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強姦遊戲
頁: [1]

a147147 發表於 2009-3-21 12:05 PM

強姦遊戲

剛跟男友分手,心情不太好,偏偏隔壁房間頻頻傳來室友跟她男友做愛的呻
吟聲挑起了我空虛的情慾嶁嵼嵾嶍,馹駂駁駇一時無聊便打開了電腦上網,想也不想的就點進了成
人聊天室。

  才上線沒多久摛敲敳斠,熏熆熒熀便有一堆豬哥前來打招呼,有一個自稱「強姦累犯」的網友
引起了我的興趣隡雃雒雌,漺滼漜滌他不斷告訴我他強姦女生的經過,以及凡被他的大懶叫強姦過
的女生槌榱榑榎,廒弊彃彄從抗拒轉而淫蕩的過程。

  不知不覺中,我發現我淫穴內的淫水已不斷地湧了出來,淫水已滲透了我的
底褲。他還說他有一票跟他同好的哥兒們,只要是他覺得好幹的女生,他一定會
找機會跟他們分享,痛痛快快地玩一場大鍋炒的輪姦遊戲;而那個被他選中的女
生,也會被調教得像欠幹的母狗一樣,跪在地上舔著他們的大懶叫、求著他們強
姦她,還會自己撥開爛屄給他們插,淫賤到一個不行。

  聽到這裡,我的手已不知何時插入淫穴裡,磨動時也發出了淫糜的水聲。他
接著說,女生天生就是欠幹的母狗,尤其被他們幹過之後,都會露出淫蕩的本性
來。他接著問我有沒有被人強姦過?我回答:「沒有」,他又問我有沒有幻想過
被人強姦,甚至是輪姦過?我想了一下,便誠實的回答:「有」,他再問我有沒
有跟網友幹過?我回答:「沒有。」

  我告訴他,我剛被男友甩了,室友又在隔壁做愛,一時之間情慾難耐,才會
上成人聊天室聊天。他接著慫恿我出去來一場友誼賽,試試什麼叫強姦遊戲。我
猶豫了,雖然以前也曾跟不是男友的男生發生過關係,但從未跟素未謀面的男生
做過,總是覺得怪怪的,但在他一再的勸說誘惑之下,他並保証若見了面,我不
中意可以打退堂鼓,我終於答應了,約定一小時後在圓山捷運站見面。

  當我到了捷運站,便看到一輛紅色轎車停在路邊,車旁站著一個高高壯壯的
男生,他上前跟我打了招呼,我便上了他的車直上陽明山。他告訴我他叫阿正,
是體育學院的學生。

  到了陽明山,他將車停在第二停車場,帶著我進了陽明山公園,我們散步到
公園的角落,便找了椅子坐下來閒聊。聊了好一會,他的動作和言語就越來越大
膽了,他問我奶子有多大?我不好意思的告訴他:「34D。」

  「哇!大奶妹喔!我摸摸看。」沒等我回答,他的手已不客氣地往我胸部上
抓,我緊張地用手擋住我的胸部,可是他的力氣太大了,我根本擋不住他。他在
衣服外抓了一會兒,便解開兩個釦子將手伸到衣服裡,並將我的胸罩往上推,頓
時我的奶子便彈了出來,他的手指有技巧地揉捏著乳頭。

  「不要……會被人看到的!」我害羞地想推開他的手。

  「怕什麼?看到就看到啊!這樣不是更剌激?」他的手更使勁地玩弄我。

  我的乳頭本來就很敏感,他才捏了一會兒,我就已經開始靠在他肩膀上喘氣
了。

  他低下頭在我耳邊呼氣:「怎麼,很爽喔?想要了吧?」

  我的理性使我矜持地搖著頭。

  「不想啊?怎麼可能,我摸摸妳的騷穴看有沒有濕!」我還沉醉在乳頭的快
感中,來不及反應之下,他已掀開我的裙子,將手指從內褲底端插了進去。我被
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也叫了出聲來:「啊……不要!」

  他手指使力地在我騷穴裡轉動抽插著,隱約聽到了淫水磨動的聲音,我的手
象徵性地推了他的手幾下,但嘴裡也忍不住淫喘著:「不要……呃……呃……」

  「都這麼濕了,還說不要?妳自己聽聽妳的淫水流得好多喔!聲音好大耶!
真他媽是個好穴,有夠賤的,這麼容易就濕了!」

  「呃……呃……不要……不要……快抽出來……呃……呃……」我握著他的
手腕哀求著。

  他根本不理會我,低頭便含住了我的乳頭吸吮,手指使勁地在騷穴裡轉動抽
插著,不斷地發出了「噗嘖、噗嘖」的淫水聲,我沉浸在這種快感當中,口中的
淫喘聲漸漸地加大了。

  阿正抬起頭看著我露出一絲冷笑,接著他站起身,大膽地拉下褲拉鍊,將他
的大雞巴掏了出來,不客氣的頂在我面前:「來!幫我吸懶叫,待會兒準叫妳爽
死!」

  我不願意的閃躲著,但被他掐住臉頰,逼得我張開口,他的大雞巴隨即頂了
進去,我的頭被他控制著,只好順從地舔弄他的龜頭,他舒服地發出輕微的喘息
聲,也開始緩緩的抽動起來。

  正當我賣力地幫他吸懶叫的同時,不遠的轉角處走來了兩個人,看樣子是對
情侶,他們訝異地停住腳步看著淫亂的我們,我驚覺的推開了阿正,說:「有人
來了!」

  阿正轉頭看了他們一眼,得意地笑著,還故意把雞巴在我的臉上頂了幾下:
「怕什麼?叫他們一起來玩4P啊!」

  「我不玩了!」我趕緊推開他,整理好衣服,便起身快步的向停車場走去,
阿正見狀便跟在後頭追著我。

  到了停車場,阿正用搖控器開了車門,我便急著要上車,但卻被阿正從身後
拉住,我轉頭才發現,阿正的雞巴居然沒有收進褲子裡,只是用襯衫蓋住。

  他拉開了後車門:「急什麼?再玩一下嘛!」

  「我不要玩了,我要回家!」我掙扎著想掙脫他,卻被他一把推進了後座裡
去,他壓著我粗魯地扯下了我的內褲,腳也用力地叉開我雙腿。

  「不要……放開我……不要!」我死命地掙扎著。

  「操!裝什麼裝?臭賤貨,妳出來不就是想被我幹嗎?還裝什麼?」阿正將
我的上衣用力地往上扯,張口就吸吮我的乳頭,另一隻手也用力地捏著我另一個
奶子。

  「我沒有裝……我不玩了……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我拼命掙
扎著,卻怎麼也推不開壓在我身上的他。

  「操!賤貨!看我怎麼強姦妳!」阿正掀開我的裙子,將我的雙腳用力向上
壓,猛力地將他的大雞巴插進了我的騷穴裡。

  「啊……不要……快拔出來……不要……啊……啊……」我被他猛力地頂著
騷穴,哭叫的求著他。

  「操!臭婊子,這樣強姦妳爽不爽啊?我操死妳這個臭屄……」阿正次次用
力的插到底。

  「不要……不要……啊……啊……求求你……不要……啊……啊……」我哭
求著他,但在他猛力的抽插之下,下身卻不爭氣的傳來陣陣快感。

  「操妳的臭屄,真他媽的好幹,我操死妳!」阿正幹得更用力了。

  「啊……啊……啊……啊……」在他的猛力幹弄之下,終於我只能發出不斷
地淫浪叫聲了。

  「幹!爽了吧?賤貨!剛才還裝什麼裝!現在爽得只會淫叫了是吧?」阿正
不客氣的羞辱著我。

  「啊……啊……沒有……啊……啊……我沒有……」我用僅剩的意志力搖著
頭。

  「操!還在假仙!」阿正生氣的將雞巴拔出,再猛力地頂了進去,反覆了好
幾次,每當他用力頂了進去的同時,我也跟著高聲淫叫出聲來。

  「賤貨!這樣強姦妳爽不爽啊?說啊!爽不爽啊?我操死妳!」

  「啊……啊……啊……爽……啊……啊……好爽!」我受不了他這般幹法,
終放放棄了頑強的抵抗,誠實地回答心中的感受。

  「操!真賤耶!被人強姦還說爽,真是爛貨一個!」阿正不斷地羞辱著我,
但我心中不但沒有厭惡,反而有一股快感產生,難道我真的很賤?

  他見我不再反抗,便雙手抓著我的大奶子用力地揉捏著,下身的雞巴也加速
的抽插著,我被幹得淫叫不止。他接著大膽的將我下身拖出車外,要我趴著讓他
站在車外從後面幹,我兩手撐在座位上,兩顆大奶子在他的抽插之下不斷地晃動
著,我的屁股被他撞擊得「啪啪」作響。

  「賤貨!這樣打野砲剌不剌激啊?妳的大屁股露出來了耶!那邊有人在看我
幹妳喔!」阿正用言語不住的剌激羞辱著我,而我趴在後座裡看不到外面,根本
不知是否真有人在看我們。但在阿正的形容之下,我似乎感到更加的興奮了,沒
多久下身就傳來一陣酥麻,我知道我要高潮了,而阿正也抱著我的腰,加快了抽
插的速度。

  就在我高潮之後,阿正也抽出了他的大雞巴,抵住我的屁眼射精了。我趴在
座位上喘息著,享受高潮過後的餘韻。

  當我起身時,阿正要求我幫他將雞巴上殘餘的精液舔乾淨,才放我回前座送
我回家,但他卻怎麼也不肯讓我將內褲穿上,並將我的胸罩一併沒收,說是要當
戰利品,拿回家作紀念。我也無力再反抗,只有任由他將我的胸罩與內褲拿走。

  沿路上阿正不時地看著我淫笑著:「小騷貨,看妳滿身是汗,很熱吧?我們
開窗戶吹吹自然風好不好?」

  「隨便你!」我不敢直視他,將臉別向窗外。

  阿正將我這邊的窗戶降下,言語上也開始輕挑了起來:「小騷貨,剛才那樣
強姦妳,有沒有很爽啊?聽妳叫得那麼浪,亂淫蕩一把的。」

  聽到阿正這麼說我,我羞愧得不發一語,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進去。

  「妳的爛屄真是極品耶!又緊又會夾,水又多,插起來時『噗嘖、噗嘖』的
響,再配上妳那對晃得不能再賤的奶子,還有妳那張看起來就欠人幹的臉,叫人
不狠狠地幹妳都覺得對不起妳!」

  阿正的用詞越講越低級,我終於再也聽不下去了:「夠了!你不要再講了好
不好?幹都被你幹了,還要讓你這樣羞辱嗎?」

  「喲!小騷貨生氣啦?跟妳開開玩笑嘛!」阿正嘻皮笑臉的哄著我。正巧遇
到紅綠燈,他將車停了下來:「剛才有沒有弄痛妳啊?讓我看看!」阿正右手繞
過我的肩膀緊摟著,左手則掀開我的上衣,握住了我的大奶子。

  「你幹什麼?放手啦!」我緊張的想推開他的手,但他的手緊握著我的大奶
子不放,並用力地捏著。

  「我看看妳的賤奶有沒有被我捏壞了呀!」阿正把我的大奶子捏得變型,並
用虎口夾著奶頭玩弄著。這時一輛機車在我們車旁停下,車上的男騎士驚訝地看
著我們。

  「快放手啦!有人在看我們了,你放手啦!」我掙扎著想推開阿正,但肩膀
被他緊緊扣住,根本動彈不得。而阿正看到有人在看,似乎更故意要凌辱我,他
的右手從我肩膀往下壓,握住我的右邊奶子,而左手更掀開我的裙子,將我沒穿
內褲的下身都露了出來。

  「小騷貨,我幫妳看看妳的爛屄剛才有沒有被我插壞了,我看看有沒有腫起
來呀!」頓時我的奶子和下體全被那機車騎士一覽無遺。阿正更過份地將中指插
入騷穴,用大拇指按住我的陰蒂玩弄著,那機車騎士看得目瞪口呆,口水都快流
下來了。

  「你幹什麼?你放手,求求你快放手!」我掙扎著向阿正求饒,但阿正根本
就沒有罷手的意思,他插在我騷穴內的手指不停地轉動著,連帶按在陰蒂上的大
拇指也跟著磨動;而夾在右手虎口下的奶頭,也被他用右手拇指挑逗著,我又羞
又急的掙扎喘息著。

  「小騷貨,妳怎麼又濕了?又想被幹了是吧?妳好淫蕩喔!」阿正像是故意
表演給機車騎士看的,加重了手指上的力道,我的手雖然揮舞掙扎著,但生理上
的快感讓我也不由自主發出了淫喘聲。

  那機車騎士看傻了眼,連綠燈亮了都不知,直到後面車輛按喇叭,騎士才依
依不捨地起動機車離開,阿正也得意的放開我起動汔車。我真是覺得羞愧到了極
點,趕緊將上衣拉下:「你……你太過份了!」

  「玩玩嘛!妳不覺得這樣很剌激嗎?妳會跟我出來,不也是來找剌激的嗎?
有什麼好生氣的!」阿正蠻不在乎輕藐的回答我。

  「我……」我被阿正說得不知如何反駁,只能啞口無言。

  好不容易車子終於到了我家門口,我一刻也不願停留,頭也不回地下車去開
大門。我住的是四層樓的舊公寓,阿正下車追了過來,我開了大門進入,轉身便
緊張的要將門給關上,但被阿正硬是推開,跟著進到樓梯間。

  「你……你要幹什麼?」我緊張的問。

  「沒幹什麼啊!跟妳爽了一晚上,都還沒親過妳,我想跟妳吻別一下嘛!」
說完就硬將我壓在牆角,強吻了上來。

  我掙扎著,但頭被他用力固定住,身體也被他壓制住,我毫無抵抗的能力。
他的舌頭無賴地伸進我嘴裡,靈活的翻攪著;手也沒閒著,伸進我的上衣內,挑
弄著我敏感的奶頭,一股電流竄入我心底。

  他的吻功一流,再度挑起我的情慾,我不自主地雙手環繞他肩頭,熱情地回
應著他。他的手更進一步伸進我我裙底,手指插入我那已濕淋淋的騷穴裡,我舒
爽得淫叫出聲來。

  他拉著我的手將他褲襠內不知何時已硬了的雞巴掏出,然後抬起我的右腳,
將我壓在牆上,扶著雞巴抵住我的騷穴,用力地頂了進去。我高聲的浪叫起來,
但隨即驚覺怕被鄰居聽到,趕緊用手摀住嘴巴。

  他猛力的向上頂著:「小騷貨,幹嗎?怕被人聽到啊?這樣幹妳爽不爽啊?
爽就要叫出來啊!不要忍住呀!」我摀住嘴巴搖頭回應著,但仍發出壓抑的淫浪
聲。

  「臭婊子,妳叫啊!讓全公寓的人都聽到,然後下樓來看我是怎麼幹妳這個
爛貨,再叫大家給妳來頓大鍋炒,那妳會更爽死喔!好不好啊?」

  我仍摀住嘴巴搖著頭,但已被他幹得站著直發抖。他接著叫我趴著扶著樓梯
扶手,從後面又狠狠地幹了進來,他趴在我身上,雙手向前握住我一雙大奶子揉
捏著,下身仍不斷地衝剌著:「臭婊子,妳真他媽好幹耶!妳看妳自己像不像路
邊的母狗啊?隨時隨地都可以讓人家上,真他媽夠賤的!」

  我一手扶著樓梯扶手,被他幹得快感連連,那隻摀著嘴巴的手不時地放開,
發出淫浪的叫聲。他加快速度發狂的幹著我:「臭婊子……插爛妳的臭屄……我
操!幹死妳……賤貨……操妳媽的……母狗……我操死妳……」

  我在他這種狠幹之下,子宮內噴出了一波又一波的陰精,隨著阿正大雞巴在
我騷穴內的抽插湧出,早已流濕了我整片大腿。

  陣陣高潮過後我兩腿發軟,整個人攤在樓梯上,阿正扶著他的大雞巴,一把
抓起我的頭,朝著我的臉射出了濃濃的精液,並強迫我張口將他雞巴上的精液舔
乾淨。他蹲下身來,將我臉上的精液塗抹在我奶子上,使勁地甩打了兩下。

  「怎麼樣?大奶子賤貨,被我幹得爽不爽啊?妳好像高潮了很多次喔!說真
的,妳媽怎麼把妳生的那麼欠幹?這麼隨便就讓男人約出來幹,真的有夠賤的!
記得啊!下次妳爛屄再癢的時候,一定要call我喔!我會好好餵飽妳的!」

他接著在我被他幹得紅腫的陰蒂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才得意的起身離開。

  我緩緩的爬起身,抬著發軟的雙腳上樓,我真的覺得自己好下賤,為了一時
的好奇,卻被一個陌生男人輕易的幹上了,還被無情的羞辱一番,但卻又在這種
情況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好怕我會從此愛上這種感覺,當他下次再約
我時,我無法對我自己保証,拒絕的了他的誘惑,我該怎麼辦?他再約我時,我
還能再跟他出去嗎?誰能告訴我?...<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