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路上幹了女友的同學!(超淫)
頁: [1]

回帖機器9527 發表於 2009-7-23 04:13 AM

路上幹了女友的同學!(超淫)

路上幹了女友的同學!(超淫)
第一夜 也許不是我的錯



背包旅行近年來越來越火,從去年開始我也加入到這項活動中,並且從中得到不少的樂趣。



那是一次四天三夜的驢行,那條線路是我和女友都向往以久的,而且還有三晚的外宿……這更讓人激動不已。想想看,可以在野外一邊看星星,一邊聽蟲鳴,一邊做愛做的事,多麽難得的享受……




第一天早早的和女友趕到集合地點。這次的隊伍加領隊共23人,15男8女。很意外的,我女友發現她關系很好的高中同學也在這個隊中。



我女友叫陳依,通過介紹知道她同學叫徐悠。我可是仔細的打量了徐悠一下,爲什麽呢?因爲她長得挺象一個av女優,那個女優好像櫻田什麽的(Sakura Sakurada)。不過徐悠的氣質要好得多,畢竟人家是當老師的嘛。因爲是小學老師,所以徐悠還微微給人一個甜甜的感覺……總的來說是美女。



帶著:“徐悠、徐悠,從名字就知道你果然和女優有源。”這樣無聊的想法,踏上了這次旅途。這天乘車、進山、紮營、就餐。。。。。。通通略過。只是紮營時有個小插曲,我女友那個女優同學因爲領隊的失誤,無帳可混,而我們的是160CM的大雙人帳,勉強可以擠三人,于是……二人世界就這樣沒有了。




飯後本來該休息的,但因爲是第一天,大家精力都還比較旺盛,于是就開始搞那些傳統的遊戲,這些遊戲本來就是讓男女互相有機可乘的,再加上野外黑燈瞎火的,我乘機對女友上下其手,女友也不甘示弱的對我還擊,徐悠在遊戲中也和我們靠得比較近,嘿嘿我當然乘機吃了點豆腐,手感還不錯……反正搞得有點興奮了。



終于玩累了,各自入帳



很郁悶帳中多了一個人,強壓下剛才遊戲帶來的興奮,緩緩睡去,我女友睡中間……好像有個美女在帳中她也不自在哈。蒙蒙濃濃中感覺有只手在我小弟上來回撫摸,睜眼一看,不知什麽時候女友已經悄悄拉開了我的睡袋拉鏈,現在正用手在給我的小弟打氣。



我輕輕把女友拉在懷裏,在她耳邊輕聲說到:“小依,想要啊,帳篷裏面可有三個人喲。”



平時女友都比較害羞,這種有人在旁邊的情況下是不會有太親昵的舉動的。但今天不知道是怎麽這麽興奮,居然主動來撩撥我。



“我不管,人家就是想要嘛,而且……而且她好像已經睡著了……”



聽到小依主動的要求,我也不由得興奮起來,狠狠的吻了過去。當然,仔細的聽了聽徐悠的呼吸,沈穩而深長,確實是睡著了。馬上動手把我倆的睡袋拼起來(特地買的可對拼的睡袋),輕輕的除去彼此的衣物,然後用手向對方進攻過去。



“小依寶貝,你今天這麽想要啊,下面都這麽濕了……”



“討厭,你……你下面還不是硬得不象話。”女友被我模得有點激動了,聲音也大起來。



“噓……小聲點,不要把她吵醒了。”話雖這樣說,手卻加緊在小依身上遊走,在她的敏感地帶更是用力的照顧,不一會就讓她不能自已了。



“來嘛……快來嘛……我要你……”小依低聲要求道。



聽道小依這樣說,我馬上壓了上去,用已經漲大的陰莖在小依的桃源洞口和陰蒂上來回的磨著,讓她更是激動,陰道也能縮得更緊。小依的雙腿已經緊緊的纏住了我,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感覺是時候了,我挺起我的武器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討厭……你怎麽這麽大……”



不給她踹息的機會,我馬上小聲但快速的抽插起來,真是緊啊。



由于不敢大聲的呻吟,小依只得用力的纏緊我,在我耳邊急促的嬌喘。



旁邊還睡著其他人,而我正用力幹著我心愛的女友,真是一種莫名的興奮,比平時刺激多了,驢行途中做起來真是爽啊。我用勁、我加快速度沖刺……小依的嬌喘聲也越來越沈重,她馬上要高潮了,我也要來了,又是一次完美的性愛。正在這個緊要關頭,我突然發現徐悠動了一下,好像是驚醒了。



“拜托,不要是現在吧!”我暗暗祈求道。



好像老天開眼了,徐悠只是動了一下,似乎並沒有醒過來,我加緊沖刺,難得的刺激呀。



但不知道爲什麽,我忽然有被人注視的感覺,難道徐悠真的醒了?



下面雖然沒有停下來,但射精的感覺卻慢慢變淡了,不行,我要加快,用力。我緊緊的貼在小依身上,幾乎全部抽出再一查到底,用恥骨磨擦陰蒂,用身體磨擦小依的身體,慢慢的興奮的感覺又回來了,並且我也感覺到小依也到了高潮的邊緣。



“快……加油……加油……”小依緊緊的抓著我,手指象陷入了肉裏。



“小依,寶貝,舒服吧,我也要來了……”最後的沖刺。



突然,我下意識的扭過頭去看向徐悠,發現她睡袋中正輕輕的起伏著,她在動!她醒了!該死,這意外的發現把射精的感覺從我體內完全抽了出去,雖然身體沒有停下來,但已經完全不是那麽回事了。



這時,小依開始在我身下顫抖起來,她卻達到高潮了。怎麽辦?停下來嗎?



我不甘心,我也要一泄爲快。我還是不停的抽插著,卻不得不觀察徐悠的舉動,她在動個什麽勁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小依又高潮了,而我卻越來越沒有感覺,都怪這個徐悠,壞了我的好事。




“老公,你今天怎麽這麽厲害,這麽久了還沒來,我不行了,我感覺要暈過去了……”小依有點吃不消了,向我討饒。



“我也不知道,唉,算了,那就不來了吧。”說著,我停止了抽動,慢慢的拔出仍然堅挺的老二。



“老公,對不起,沒讓你盡興,改天人家一定好好補償你。” 



又纏綿了一會兒,小依竟然沈沈睡去,還輕聲打起了鼾,大概也是累了吧。卻沒注意我和她換了位置,現在是我睡中間了。



我輕輕分開睡袋,讓小依睡得更舒服,我卻翻來覆去睡不著。聽著小依悠長的呼吸聲,想著徐悠到底睡沒睡,過了好久才又迷糊起來。



怎麽又來了?我感覺又有手隔著睡袋在撫摸我還半硬不硬的老二,小依又想要了?



我睜開眼卻發現那不是小依的手,竟然是徐悠的手!



“你….你….你,你幹什麽!”沒想到竟然是我有點慌。但老二已經不爭氣的硬了起來。



“我幹什麽?你們兩個討厭死了,有其他人還幹得熱火朝天的。還問我在幹什麽。”



“原來你真的醒了,那你剛才一直在旁邊偷聽!”



“還用偷聽麽?我不想聽都不行。” 徐悠一邊說著,手上卻一直沒停。我也越來越硬了。



“你停下,你停下,我女朋友在旁邊呢!”我的手在睡袋中去檔住徐悠的手。



“哼,她也要負責,剛才你們倆讓人家睡不著,人家就忍不住想用手解決一下,誰知越弄越睡不著…….”



“停,停,停,你的手不要再動了,小心我犯錯誤。”我可是男的,你再摸下去我可忍不住了。



“嘻嘻,就是要你犯錯誤,來吧,讓我也好好滿足一下,你不是剛才沒射嗎。”



“不要開玩笑了,剛才的事算我們對不起好不好。”



“誰和你開玩笑,你不讓我好好滿足一下,我怎麽睡得著,如果睡不好明天會變難看的。”



“不會吧,小依就睡在旁邊呢。”



“怕什麽,她不是睡著了嗎,正打鼾呢。剛才我在旁邊你們兩個不是做得很愉快嗎!”



“那可不一樣啊。那是和我女友呀,和你算什麽呢?”



“哼!你要是不做,我明天就告訴小依說你乘她睡著了非禮我……再說我和小依不是好朋友麽,你就當幫幫好朋友的忙吧。” 徐悠突然摟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邊低語,並開始親吻我的耳垂,用舌頭調皮的在我脖子耳朵來回的打著旋,手也不停的撫弄我下面。



士可殺不可挑(逗),居然敢威脅我,我等會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終于我拉開睡袋,雙手如狼般惡狠狠的撲了過去。徐悠也把睡袋完全拉開,高興的迎接我。



徐悠的皮膚跟小依差不多光滑,但是感覺身上更緊一些,可能是平時有經常運動的緣故吧,這點可以從乳房上得到證實。小依的乳房大一些,柔軟一些,而徐悠的則小一些,堅挺一些,摸起來更有彈性。我的手開始向下面的森林探索,徐悠的手也早已握住我的老二上下套弄。



“原來你已經這麽泛濫了,剛才一定忍得很辛苦吧。”我的手指在徐悠的洞口和陰蒂上來回碾壓。




“嗯……輕點……好舒服……就是那裏……我就是想要嘛…….啊……不要笑人家……” R



感覺徐悠的唇和身體越來越燙,套弄我的陰莖也越來越用力,知道她想要了。



“小壞蛋,是不是想要了呀,想要就說喲。”手更是在她的要害處加力。



“討厭,知道人家想了,還故意這麽說,嗯……來吧。”說著大大的張開雙腿,拉著我的陰莖往她的下面靠去。




“嘿嘿,著急了吧。不要急,先等等。”



“還等什麽呀,快來呀,不要逗人家了。”



“同樣的錯誤我可不想再犯,萬一等會小依醒了,那可不得了,我可是真心愛她的,不想讓她傷心,這樣吧,先穿點衣服,然後拿上野餐墊和一個睡袋,我們走遠點。”這本來是我想和小依一起做的,沒想到居然和徐悠一起去了。



“這是個好辦法,快點走吧,人家忍不住了。”



我們離開營地走了100多米,找了個辟靜的地方。剛鋪好了墊子,徐悠就迫不及待的撲過來坐在我身上扒掉我的褲子,扶著我的陰莖狠狠的坐了下去。她下身早就脫得光光並且水流成河,于是應聲而入。



野外的晚上是很冷的,用野餐墊墊在地上再用睡袋把我倆緊緊的裹起來。徐悠坐在我懷裏,雙腿纏著我的腰,手死命摟著我,不知是冷還是沈靜在被插入的性福中。徐悠的小穴包圍著我的老二,熱得象熔爐一樣,這種全新的感受,讓我感覺特別的刺激。



現在這種姿勢,陰莖插入得特別的深,直接抵在子宮頸,也就是所謂的花心上,平時用這種姿勢幹女友時,她總是才被插了十幾下就不斷唉聲求饒,我也因爲特別的深入而爽得不行。現在,是用這種刺激的姿勢幹著可以說是一個陌生的美女,更讓人high得不行。腦海中閃現著幹死她的念頭,手不斷托起徐悠結實的臀部再重重的放下,感覺老二不斷鑽入那一團火熱,然後猛的擊打著一團軟肉,十下,二十下……無數下,興奮的我仿佛不知疲倦,不停的托起放下,直至感覺到有些泄意才停下,這幾十下沒有對女友時那種憐香惜玉的感覺,完全是性欲發泄式的狠幹,一種不同平日的莫名的興奮正在心底滋生,真他媽太爽了!比幹女友爽多了。



剛才狂幹時沒注意,停下來才發現徐悠的向後仰著,一動不動。天哪,不會是真被我幹死了吧!



“喂,徐悠……”我輕輕的搖了搖她。



“啊…”幾秒鍾後,徐悠終于嬌喘了一聲。“你太狠了,你,剛才酸死我了,感覺象完全透不過來氣了。”說著,她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起來。這好像是高潮的前兆!



“不是讓你很爽麽……”我調笑道,“你是不是要來了。”



“討厭,你一點都不憐香惜玉……不過,感覺……感覺好像真的不錯,平時都沒有這麽快高潮的……你……你繼續嘛……”



“怎麽,你男朋友沒我厲害麽?嘿嘿……”我淫笑著(真的是淫笑),“說點淫蕩的話,求我,平時小依越求我,我越能讓她……嘿嘿。”



“討厭,你這人怎麽這麽變態……我才不說……嗯…啊”見她嘴硬,我用老二在裏面緩緩的攪拌。



“嗯…啊,癢啊,你,不要動,不……動。”



“到底是動,還是不動!”一邊說一邊抵在花心上磨著。



“要動,啊,不,那裏,啊,不……動啊……”



“快求我!”我用力的在裏面鑽動,不時的襲擊徐悠的花心,她顫抖得越來越厲害,嘴裏也哆哆嗦嗦的快要說不出話來,越來越緊,似乎裏面也在顫抖。



感覺到她的變化,已經是高潮邊緣了,我索性停了下來。



“不要停啊,繼續用力,用力啊,加油,加油……”這女人已經動情得胡言亂語了。



“求我,不然我就停下,就此打住了。”



“你!你太壞了,我,我……啊!”我又用力的頂了一下,“說,快說!求我幹你,求我幹死你!”我也有點興奮得發狂了。“說了我馬上讓你高潮得昏死過去……”



“我不說,啊~~”我用力的研磨徐悠的花心,然後猛的抽出,停在洞口。我要摧毀她的防線。



“啊~!求你來嘛…”終于被我征服了!嘿嘿。



“要說幹,求我幹死你……求我用jb幹你的騷逼,快說!”繼續逼迫她。



“嗚,來嘛,求你幹我,幹死我的,幹死我的騷…啊~~~”聽到這裏,我也再忍不住了,重重的插了進去。



由于剛才的那幾十下,我的手也酸了,那個姿勢征服感也不強,于是把徐悠仰放在墊上,把她的兩條結實的玉腿架在肩上,分開,狠狠的一插到底,再磨上一磨,攪上一攪,再完全抽出,一插到底……心裏瘋狂的念叨著“幹死你,幹爛你…”一種虐待、強奸般的快感,生理和心理的雙重興奮……




“啊~,啊~,哎呀,啊~……”徐悠歇斯底裏的呻吟著,叫喊著,在靜夜裏顯得格外的淫蕩,野外的蟲蟲也嚇得不敢吱聲了,除了抽插的啪啪聲和徐悠的呻吟,格外的“甯靜”。



雖然已經離營地較遠,但聽見她這樣的高聲淫唱,我還是用手捂住了徐悠的嘴,還讓她吸吮我的指頭,現在只能聽見她的嗚咽聲,越來越象在強奸她了,快感也越來越強。



我也要射了。于是把她的雙腿從肩上放下,分開兩邊,用我的身體壓在她身上,雙手從她背後用力摟著,這樣每一次不僅插入得深,而且還能摩擦她的陰蒂、摩擦她的乳房,揉弄她的身體,我也會得到更大的刺激。



用力做最後的沖刺,並用唇再次封住了徐悠的嘴,還是讓她只能發出嗚嗚聲。



正在這時,徐悠突然全身緊繃,陰道也縮得緊緊的,似乎在抽搐,似乎有數股熱流噴射……她先高潮了,這更激起了我的暴虐,更發狂的沖刺……更緊的陰道,奸她,奸死她……終于,又十幾下後,憋了許久的精液如潮的噴入她的秘穴,她的花房,液體灼熱的溫度加上沖擊,極度的快感讓徐悠白眼一翻,暫時失去了意識……



我喘息著壓在徐悠身上,用唇輕吻著她的頸側,好半天她才幽幽回過神來。



“太舒服了,象上了天,你太會幹了……”剛才用力過度,我懶懶的沒有力氣,不想說話,只是揉著她的乳房。徐悠滿足地帶著高潮的余韻自言自語著。



享受著手中的溫軟,聽著徐悠那象催眠曲一樣的呓語,我好像睡著了。冷不丁的醒來,想著萬一女友醒來發現身邊沒人……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徐悠赤條條的纏在我身上,好像也睡著了。趕緊搖醒她,催促著立即回帳篷去。



回到帳篷,盡量最小心最輕聲的睡下,好像女友沒醒過。剛躺下調整好姿勢准備睡覺(打完上下半場確實有點累了),女友突然探過身來纏在我身上,呓語道,“剛才你怎麽不在呀,上哪去了?”



“我,哦,這個徐悠想出去piss,一個人怕,我陪她去的……”急中生智啊!還好女友迷迷糊糊沒有細問,趴在我身上沈沈睡去,我也漸漸入睡。一夜無夢,睡得很香。



第二天走在路上,同行的驢友在互相調笑是誰昨晚叫床叫得那麽大聲,害其他人睡不著,女友的臉紅紅的,還以爲是她自己。我偷偷看徐悠,她也偷偷看我,媚眼如絲,還面有得色。我又有點“性奮”了,騷逼,看今晚不幹死你……



于是心裏暗暗期待夜晚的來臨――――第二夜……



第二夜 淫亂似夢



白天還在心裏豪言壯語把誰誰誰幹死,到了晚上卻只想快快到帳篷裏睡死過去。今天全天幾乎都在走,爲了給明天多留時間玩,特意趕了很長一段路。全身象散了架,草草吃了點東西就睡下了,幾乎立即就進入了夢鄉。



夢中居然……我正用力幹著女友,雙手蹂躏著女友豐滿的乳房,時而放開,讓女友的雙峰隨著我的抽插象小白兔那樣跳動或是劃圓式的律動,完全和平常一樣。也有不同,那就是好像有一個同樣豐滿的肉體正從背後緊貼著我,她用唇在我背上吸吻,舌頭在背上遊弋,一只手捏弄著我的一個乳尖,一只手正熟練(爲什麽是熟練?)的玩著我下面的雙丸,仿佛爲我的抽插助興……雙重的刺激和一絲恐慌一起向我襲來,天哪,背後是誰?陳依發現了可不得了!冷不丁的我醒了過來。一睜開眼,徐悠可愛的睡相撲面而來,這可愛的睡相卻嚇得我一激靈。還沒回過神,耳邊卻傳來女友熟悉的聲音。“親愛的,你醒了……”終于明白過來,是女友在背後偷襲我,這小妮子,經常是在清晨發情,火熱得不得了……看來人是不能做虧心事啊,不然春夢都做不安穩。



繼續享受著女友從背後的“按摩”,欲火也漸漸的燃了起來。這時外面的天還是暗暗的沒什麽光線,不知道是什麽時間,看徐悠睡得那麽熟,應該還早。



“老公,我想你用手摸我……”女友繼續在我耳邊低語。



早知道你又想被我幹了。我輕輕的轉過身去,雙手分襲上下,一只手隔著衣服玩弄陳依的雙乳,一只手探入褲底在已經流出水來的桃源攪弄……陳依的呼吸越來越重,小手也緊緊握著我的肉棒拼命套弄。



感覺陳依的下面已經泛濫成災,我知道是時候了。半褪了陳依的內褲,讓她趴著,起身從背後插入她緊閉的大腿根部,這麽多的淫液,已經血脈膨脹的肉棒很輕松的滑入深處。這種姿勢雖然抽插起來不是十分方便,但因爲可以很頻繁的刺激到G點,不用太劇烈的進出就能讓陳依感到很性奮。果然,陳依的雙手已經緊緊的抓住了充氣枕,還有壓抑的呻吟聲悄悄發出。我俯到陳依背上,把她的上衣高高撩起,雙手探到前面捉住她的一雙大白兔,她的乳尖已經高高翹起,我稍微用力,用兩根指頭搓弄,陳依更動情了,下面越收越緊,液體也越來越多,抽插時已經有了水聲,呻吟聲也漸漸大了。她扭過頭來,找著我的唇,用力的吸我的舌頭,好半天才放開。我也用唇在她背上吸吻,吸得她不住的顫抖。



繼續的抽插,忽然心生邪念,一只手放開陳依的乳房,悄悄探入旁邊徐悠的睡袋,隔著衣服揉著徐悠的翹乳。徐悠緩緩醒來,先是一驚,看見是我的手才平靜下來,也不阻止我,只是眼神有些複雜的望著我。看見徐悠這樣的眼神,我用手輕輕撫摸她的臉,她卻突然握住我的手,把我的兩根指頭吸入嘴中不停的緩緩套弄……感覺著下面的濕熱,手指的滑膩溫柔,他媽的太爽了,夫複何求!



正陶醉在這少有的性福中,陳依的身體一下子緊繃起來。



“老公…啊~…老公,快用力,用勁,用勁幹我…快點,再快點…拼命幹死我吧…啊,啊~,快…我,我要來了,來了…來了~,啊~~”隨著我加快頻率、加大力度的抽插,陳依又先于我高潮了。這時徐悠卻神色一變,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吐出我的指頭,靜靜的轉過了身去,背對著我們。



知道徐悠不高興,現在卻也沒法去安慰她。陳依在高潮的余韻中又沈沈睡去,我慢慢拔出泡在濕滑火熱液體中依然堅挺的肉棒,悄悄睡到徐悠身邊,想把她的肩膀扳過來,徐悠卻死命的不願轉過身來。無奈之下,我也只有繼續睡覺,看剛才的threesome夢還在不在。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吻醒了,天已經亮了,陳依在我懷裏,正吻著我。“老公,你繼續睡,我去給你做早飯。”我暈,那你把我吻醒幹嘛?看來是淩晨那次把她幹得很爽,才良心發現要去做飯,平時都是我啊。



陳依穿好衣服鑽出帳篷,剛剛拉上拉鏈,徐悠一下子貼在我背上。
“不要說話,我要你馬上幹我……”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人還沒反應過來,但雞巴卻立馬硬了起來,徐悠一句話就挑起了我滔天的欲火。我轉過身,手忙腳亂的拉扯徐悠的衣褲,徐悠也急不可耐的扯著我的內褲。



“你個淫賊,這麽大了…”徐悠握著我的肉棒,嘴裏罵著,眼睛裏卻同樣燃著欲火。“我要你也從後面,象先前…一樣,幹我…”



想享受同陳依一樣的待遇哈。我心裏想著,手上也不停,猛的把徐悠壓在睡墊上,當然是面朝下,一把把她的褲子拔下一半,手握著已經漲得難受的雞巴,也不管她下面濕不濕,用力頂了進去。靠,真是想被我幹,已經這麽濕了!



“哈~”徐悠輕叫了一聲,然後很自覺的把臉埋在睡袋裏,盡量不讓呻吟聲發出來。我一邊不停的抽出頂入,一邊輕輕的把帳篷的拉鏈拉開了小小的一角,可以看見陳依在外面忙碌,還有不少的驢友也起來了,各自忙著。看著近在咫尺的女友,想著正在身下被我幹得呻吟的徐悠,愈發感到刺激。




手腳並用,把徐悠的褲子完全褪去,讓她下身赤條條的被我壓著,把她的腿分到最大,好讓我更加深入,“我幹得你爽不爽,喜不喜歡被我幹…”



“爽…好舒服…剛才我就一直…一直沒睡著,一直想你來幹我…幹我…”徐悠喘著粗氣,斷斷續續的低語著。



“說,繼續求我,說得越淫蕩,我便幹得你越爽。”



“我,我就喜歡…啊…你幹我…就是那裏…啊~,用力,用力幹,幹我的騷逼,用力幹它,幹她,用力吃,吃爛…吃爛我的騷逼…我要你吃爛它…啊呀,嗯…啊,把我吃死吧…啊…”



由于不敢作高頻率的活塞運動(頻率高了帳篷還不抖得象篩糠一樣),只能用力深入,然後不停的在深處頂、攪。聽著徐悠的淫言蕩語,我的雞巴漲得更大,仿佛是回應,徐悠的陰道也縮得更緊,變得更濕更熱。我扯掉自己的內褲,盡量快而無聲的用下身聳動,手上也不放松,把徐悠的上衣褪到脖子下,然後用雙手分別抓住兩個乳尖堅挺的彈球用力蹂躏,我的舌頭也抵在徐悠脊柱兩邊上下刮動。明顯徐悠也被幹得很舒服,她的手反過來抓住我的胳膊,隨著我每一次抵入她的騷逼深處,她的手就抓得更緊。



又幹了數十下,我下身不停,只是擡起頭來悄悄的看陳依做飯做到什麽程度了,幹,好像要做完了。我趴到徐悠耳邊小聲說道,“乖乖,你還有好久,陳依要回來了,我要沖刺了…”



“不行,不行,我要你一直這樣幹我,繼續吃我,我還要,我還要,不管她嘛….啊,啊…繼續,繼續…”



靠,你說不管就不管呀,怎麽辦呀?一邊聳動一邊開動腦筋。突然靈機一動,我一面幹徐悠,一面對著帳篷外的女友喊到,“親愛的,再燒點水,等會沖點速溶咖啡來喝。”我一般很討厭速溶的咖啡,一股子怪味,但今天卻拿來拖延時間。“好的” 陳依答應著,一邊高興的又去淨水器接水,可能還做著她的主婦夢吧。我卻有了更多的時間幹身下這個騷逼。



可能是知道有了更多的時間享受被我幹,徐悠也掘起屁股開始迎合起我來,這樣更省力,也插得更深,感覺更強烈。



“乖乖,被我幹得更舒服了吧,說,你是不是欠幹的賤人…” 



“是,我是欠,啊….欠你幹的賤…賤人,用力幹…幹我這個賤人..啊,賤人…賤人好想…好想被…啊~嗯,好想被你幹…幹我…好爽…爽…啊~~…”



“真乖,我會更用力幹死你的…對了,因爲我不喜歡帶套,陳依從來都是吃藥的,你平時是…?” !



“好…老公(老公?真是欠幹的女人!)…不用…不用擔心,繼續,對…啊…對…我…我也是吃藥…吃藥的…你放心…放心的,在…在裏面…在裏面那個嘛….啊…”聽到徐悠欲言又止,我在她花心上,那團軟肉上狠心的抵磨著,“在裏面什麽嘛?說清楚” “啊…酸死了…啊不…麻,麻呀…哦,啊~是癢,癢死了…求求你,求你不要停…快幹我…幹我呀…等會…等會直接…直接射在裏…裏面…你的精液好燙,昨天燙得我好……好舒服……”



一邊幹她一邊聽她淫蕩的話語,真是肉體精神的雙重愉悅。繼續做著活塞運動,剛才叫陳依去燒水,我多爭取到15分鍾左右的時間,我要好好的幹徐悠,讓她生不如死,讓她升天。



徐悠的陰道更緊了,迎合得也更用力,要拼命小心才不會發出撞擊的啪啪聲,我也快要射了,于是加緊用肉棒蹂躏徐悠的陰道,一下又一下,不停的抵死纏綿,終于快達到崩潰的邊緣了。



徐悠突然高潮了,陰道緊收還不停抽搐,受到這一突如其來的刺激,我也射了,我用力抵住徐悠的陰部,仿佛想把整個身體都插入進去,感覺龜頭緊緊的杵在花心上,享受著花心的顫動,然後猛的把滾燙的精液噴了上去,似乎與此同時,也有什麽噴濺在我的龜頭上…徐悠全身崩得緊緊的,不住的顫抖…又被我幹爽了。我用唇舌壓在徐悠背上,吸吻著,徐悠卻猛地一抖,悶哼一聲,然後全身一軟,好像又失去了知覺。



雞巴在徐悠的陰道中慢慢變軟,陳依可能也快做好早餐了吧,這才戀戀不舍的把肉棒拔了出來。任由混合的白色淫液還大多在徐悠的陰道裏,我只是草草的用紙擦了擦流出來的,就把褲子給她套了回去,上衣也給她拉了下來,誰叫她又被我幹暈了,總不能讓陳依看見她光著身子躺在這兒吧。




把睡袋重新蓋到徐悠身上,我抽了張濕面巾,正在擦已經軟綿綿的肉棒,陳依拉開帳篷鑽了進來,看見我的動作,愣住了。
我望著她,淫笑著撒謊道“昨晚和你做完後太累了,沒有清潔就睡了……”陳依小臉一紅,嬌羞的白了我一眼,主動接過濕面巾,幫我清潔起來,擦幹淨後,還俯下身去在我的肉棒上親了一下,並順勢用舌尖輕輕一舔。Kao,我心裏的火又燃起來了,無賴力不足,畢竟剛剛才發射了。



“小壞蛋,徐悠在旁邊呢,我晚點在收拾你…”只有找個借口,然後起身和女友一道去吃她精心做好的早餐……徐悠,好像還沒有“醒來”。



今天的驢行計劃就是在附近遊玩,享受大自然的野趣。營地旁有條小溪流過,正好因爲地形原因在附近形成了一個數百平方的不規則的水潭。水很清,水岸綠樹掩映,潭中怪石林立,真是個戲水的好地方。下午的時候,踏青歸來,大家都換上泳衣撲到水潭裏玩耍起來。



徐悠和陳依兩人正在打水仗,而我好整以暇的在旁邊欣賞兩具美麗的身體,我都已經幹過的身體。陳依皮膚雪白,身材比徐悠略豐滿,穿著一件我們一起去買的淺綠帶黃的連體泳衣,在水裏顯得十分性感,看得我的小弟蠢蠢欲動;徐悠身體略結實一些,在躲閃水花時,胸前的雙峰不停上下彈動,而不是象陳依,象兩個水球一樣不停晃動。徐悠穿著一套絢彩的兩件式的運動泳衣,皮膚略顯小麥色,也是我喜歡的顔色,整個人顯得活力四射。看看這個,瞄瞄那個,下面已經舉槍致敬了。



打著打著兩個人向我移動過來。徐悠撲到我面前,拽著我,用我的背去抵擋陳依揚過來的水花,好在此處水較深,我舉的槍還沒有露餡。陳依也同時撲到我背後,用雙手擊水,濺得我們三人都睜不開眼,她的一雙嫩乳也在我背後蹭來蹭去。徐悠突然伸手摸向我下面,抓著我更加堅挺的肉棒,似詫異似驚喜的望了我一眼……齊人之福啊……



正在享受這奇異的瞬間,驢友中有人提議在水中捉迷藏,一呼百應,我們只好分開,估計此時徐悠和我一樣,心裏都比較微妙。



象其他的驢行遊戲一樣,這個捉迷藏的遊戲也是很暧昧的,給男女都提供了相互非正常身體接觸的機會,我也一樣,一股邪火越燒越旺。眼睛不斷追逐那兩俱酮體,恨不得馬上抓住一個就地正法。




也不知道遊戲進行了多久,這次是陳依和另一個驢友一起逮人,我和徐悠一起遠遠的逃了開去,遊了二、三十米遠,藏到了幾塊大石後面。我們躲藏的地方地形比較奇特,幾塊大石頭擋住了其他驢友和我們之間的視線,後面是茂密的灌木叢,只有一個小小的入口進來,形成了一個比較封閉的小環境。




徐悠本來就抓著我的手臂,在察覺這個位置的特異後,與我對視了一眼,那股邪火呼的一下燎了原。我們立即摟在一起,一邊激吻一邊拉扯對方的衣物。她的手鑽入我的泳褲,激動的套弄著我已粗壯的雞巴,我的雙手也一前一後攻向她的陰蒂和秘穴。才輕揉陰蒂幾下,她的身體就變得火熱起來,臉上也飛出兩朵紅暈,秘穴處也有不少滑膩流出,這個淫婦也忍了很久了吧。沒有過多的時間做前戲了,我的肉棒已經漲得發痛了。



一把扳過徐悠的身子,讓她上身俯下,美臀朝向我,扯下她的泳褲,掏出我的大肉棒找准肉洞就插了進去……又熱又緊又滑,欲火焚身的我已經顧不了其他了,不管別人聽不聽得見,瘋狂的抽插起來,啪啪聲伴隨徐悠的呻吟聲不絕于耳。邪火焚燒著我,現在我只想把這火發泄出去,全部發泄出去。



“啊,你,你太猛了,我…我….嗯,啊…太爽….爽…太high了,再快,再…再快…”



“幹死你……幹死你……幹死你……”我也發瘋般的低聲叫喊著,雙手撩起她的泳衣,抓住雙乳一陣揉搓。上下齊攻,徐悠被我幹得腳發軟,再也站立不穩,軟倒在地上。我拔出肉棒,抱起徐悠把她面朝上放在一塊光滑的石面上,重新插入並開始高速的活塞運動,一手揉她的乳房,一手繼續玩弄她的陰蒂。



三個敏感地同時被我蹂躏,徐悠性奮得不能自已。雙腿纏在我的腰上,還不停的摩擦、用力,讓我的雞巴更深入她欠吃的騷逼,俏臉血紅,連胸部也開始泛紅,嘴張得大大的,high得已經不能發出呻吟聲,只能發出呵.……呵……的嗓音,仿佛隨時都會憋過氣去。又要被我幹得高潮了,我毫不憐香惜玉的發起了沖刺,我也要發泄出來!……在我精液的沖擊下,徐悠又一次被我送上高峰。




高潮後我並沒有馬上抽出陰莖,只是用手在她全身愛撫,享受著這片刻的甯靜。……我倆不能消失得太久啊,終于我開始起身。正要把肉棒拔出來,徐悠忽然起身緊緊的抱住我,“不要,不要出來,我要它,我要它永遠在裏面……我愛你……”



三字經出口,我們都是一怔!沈默……還是沈默,好久,遠處傳來的歡笑聲才打破了這尴尬的靜默。我愛的是陳依,卻和徐悠發生了這麽多次關系,現在,她愛上我了麽,我對她除了發泄好像也有些其他的東西在滋長……愛,太沈重了,無力面對,只有逃避……



我和徐悠各懷心事,默默穿好衣物,有默契的一前一後潛回歡樂的人群中。我在後面,看見沒有清理的白色混合液正從徐悠的大腿根部滲出,一幅淫靡的景象……我的心,更亂了……



余下的時間裏,我和徐悠都在暗暗回避彼此的目光,而陳依似乎是玩得太高興了,根本沒發現我倆消失過。下午四五點時,我們拔營離開,趕往不遠的一個小鎮,晚上在那裏找個地方過夜。




第三夜,慢慢來臨……



第三夜 開始,還是終結



這是一個小鎮,只有一個簡陋的招待所,因爲第二天約好在這個鎮等車,所以只好在招待所將就了。也許真是前世的冤孽,因爲房間不夠,徐悠、陳依我們三人又只能在一起分享一個三人間。




也許是這兩天大家都玩得比較累了,飯後沒有一起搞什麽節目,就早早各自回房了。費了點勁把其中兩張床拼在一起,我們和徐悠就關了燈各自躺下。



躺在床上,我心亂如麻,各種人、事在腦海裏翻來覆去,怎麽也不能入睡。不知過了多久,陳依纏了過來,手在下面來回撩撥,真是需索無度。



我有點不耐煩,“今天下午你玩得這麽開心,應該累了吧,早點睡嘛……”我也不知道爲什麽說出這話來,難道是怪她沒有及時阻止我和徐悠?心裏更亂,于是說了聲去抽煙,就出了門去。



豔遇豔遇,真的遇上了卻讓人備受煎熬,如何面對陳依,如何面對徐悠,一失“足”,萬千煩惱啊!煙一根接一根,直到感到有些冷了,才慢慢走了回去。正要推開門,但房間裏傳出的聲音卻給了我當頭一棒。



屋裏傳出的正是我親愛的女友陳依那熟悉的呻吟聲,叫床聲,“啊……就是那裏,對啊,啊……你,你太會弄了,冤家啊,你……啊……用力,再快點……快點,啊~啊~”



怒火原來比欲火燃起得更快,此時,我已經出離憤怒了,這個爛貨賤女人,這麽會兒功夫就和其他人搞上了。我猛的推開門闖了進去,並隨手把門關上,可不能讓他跑了,打開燈沖向床邊……



震驚。也許床上兩人的震驚加起來也比不過我的震驚。



兩俱同樣嬌媚的肉體正像兩條蛇一樣緊緊糾纏在床上,一邊是陳依一邊是徐悠,兩張震驚的臉,一張帶著性奮的迷惑,一張帶著性奮的狂熱,同樣美麗,同樣媚惑,同樣引人犯罪……兩俱曾經在我跨下承歡的肉體正同時袒露在我面前,幻想與現實的沖擊,讓我好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陳依搶先打破了沈默,“親愛的,我,她,我們不是……剛才……”她已經慌亂得不知說什麽了。而徐悠卻什麽也沒說,只是怔怔的望著我,眼神裏有迷茫,有挑釁,有淡淡的憂傷……



“你們……你們……”我也說不出話來了。



“剛才你怪我下午玩得太瘋,生氣走了,我怕你……就哭了,徐悠過來安慰我,我們摟在一塊兒,後來不知怎麽的就……”陳依終于說了出來,原來如此。



不知怎麽的我忽然怒從心起,好你個徐悠,勾引了我不算,還來幹我的陳依!他媽的。我一下沖了上去,把徐悠扯過來壓在身下,一邊拖自己的褲子一邊罵著,“你他媽幹我老婆,老子要幹你”說著,握著不知什麽時候硬起來的雞巴,狠狠的插入徐悠早已濕透的肉縫。陳依被我的舉動驚呆了,而徐悠只是拼命掙紮,兩手在我身上亂打著,嘴裏卻不發出任何聲音。



依然那麽潤濕,依然那麽火熱,依然那麽緊繃,徐悠的淫穴竟給我久違的感覺。不去想旁邊的陳依,不去想什麽愛與不愛,不去想什麽以後現在,我只想忘掉一切,全身心的沈迷在這淫亂的快感中。



快速的活塞運動,凶猛的活塞運動,讓徐悠不一會就停止了反抗,只是癡迷的望著我,她也在我給她的快感中墮落了吧,也沈迷其中不能自拔。好半天陳依才反應過來,可憐的拉著我的手,哭道,“老公,剛才也有我的錯,你放開徐悠吧,你這樣幹她會把她幹壞的。”



唉,可憐的陳依,我心愛的女友,我愛你啊,我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怎麽辦了,只想有片刻的忘乎所以。我淚流滿面,卻扭過頭去對著女友狠狠的說,“過來舔我的全身,等我幹完她再來幹你!”陳依似乎被我的凶狠嚇住了,從後面抱住我,顫抖的吻著我的背。



我的聳動一直沒有停過,此時的徐悠什麽也沒說,靜靜的望著我,但她臉上的表情告訴我她正煎熬在被我不停奮力沖擊的強烈快感中。我的心越發扭曲了,我一把從背後拉過陳依,抓著她的頭發把她的臉按在徐悠的乳房上,叫道,“舔,剛才你們怎麽弄的,現在繼續弄!”陳依乖乖在徐悠的前胸努力來回耕耘著,我也用手在徐悠大腿、陰蒂等處肆虐。在多重的攻擊下,徐悠也忍不住發出了聲音,不是前幾次被我吃時的淫言蕩語,而是類似發自靈魂深處的痛苦呻吟,同樣的讓人銷魂。我的一只手離開徐悠,伸出食指和中指,插入陳依的淫穴,同樣的潤滑,毫無阻力的進入,去探尋那熟悉的G點,就是那兒,我已經找到。



分心二用,肉棒繼續在徐悠的嫩穴中來回穿梭,二指也在陳依的密洞中扣挖,兩人的呻吟聲同時回想在我的耳邊。兩種不同的愉悅,兩份不同的快感同時沖擊著我,這種不可名狀的享受,似乎已經讓我的靈魂徹底熔化,時間空間已經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淫欲和無盡的快感。



二重唱在繼續。徐悠在我身下,淫穴的嫩肉隨著我的進出不斷的深陷翻出,我的一只手沾著她的淫液,揉著她的陰蒂,在內外的刺激下,她的陰道越縮越緊;另一只手的中指和食指在陳依的G點上以及附近用力頂挖,大拇指則正好抵住陰蒂用力刺激,同樣也是內外夾攻。看著徐悠紅透的俏臉,感覺她淫穴的顫憟;手指體會著陳依體內的嬌嫩,望著她身體的不斷扭動,這是體內欲火的最好宣泄……陳依開始劇烈的顫抖,她先高潮了;似乎徐悠受到影響,也緊接著噴出了灼熱的液體,她也崩潰了。而我好像還遠遠沒有達到頂峰,我還要更強烈的刺激,我還要更淫蕩的肉體……



陳依裸露性感的肉體疊壓在徐悠誘人的酮體上,兩人若有若無的相互摟著,象兩條剛被極度蹂躏的美人魚,奄奄一息的樣子更能激起我的獸欲。把陳依翻過來,讓兩人都面朝上的疊在一起,抄起肉棒凶狠的刺入上面陳依的密道,然後數十下的沖殺,拔出,再刺入下面的徐悠,又是數十下的沖殺,拔出,再往上刺……如此往複。如果剛才是兩人的合唱,那麽現在就是兩人的二重唱,插入不同的淫穴,就有不同的呻吟聲爲我的聳動伴奏,這是欲望的交響。



十數個來回,我也有了欲泄的感覺,還是選擇在下面的溫軟中發射,用盡全力的抵住徐悠,似乎我的前端已經撐開她的花心,探入她的花房,那緊束的快感讓我靈魂爲之一空!同時我用雙手托起陳依的臀部,用唇舌在她的密處盡力吸舔。上下的攻勢分別對她們來說都是“致命”的,她們又高潮了。我的肉棒在徐悠深處發射,以激情抖動回應她的顫抖;我的唇舌不因陳依的高潮而停止行動,讓她不斷往高潮深淵墜落……于是,她們兩人同時失去了知覺。



輕輕把兩俱誘人犯罪的肉體移開,在兩人的臉上身上各吻數下,我發現,她們兩人都成了我的心頭肉。我靜靜的躺在她們旁邊,也有些累了,腦子裏一片空白,不一會兒也睡著了。



朦朦胧胧中,被一撥又一撥的快感撩撥得醒了過來。吃驚的發現兩個美人像失去理智般的正在爭搶著吮吸我的肉棒――你搶棒端,我就在莖部纏繞;你吸雙丸,我就吞掉全部,兩人的唇舌還不時糾纏在一起,似二龍戲珠、似雙鳳朝陽……眼前的淫靡又讓我體內暴虐的淫欲蘇醒,我的雙手分襲二人來回晃動的陰部,指頭又很容易的插入各自早已爲我潤滑好了的淫穴……今夜無心睡眠!



讓她們繼續吮舔我的肉棒,而我用手分別刺激二人的陰蒂和肉穴,漸漸的,她們的呼吸越來越沈重,四股粗氣通過鼻腔噴到我的肉棒上。繼續揉弄片刻,拉起陳依,示意她自己坐到我的肉棒上;拉過徐悠,讓她的密處抵在我的唇上,火勢越燃越旺。陳依在我下腹高高彈起又重重落下,似乎想用我的肉棒將她刺穿,她已經 high得有些瘋狂正在尖叫著高聲呻吟;徐悠也不示弱,在我唇舌巧妙的攻擊下,也發出陣陣銷魂的呼叫……房間內淫聲不絕。不去想是否騷擾到其他人,不去想明天望向我們的目光,只想在今夜沈溺于無邊淫欲中,不再歸去。



我的雙嬌,她們的下身都不停,各自做著最能滿足性欲的動作,雙手蹂躏著對方的乳房,嘴裏吮吸著我的手指,現在,高聲呻吟已經變爲低唱,但情欲已經更加炙熱。現在的姿勢,她們能夠享受快樂,我卻沒有征服的滿足。把徐悠從我的唇上移開,吻著她,輕輕告訴她稍等,起身把陳依放到身下,將她的雙腿架到肩上,我的身子壓了下去,幾乎將她壓得對折,然後開始重重的抽插,這種姿勢每次插入都很深,抽離時她的身子將自動迎上來,趁勢再重重的插下,又省力又深入,征服的欲望也得到發泄。每快速的抽插十數下,就略停,將肉棒用攪拌的方法,一圈一圈盤旋著插入,然後向各個方向用力的頂入數次,幾個輪次後,陳依已經性奮得接近昏迷,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只用緊縮的淫穴來表示她的“抗議”。看著我幹陳依的方式,徐悠在一旁刺激得嘴唇顫抖著,似乎幹在陳依淫穴中的每一下,也同時加諸在她的身上……快輪到你了,陳依已經抵擋不住了……片刻之後,陳依發出一陣低沈的嗓音,白眼一翻,又昏死過去。我緩緩的拔出肉棒,憐惜的用睡袋將她蓋好,然後轉頭深情的望著徐悠,溫柔的抱起她到另一張床上。



輕輕的放下徐悠,貼在她耳邊低語道,“我們犯了錯,一個美麗的錯誤,我不想去考慮明天,我只想今夜與你抵死纏綿,也許在你也昏過去後,我會在你耳邊悄悄說我愛你,因爲你在我心中已經有了一席之地……”



聽到這裏,徐悠激動的摟住了我,“你什麽都不用說,我只想整晚整晚的和你做愛,永遠迷失在你帶給我的高潮快感中……”



什麽也不用多說了,立即彼此融合,開始激情的起伏。徐悠像八爪魚一樣纏著我,我也爲她戴去一次又一次的愉悅沖擊。這次做愛很不尋常,才十幾下,徐悠就顫抖著高潮了,在她的沖擊下,我也一泄如注。




高潮後,我們並沒有分開,還是纏在一起,身體也仍然結合在一起,激情沒有消退,我們熱吻著,彼此愛撫著,像久別的情人!不一會兒,我的肉棒在她體內漸漸蘇醒,徐悠也感覺到我的變化,動情的在我耳邊說道,“來吧,再來狠狠的幹我,真想你就這樣把我幹死,讓我死在你的身下,死時都還擁有著你……”



感覺到徐悠的情深,我也不再像以前發泄般的吃她。我用溫柔的方式,讓她感覺到我的愛意。如同剛才幹陳依時一樣,我用肉棒開始全方位的爲徐悠的肉穴服務,刺激她肉穴內的每一處,一點一滴將她熔化。隨著我的深入淺出、淺出深入,變換角度、變化力度的各式抽插,徐悠沒有高聲的呻吟,只有出自內心深處的快樂歎息,仿佛身心正在與我融合。我也感到一種不同前幾次的和諧,似乎是兩人肉體同肉體,靈魂同靈魂的逐漸合二爲一……這是一次美妙的性愛。每一次我對她的沖擊,仿佛是直接擊打在她的魂魄上,而不是肉體;我每次沖擊感覺到她的顫動也仿佛是來自她靈魂的顫梀,我的靈魂也仿佛漸漸被她美妙的肉穴吸收融入……



上千次的拉鋸後,我們終于同時顫抖,一起高潮了,這一瞬間,靈魂仿佛被抽空。過了好久,我才從極度的愉悅中緩緩醒來,徐悠已經入睡了,臉上是滿足的笑容,眼裏卻似乎有淚。我起身,輕輕抱起徐悠,放到那張拼起的大床上,自己躺到她們兩人中間,把我的兩個愛人的頭靠在自己胸前,然後沈沈睡去……
這到底是開始?還是結束?未來不可知……...<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