇,食二指不斷捏弄她的陰核,下面的大肉棒在她的屁眼裡由淺到深,由慢到快來回抽送著。
就這樣足足弄了半個時辰,穆桂英又洩了兩次。自從母子倆行了夫妻之事後,兩人更顯親密了。一天在後花園裡,穆桂英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薄紗裙,美麗成熟的胴體若隱若現,勾人情慾;玉乳上還帶著小鈴鐺,在和兒子楊文廣嬉戲打鬧中,衣服帶子鬆開了,衣服也掉下來了,小鈴鐺隨著雙乳的搖晃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轉眼間穆桂英變成了裸體美女。只見酥胸玉臂,粉股雪彎,一對乳峰高聳堅挺,乳粒嫣紅,纖腰豐臀,穴毛纖細轉曲,井然有致,小穴嬌艷欲滴,陰核隱約可見。穆桂英這次得到兒子陽精滋潤,全身皮膚宛如白玉凝脂,豐乳高聳,乳粒嫣紅,腰肢纖細,小腹光滑平坦,玉腿微張,小穴紅嫩,陰毛烏黑,就像美艷的處女,轉眼間絕代佳人一絲不掛了。
楊文廣尖大肉棒在母親潮濕的跨間摩擦,那真讓人遐思,芳草叢之間,增其情慾之念。一股欲浪,猛地潮湧而起,大肉棍立刻挺起有一尺長。把穆桂英看得芳心大喜,雖然,穆桂英用過他父親楊宗保的大肉棍,也沒有這樣粗壯,而且龜頭又大。據「玉女心經」記載,這樣的大肉棍,百年難遇,而且插在小穴裡,經過女人的陰精浸泡後會膨脹,能讓女人達到性慾的巔峰。穆桂英跪在兒子文廣的兩腿之間,盡力張大檀口,將他粗長的那大肉棍含在嘴裡,一邊吮吸,一邊用香舌纏繞在大龜頭上來回舔弄,玉手還不斷地輕揉著兩個卵蛋。楊文廣心花怒放,他伸手抓住母親穆桂英的秀髮,將大肉棒在她嘴裡來回抽插起來。穆桂英被插得白眼直翻,喉中發出「嗚嗚」的呻吟,口水順著嘴角往下直流。
楊文廣抱起她妖艷十足的一張粉臉兒,那大雞巴已刺激而至高潮,一陣急抽急插著,搗著桂英一張美艷的小嘴巴,鼓漲翻搖不已,等她拚命一掙,剛拔出口中大肉棍時,那大龜頭口,卻在此時「波!波!」的射出一股一股陽精,全都射在母親的口裡。穆桂英這時,淫水四溢,順著兩隻豐滿的玉腿,向下流淌,流得她身酥骨軟,急得她不顧一切地放棄了用嘴吸吮。翻身跨上用手握住楊文廣的大肉棒,把自己的小饅頭般肥穴,對準龜頭,狠狠往下一坐。「哎喲,媽喲,真好……好漲、好粗!」楊文廣的怒漲大肉棒,像一根燒紅的鐵棍,被坐插在穆桂英的肉穴裡,被穴裡的肥肉緊緊的咬住,穆桂英的陰道也被撐得凸漲漲的,一股刺激的快感,迅速流遍了穆桂英的全身,又麻、又癢、又酸、又酥,無法形容舒服。「文廣,快!快!奶……摸……揉……媽媽的美乳。」穆桂英一聲高過一聲地浪叫著。
楊文廣握住了媽媽穆桂英的一對白生生的豐乳,猛揉乳房和捏弄乳頭,臀部同時配合穆桂英肥臀的動作,一上一下的挺進。穆桂英被頂得媚眼翻白,嬌喘連連,花心大開、血液沸騰,一陣陣酥養、顫抖,全部神經興奮極點,還不停地扭動著肥白的屁股,呻吟著:「嗯……嗯…文廣…嗯 ……啊……啊……媽媽好舒服……你插……死……插死桂英吧……啊……啊喲……又頂上花心了……嗯……娘要丟了……喔……喔……美死桂英了!」這時的穆桂英只麻的她那花心處興奮的一陣猛縮,奇吮,而吮夾的楊文廣那物又一陣奇妙痛快的拚命緊頂,一面迷狂中,低吼著:「好……好媽媽……舒爽極了…親親桂英…使勁……吸……再吸……嗯……好……好美……哎喲……文廣要射了……啊……啊……」楊文廣使勁頂穆桂英的花心,大龜頭將一股一股陽精全都射在穆桂英的小美穴中。
接著,他又把母親穆桂英的玉腿放在自己的肩上,只見母親小穴完全向外張開,大小陰唇已因充血紅腫,比尋常脹大一倍,而且因於雙腳的大開張開,露出了陰道口,紫紅色的陰蒂也在興奮地跳動,分泌出的淫水和他射入的精液早已順著大腿流到了地上。看到這裡,楊文廣二話沒說,挺著尚未軟的大肉棍就往娘的小穴裡猛插,由於母親的妙穴裡充滿了淫水,他的大肉棍一下就插到穆桂英的穴心,只插得母親小穴是又疼又麻又癢,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心裡很明白可就是說不出話。只插得穆桂英潮起潮落,浪叫聲此起彼伏,不多時她又洩了。
晚上,來回到母親的臥室後,楊文廣抽出大肉棍,讓母親穆桂英仰躺在床上,拿個枕頭墊在她的美臀下,楊文廣彎下腰吻住她的唇。他那右手也不閒著,忙著上聖峰。然後,以嘴唇吻著玉乳,右手下山到桃源洞口。穆桂英的蜜穴異常敏感,早就淫水氾濫,再經挑逗,更發不可收拾,他右手中指逆水而進,在洞口前摸索著。這時候穆桂英早已分開雙腿,迎接兒子這位大恩客。楊文廣一看知道是時候了,於是站立在床前用老漢推車的姿式,用手拿著大肉棍將龜頭抵著陰核一上一下的研磨。穆桂英被磨得粉臉羞紅、氣喘吁吁、春情洋溢、媚眼如絲、渾身奇養,嬌聲浪道:「寶貝……親兒子……娘的小穴養死了……全身好難受……別再磨了……別再挑逗媽媽了……桂英實在忍不住了……兒子……快……插進……媽媽的浪穴裡來吧……」
楊文廣被母親穆桂英的嬌媚淫態所激,血脈奔騰的大肉棍暴漲,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聲,大龜頭應聲而入。「啊……啊…………舒服死桂英了……」楊文廣感覺大龜頭被一層厚厚的嫩肉緊挾著,內熱如火,想不到年屆三十五的母親,陰戶依然是那樣的緊小,真是找遍天下間也不能得到這樣美麗的尤物,於是暫停不動。「娘……舒服嗎?」「嗯!好兒子,你真孝順,媽媽真是沒白生你,自你爸離開我們後,娘好多年沒這麼快活過了,以後,媽媽的玉穴你隨時都可以插……。」「娘,你好美,你的小穴太妙了,十八年前給了我生命,現在又成了我們的快樂之源,我天天要我親親桂英的小美穴……」
「文廣,桂英都是你的人了,以後只有我們母子倆在一起時,你就叫我英或情妹妹好了,媽媽喜歡你這樣叫我,媽媽的小蜜穴喜歡被你插。」說罷,桂英伏下頭去深深吻著楊文廣的嘴唇,楊文廣於是把屁股一挺,大肉棍又進了三寸多。「嗯……嗯……嗯……小穴好……好漲…文廣…嗯…媽媽要丟了…文廣…你搞得的桂英的玉穴好美啊……嗯…」 乳白的陰精從穆桂英的花心潮水般的湧了出來,澆得楊文廣痛快淋漓,精關一鬆,滾熱的精液大股大股地射進了母親穆桂英濕熱的子宮……不久穆桂英懷孕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夏天來臨了,穆桂英的肚子也越來越大了,暫時不能和兒子楊文廣整天翻雲覆雨了。而酷熱的天氣更加令楊文廣的慾火難以控制,每晚楊文廣都要先拿著母親穆桂英穿過的蕾絲內褲放在口邊。或許是穆桂英對白色情有獨鍾吧,她所有的胸罩和內褲都是由白色絲質或是薄紗製成的,而且樣式都極為性感。當楊文廣拿著穆桂英剛脫下且還留著體溫的內褲靠近楊文廣的臉時,一股淡淡的幽香便向楊文廣的鼻子飄來。哦!這正是母親穆桂英殘留的體味,一想到這就使楊文廣更加的興奮,接著楊文廣便將穆桂英那柔軟的內褲包住自己早已朝天翹起的小弟弟開始自慰,恍惚中感覺就好像楊文廣的小弟弟插入媽媽的小穴中一般,讓楊文廣達到了高潮。
一天穆桂英從戰場回到家中,看著母親疲累的樣子,楊文廣趕緊為母親放好洗澡水讓她洗澡。母親洗好後穿著一件白色的浴袍就出來了,臉上還有著些許的倦容,楊文廣心疼的對母親說:『媽,文廣幫你按摩消除疲勞好嗎?』母親笑著答應了,於是楊文廣和穆桂英一同走進她的臥室。
楊文廣要穆桂英趴在床上然後楊文廣跨坐在她的屁股上,當楊文廣接觸到穆桂英那豐滿且甚具彈性肥臀時小弟弟當場翹的半天高,楊文廣暗自克制心中的慾火為母親按摩,當楊文廣按摩到母親的背部時楊文廣再也忍不住的試著去脫穆桂英的浴袍,邊脫邊說:『媽,把衣服脫掉按摩會比較舒服。』母親欣然扭動身體好讓楊文廣脫的方便些,當浴袍脫去後穆桂英全身上下只剩一條白色的內褲,她完美無瑕的胴體也就展現在楊文廣的眼前。楊文廣強忍著慾火替母親再按摩了一會兒便試著對母親說:『媽,該按摩前面了。』穆桂英聽到楊文廣這句話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想起和兒子的纏綿的床笫之情,她配合的轉過身來讓楊文廣按摩。或許是害羞吧?穆桂英把眼睛閉起來開始享受兒子的服務。楊文廣看著穆桂英正面的裸體,肉慾高漲。
啊!那真是天地間最美的身體了,雪白高聳的乳房、櫻紅色的乳暈、小巧的乳頭以及光滑平坦的小腹,相信就是維娜斯女神和穆桂英相比也黯然失色。楊文廣再次跨坐在媽的身上,這次他的小弟弟正好對著媽媽穆桂英的小穴,雖然隔著一條絲質內褲但楊文廣仍感到媽的小穴有一種奇異的吸力讓楊文廣的小弟弟不住的抖動,此時美麗的臉上也出現了紅暈,顯得嬌羞不堪。
楊文廣用兩手搓揉著穆桂英那豐滿雪白的乳房,並用拇指和食指揉捻她的乳頭,穆桂英好像受不了這樣的刺激身體像水蛇般的扭著,腰部更是不斷的上下挺動,她隆起的小穴也因而不停磨擦兒子的肉棒,終於楊文廣再也忍不住心中強烈的慾念趴下身朝楊文廣媽的乳房吸去。楊文廣一會兒用牙齒輕咬著那早已充血脹大的乳頭、一會兒用舌尖沿著那淡紅的乳暈畫圈圈,突然穆桂英輕聲的嗯了一聲,楊文廣開始往母親身體的其它部位吻去,經過一番努力楊文廣媽的脖子、雙乳、小腹都殘留著楊文廣的吻痕和口水。最後,終於來到楊文廣出生的地方,也是楊文廣心中最嚮往的聖地-穆桂英的陰部。這時楊文廣才發現母親的內褲早就濕透了,當楊文廣脫去穆桂英那被淫水給弄濕的內褲時,楊文廣又看到了令他魂牽夢縈的陰部。
穆桂英的陰部如羊脂般的光滑白晰,大陰唇上面長有烏黑茂盛的陰毛。楊文廣用手指撥開大陰唇後便朝陰部吻去,楊文廣一邊吻著、吸著,一邊用舌頭挑逗陰蒂,終於楊文廣媽忍不住大聲浪叫起來:『啊……哦……哦……我的好宗兒、親親好丈夫,你弄得媽爽死了。媽...桂英不行了……哦……我……我要文廣大肉棒……哦……媽要丟了,哦……啊』穆桂英的浪穴裡流出大量的淫水,楊文廣像喝瓊漿玉液似的一一喝下,接著楊文廣便把早已等待多時大肉棒插進母親穆桂英的小穴裡去。
穆桂英的小穴還像處女一樣緊密,當楊文廣插入時楊文廣只覺得一團溫熱潤的嫩肉將楊文廣的小弟弟緊緊的包住,當楊文廣前後挺動時穆桂英也熱情的扭動她的蛇腰來迎合兒子的抽插,突然穆桂英的小穴劇烈的收縮蠕動給楊文廣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終於脊椎一麻,楊文廣射出濃濃的精液達到了高潮,而穆桂英因為小穴受到楊文廣精液沖激也浪叫起來:『啊……哦……兒子……爽……爽死桂英了……』。雖然母子倆都已達到高潮,但楊文廣的小弟弟還是插在穆桂英溫暖濕潤的小穴裡,母子倆彼此依然抱得緊緊的互相愛撫對方身體的每一寸。而他們的嘴就像楊文廣倆的下體一樣的密合,楊文廣們不但互相吸吮對方的口水舌頭更在彼此的口中靈巧的擾動、探索。
在漫長的熱吻後,楊文廣鼓起最大的勇氣對媽說:『媽,你是文廣心目中最愛的女人,楊文廣,愛你甚至勝過文廣的生命,除了你世上再沒有女人能吸引我,嫁給楊文廣好嗎?』穆桂英聽了楊文廣的告白之後,溫柔的對楊文廣笑著說:『小傻瓜,難道桂英不是你的人嗎?古人說:出嫁從夫、夫死從子;所以天下的男人雖多但除了你之外,媽是誰也不嫁,要不然媽媽怎麼會奉獻自己的身體陪你做愛。』聽到這番話,楊文廣狂亂的吻向穆桂英以確定這一切都是真實的,而穆桂英也熱情的回應楊文廣的吻,然後母子倆就這樣相擁而眠。
第二天早上當楊文廣醒來時,母親桂英仍睡在自己懷裡,她那懷春少女般的睡姿立刻點燃楊文廣的慾火小弟弟也馬上翹了起來,誰知道楊文廣還未有進一步的動作已經醒來並開始挺動腰身和楊文廣做愛,原來楊文廣的肉棒一整晚都插在穆桂英的小穴裡,楊文廣一勃起就把穆桂英給〃脹醒〃了,而穆桂英是那麼的善體人意當然知道楊文廣要什麼,於是晨間的〃床上運動〃就這樣展開了。從此,母子倆正式開始了楊文廣們的夫妻生活。平時在他們自己的房間裡,母子倆都是全裸的,因為衣物在楊文廣們之間根本不需要,而客廳的桌子、廚房的流理台、餐廳的餐桌以及浴室的浴缸都是他們倆做愛的好地方。就這樣楊文廣和穆桂英偷偷過著甜蜜的夫妻生活,就在楊文廣十九歲的生日時,穆桂英送了楊文廣一個令楊文廣欣喜若狂的生日禮物--她為楊文廣生下一個漂亮的小女兒,一個他們母子倆愛情的結晶。...<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